无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 第二千零三十章:背后的背后
最快更新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

    “不,不可能的,那些人的武功……”楼兰诺不信,楼兰蜜语又傻又不聪明,可以说是她手里最那好控制的武器,更重要是她好用。

     她不仅是楼兰秀雅的软肋,也是玉锦展的软肋,有了她在,她就:能让玉锦展唯她所用。

     只是没想到越是容易的人越出了错,竟然在这件事上她大意了,这才造成了楼兰蜜语轻而易举就出来了。

     “呵!”楼兰诺冷笑一声,“她逃出来又如何?整个皇宫里都是本皇女的人,连宫中的禁卫军也都是我的,你们又能逃的出去?笑话,本皇女今天不想杀人,可你们若是真把我逼急了,我也不介意动手,大开杀戒。”

     “呵!楼兰诺,你怎么就这么不自量力呢?既然知道我们有所防备,你觉得你的那些人还能是你的人吗?更何况……”楼兰秀雅没开开口,剩下的话已经不需要说了。

     “啊!我要杀了你们,你们都该死!”楼兰诺疯了一般,提着手中的剑,剑指向楼兰秀雅,“你们给我杀,把这里的人都杀了,只要他们死了,本皇女登基之时,便是你们功成名就之时。”

     有了之前楼兰诺的震慑,这些人也只能听从她的命令。

     早就在他们跟着四皇女的谋反的时候,就已经没了退路,既然左右都是死,倒不如搏上一搏,或许还能有一条生路。

     “这里怎么这么热闹?看来本王来的不是时候?”楼兰洪天迈着优雅的步子从容的走进来,好像大殿没的剑拔弩张根本不存在。

     “玉儿,你突然进宫来看故人,怎么不告诉爹爹一声,害爹担心。”楼兰洪天的话简直就像一句闷雷,把所有人都累的外焦里嫩。

     这,这真是他们冰冷威严的摄政王?莫不是被掉包了吧?

     还有,他刚刚说了什么?玉儿?爹爹?他说的是谁?

     陌染跟玉瑶两个人本来就没打算被人察觉,只是听说玉锦展进宫来了,他们担心,才一路跟了进来,脸上还戴着伪装。

     现在楼兰洪天突然这样开口,玉瑶哪里还能藏的住。

     陌染嘴角微微抽搐几下,自从瑶儿肯认他以后,这楼兰洪天就开始不成长了。

     现在不仅人不正常,还公然的喊出他们的身份,怎么就这么迫不及待呢?

     “楼兰洪天,你怎么能进宫?”楼兰诺可是在摄政王府的外面放了不少的人,除了他去醇亲王府之外,他并没有离开过府里,这突然进宫,她怎么可能没收到消息?

     “怎么?找那几个废物?本王闲着没事,也顺便帮你带来了!”楼兰洪天话音刚落,宫门在就冲进来几名黑衣人,干脆的将手里提着的血人丢在地上。

     楼兰诺见她所有的安排都已经暴露,再顾不得其他,干脆的喊道:“杀!”

     几十个人,纵然他们的武功再厉害,也难敌那么多人,更何况,还有陌染跟楼兰洪天在。

     楼兰诺见大势已去,一双阴仄的眼睛紧紧盯上了楼兰秀雅,悔不当初。

     早知如此,当初她就不该心慈手软,留下她这个祸患。

     提着剑直接对着楼兰秀雅杀了过去。

     只是没等靠近楼兰秀雅,就被突然冒出来的两名黑衣人拦下来,大殿内打的难解难分,一时间让人看不透众人的身影。

     “楼兰秀雅!你去死吧!”

     楼兰诺趁着别人愣神的功夫,提着剑就杀过来,手指微动,有几丝看不到的东西在浮动,楼兰秀雅这段时间被她折磨的太久,一时间没多少力气对上她的剑,抵挡的有些吃力。

     “想杀她?似乎没问过我!”玉瑶有空间在手,自然要比别人的感觉更加敏锐,闪身,直接出现在楼兰秀雅身侧。

     听见玉瑶那熟悉的声音,楼兰秀雅也是一脸惊喜。

     难怪之前墨白告诉她,玉瑶跟陌染住在摄政王府,而楼兰洪天的态度也非常的不同,原来……

     这不是认亲的时候,见玉瑶有危险,陌染又怎么可能坐视不理,紧随其后立刻闪身出现在玉瑶身侧。

     “二姐!当心楼兰诺的蛊毒!”

     玉锦展护着楼兰蜜语,可看着二姐跟楼兰诺靠的这般近,立刻大惊失色。

     楼兰诺勾唇,眼中的狠绝让她狂笑不止,“怎么样?中毒的滋味怎么样?真以为我这么容易就被打败吗?楼兰秀雅,我得不到的,我宁愿毁了,别人也休想得到。”

     “你……找死!”陌染双眼渐渐泛红,手中的长剑更是宛如银蛇出洞,招招狠辣,充满杀气。

     楼兰诺手中的剑根本抵挡不住,身上被捅了几个窟窿,可她依旧拼命的多少,暗暗心惊。

     “你到底是什么人?”

     对于几天前的刺杀,她记忆深刻,而眼前的人,明显比那个人的武功更高更深。

     “要你命的人!”敢在他面前下蛊毒,害瑶儿,天理不容,她就是在找死。

     楼兰洪天也是大惊,“别杀她,让她交出解药。”

     “玉儿,玉儿你觉得怎么样?身上哪里有不舒服吗?”楼兰洪天脸上的稳重已经被厉色跟慌乱取代。

     他没想到楼兰诺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下蛊毒。

     玉瑶忍着五脏六腑的灼痛,脸色煞白。

     刚才她靠近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可惜太迟了,只能帮楼兰秀雅躲开,她自己吸进去了不少。

     “爹你别靠过来。”玉瑶生怕蛊毒会传染,一旦沾染上,会剧痛难忍,她自己承受就足够了。

     而那边陌染已经将楼兰诺给刺成了血人,一双眼睛充斥着骇人的煞气。

     “你是……陌染!我早该,想到的……”

     楼兰诺看着眼前明命风姿卓绝的男人,却被她给遗漏了。

     既然眼前的人是他,那刚才的人……

     “你就是楼兰媚的女儿?”她在梁国听过太多玉瑶的话,却从来没见过她,只是她的大名却如雷贯耳。

     这个能够让战场上的战神一见倾心,还是圣女后代的女人,她……

     好啊,真是太好了,不能杀了楼兰秀雅,能够让玉瑶陪着她一起下地狱也好!

     “玉瑶,你还真是命不好,不过我死前有你陪着,本皇女也赚了!”楼兰诺给玉瑶下的是母子蛊,只要她体内的母蛊死了,那她也决不能活。

     “你想死,可以送你下地狱,本夫人还没活够呢?难道你忘记了,我可是有圣水的人。”玉瑶也不跟她废话,想要联系空间里的小狸儿。

     “呵!”楼兰诺冷笑一声,“别白费力气了,只要你还不知道,整个皇宫里有一样专门来克制圣物的东西,你是没办法拿出圣水的。”

     玉瑶蹙眉,她猛然想起来,似乎上次就是因为触碰到了什么,所以才会被空间给抛出来。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空间已经升级,与她融为一体,就算楼兰诺死,她也绝不能死。

     “只怕你想看到的场景不会出现了,因为我……”不知何时,一道火红色的身影从玉瑶的怀里跳出来,那九条宛如火红流光的影子,让小狸儿的身影越发妖艳。

     “小主子,我来帮你!快喝!”小狸儿跳进玉瑶的怀里,巴掌大的小脸上露出一抹痛色。

     几滴艳红的鲜血已经流出来,落在玉瑶的唇边。

     玉瑶看着小狸儿,露出一抹微笑,伸手揉揉它的小脑袋,“欠你一顿大餐!”

     小狸儿的眼睛顿时变的明亮,傲娇的小脑袋抬起来,那雄赳赳的小模样,怎么看都像在炫耀。

     “不,不可能的……”

     听她尖锐的声音小狸儿怒了。

     就是这个死女人竟然敢对小主子动手,害小主子难受,它又流血了,得找她报仇。

     小狸儿宛如流火一般的身影飞快的闪现,没等楼兰诺反应过来,身上已经被抓出十几道血口,流出浓黑的血。

     众人再看小狸儿,眼色都变了。

     刚才救人,瞬间杀人,这样的小东西还真是……

     “行了,没事先回去,别在这里碍事。”玉瑶安抚了一下,就把它重新丢回空间里。

     楼兰诺只剩下一丝气息,望着楼兰秀雅身后的龙椅闪着不甘,“那是……我的……”

     眼看着龙椅近在眼前,她却死不瞑目。

     宫中的事玉瑶跟陌染他们没闲心参与,现在他们正做在摄政王府里,等着楼兰洪天回来。

     远远的看着他走进来,而他身边的人还拿着一个木匣子。

     “里面就是你们一直在找的幽冥鬼花。”楼兰洪天心情并不好,甚至说是怒极了。

     他没想到,当初自己的一念之差,竟然会养出这么一头狼心狗肺的畜牲。

     如果不是他对那个人太熟悉了,也决不能想到,他会跟楼兰峰联系在一起。

     这么多年,楼兰峰……不对,应该是在十年前,楼兰峰就已经死了,死在他的好徒弟手中。

     十年前,他被逼的走投无路的时候,居然投靠在楼兰峰门下。

     后来楼兰峰太信任他了,居然被那畜牲给囚禁起来,而他则是一直扮成了楼兰峰的样子。

     跟在他身边久了,自然知道楼兰峰所有的喜好,甚至连他门下的人也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更方便了他的取代。

     只可惜,几次的碰面还是让楼兰洪天察觉到了一丝破绽。

     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只要他紧张的时候,就会耳朵尖泛红,这也是上次楼兰洪天靠近楼兰峰之后发现的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