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墨桑 > 第302章 做一把剑
最快更新墨桑 !
    米瞎子和黑马挤了一晚,第二天,吃了早饭,大头从顺风总号挑了匹温顺驮马给他,米瞎子骑上,出城去找林飒和他王师兄。
     隔天午后,秀儿带着大壮,牵着那匹驮马,送回到顺风总号。
     傍晚,米瞎子一脸的心气不顺,挥着瞎杖,横冲直撞,冲进顺风后院。
     李桑柔正收拾东西,准备回去炒米巷,看到米瞎子直冲进来,忙抬手示意他,自己已经准备回去了。
     “这儿景色好,这水多清亮,这楼多高,柳树快发芽了,就在这儿,烤几块肉吃吃,让我吃顿饱饭。你那炒米巷太憋屈,还有那条狗,太吵!”
     米瞎子一屁股坐到椅子上,瞎杖抡起,乱挥了几圈儿,一脸烦恼。
     “吃顿饱饭?怎么,张猫没给你烙饼?”李桑柔将东西放回去,伸过头,仔细看了看米瞎子的脸色。
     “她那饼,越烙越不好吃,废话倒是越来越多。”米瞎子用力晃了几下椅子,晃出一阵咯叽声。
     李桑柔斜瞥着他,片刻,嗯了一声,转头吩咐蚂蚱回去跟大常说一声,再从蚂蚱今天钓上来的鱼中,挑了五六斤一条乌青。
     蚂蚱答应一声,用扁担挑着余下的十来条鱼,往炒米巷回去。
     李桑柔搬出长炭盆,从红泥炉里掏出红旺的炭,摊开,再铺上新炭。
     生好火,李桑柔搬出案板,拎出条鲜羊腿,再拎了块新鲜五花肉,和半条腊羊腿,和一条腊肉出来。
     “新鲜的?”米瞎子伸头过去,看了看,再伸手指抠了下,“哪儿来的新鲜肉?肉市开市了?”
     “年前存的活羊活猪,昨天杀的。”
     李桑柔答着话,再冲了一遍羊腿五花肉,挑了把薄薄的小尖刀,将五花肉和腊肉切成略薄的长条,再将那条青鱼两条肉起下来,斜片成片,一片五花肉,一片腊肉,再放上鱼肉,折起,放到铁丝网上。
     米瞎子急忙挪近些,伸着筷子,盯着一块块的五花肉鱼肉卷。
     李桑柔将鱼骨和羊腿骨放到汤锅里煮上,用筷子将已经开始嗞嗞作响的五花肉鱼肉卷翻了一遍。
     汤滚过几滚,李桑柔捞干净鱼骨羊腿骨,将切好的鲜羊腿块咸羊腿块放进去。
     米瞎子一口气吃了大半条青鱼,又喝了一碗鲜羊腿咸羊腿白萝卜汤,抚着肚子,往后靠在椅背上,满足的叹了口气,“吃饱了。
     “猫这妮儿烙的饼越来越不好吃,你这烤肉的手艺,倒还跟原来一样。”
     “张猫说你什么了?”李桑柔慢慢抿着汤,明了的看着米瞎子。
     “那死妮子敢说我?”米瞎子横了李桑柔一眼,“这妮子,越来越没出息了,张嘴银子闭嘴钱,钻钱眼里出不来了!要那么多钱干嘛?没出息!”
     “张猫她们,在京畿和扬州都置了不少地,还要跟你王师兄种棉花。”李桑柔笑眯眯看着米瞎子。
     “那棉花!”米瞎子说到一半哽住,一声长叹,“乔师兄那样儿的,今年过年,都跑到大相国寺那块空地,跟着一群愚夫蠢妇,上香去了!唉!”
     “你们山里,这么点儿余粮都没有?”李桑柔蹙起了眉。
     “难道你家有余粮?”米瞎子没好气道。
     “一年两年的余粮总还有,你们山门这么多年,就没点家底儿?”李桑柔打量着米瞎子。
     米瞎子往下萎在椅子里,一声长叹,“山里讲究量入而出,过的都是穷日子,去年撑了大半年了,今年,紧紧裤腰带,也能撑上大半年,可后半年呢?明年呢?后年呢?你那棉花,就算万事顺当,也得一年一年的种,一年一年的长,对吧,唉!”
     “你到建乐城,是为了棉花,还是为了钱?”李桑柔抿着茶。
     “为了棉花,乔师兄实在忧心,让我过来看着。”米瞎子萎顿叹气。
     “叶安平应该去过扬州了吧?挑了多少药丸子?”李桑柔斜着米瞎子。
     “去过了,就挑了两样,说什么这是大事,要格外谨慎,不能急,反正一堆这个那个,全是废话,一共就挑了两样,”米瞎子顿住,抬手在额头上挠了两把,看起来烦恼无比。
     “一样治风寒初起,肚涨腹泄的,只能治很轻的症,病似起非起时才好用,都不能真算是药!
     “还一样,治外伤的,就你用的那个药粉,还算好。”
     “叶家名不虚传。”李桑柔凝神听着,赞叹了句。
     米瞎子斜瞥着她,想怼一句,话到嘴边,却气势下落,“真没挑错?能赚钱?”
     “嗯,这两样药,应该就能支撑起你们山里日常用度。”李桑柔点头。
     米瞎子呆了片刻,往后猛的靠在椅背上,“照你说的吧,这个,那个,简直就是银山和金海,可钱呢?在哪儿呢?”
     “在去你们山里的路上。”李桑柔认真答道。
     米瞎子斜着李桑柔,片刻,哼了一声。
     “那个姓付的,你从哪儿拣起来的?那是个祸根!”
     抿了半杯茶,米瞎子瞥了眼李桑柔道。
     “她都跟你说了?她怎么打算的?先从父父子子入手?”李桑柔给米瞎子添上茶水。
     “当然是父父子子在后,她想说一说这父父子子,那就得先让她那一包子证人证词能用上,别说父父子子,就光那包证词,就这一条!就闯下大祸了!
     “你怎么净招惹这样的人?”米瞎子拧着眉。
     李桑柔看着米瞎子,笑眯眯,没说话。
     “我知道你这也看不惯,那也看不惯,可你再怎么看不惯,世间法就是如此,你不能想的太多!”
     最后一句,米瞎子声调透着浓浓的警醒之意。
     “我没想,你知道我,但做不想。”李桑柔叹了口气,“从前,是因为我这把刀还不够锋利,无能为力,只好那样,现在,我这把刀,足够锋利,也过于锋利,不知道多少人恐惧着我,警惕着我,时时刻刻盯着我。
     “包括那里。”李桑柔抬头看向巍峨的角楼。
     “你既然知道!”米瞎子从角楼看向李桑柔,猛拍了一把椅子扶手,满眼担忧。
     “我知道我已经足够锋利,我能表达一些态度了,虽然只能表达一下态度,这也足够了是不是?
     “我要站在付娘子身后,看一场热闹,她和他们,谁击败谁都可以,可他们,得让她说话,得让她站上去,和他们对峙。”李桑柔伸直双腿,看起来十分自在。
     “你放心,我会好好守护自己,等到天下一统,我会四处走走,出海也行,不出海也行,总之,要飘泊不定,飘忽不定。
     “只有我活着,只要我活着,他们就得让付娘子,或是其它人,站起来,站在那里,让她们说话,否则,我的剑很利是不是?”李桑柔笑眯眯。
     “你是人,总得死!”米瞎子叹了口气。
     “我想过了,我要是死了,就死哪儿埋哪儿,秘而不说,就算死了,也能再多吓唬他们几年,十几年,说不定几十年。”李桑柔笑起来。
     米瞎子斜瞥着她,片刻,哼了一声。
     ………………………………
     府衙开审案子,除非极特殊极不得了,否则都得出了正月。
     那天晚上,米瞎子和李桑柔坐在顺风后院,先喝茶后喝酒,聊到后半夜,隔天,米瞎子睡到时近中午,提着他那根油光水滑的瞎杖,往石马巷张猫家过去。
     付娘子到张猫家,就被张猫和几个孩子死拉活拽的留下,一定要她出了正月再回去住。
     李桑柔每天来往于炒米巷和顺风总号后院,悠悠闲闲的看军报,看小报,看帐本,指点生意,偶尔看看闲书,等着出正月。
     刚刚出了正月,头一天,李桑柔没听到衙门的热闹信儿,卫福和艳娘一前一后,进了顺风总号后院。
     李桑柔放下手里的军报,看着垂头耷肩走在前面的卫福,和跟在卫福后面,脸色苍白的艳娘。
     李桑柔把军报放回锦袋,站起来,拎了把竹椅子放到自己那把旁边,冲艳娘拱手欠身,见了礼,笑道:“坐吧。”
     卫福垂着头,自己拎了把椅子,坐的稍远些。
     艳娘白着张脸,坐到李桑柔指给她的椅子上。
     李桑柔重新沏了壶茶,倒了一杯,推到艳娘面前。
     艳娘端正坐着,眼皮微垂,看着茶杯口那缕袅袅的水雾,片刻,抬眼看向卫福。
     “我和他。”艳娘转过头,看向李桑柔,“从小儿一起长大。
     “他们卫庄是大村,离我们伍家沟一里多路,他大姑和我家是邻居,他成天跑过来看他大姑,找我玩儿。
     “他头一回跟人家打架,打的头破血流,是因为我,他后来起五更爬半夜,拾的柴除了自家够用,还堆满了他们村头卫先生家院子,就为了让卫先生教他认字,他说,也是为了我。
     “后来他跟着他小姑夫学功夫,后来又去吃兵粮,他说,他都是为了我。”
     艳娘看向卫福,李桑柔顺着艳娘的目光,看向手肘撑在腿上,双手抱头的卫福。
     “后来,我们成了亲,他说他一定要让我夫荣妻贵,要让我子孙满堂,要让我是一个县里最有福气的媳妇儿,要让我到老的时候,也能被十里八乡的人,尊一句老太太。
     “他让我等着他。”艳娘的话顿住,眼里泪水闪闪,哽了片刻,才接着道,“他走了半年,官府里送了他的死信儿。
     “我活着,一天一天的捱着,不是为了等他,我以为他死了。
     “我一天一天的捱下来了,是因为我一想到他,我想着他,我就不觉得苦,我想着他,就觉得,他就还活着,我要是死了,就没人想着他,好像,他就真死了。”
     艳娘一字一句,说的很慢。
     李桑柔看着仰头看着角楼的艳娘,沉默听着。
     “有一天,我正想着他,他突然站到了我面前,虽然和我一直想着的模样变了些,可他还是那样。
     “恍恍惚惚的,我一直觉得,是我天天想天天想,把他想活了。”
     艳娘的话顿住,低头看着面前那杯茶,片刻,伸出手,端起杯子,捧在手里。
     “前儿他说,要送我回去,给我置田置铺子,给我过继孩子,多买人侍候我,他还能给我请诰封,让我做一个整个府城都尊重的老太太。”
     艳娘抬头,直视着李桑柔,“当初,他去吃兵粮,不是为了我,他升了十夫长,兴奋的手舞足蹈,也不是为了我,他学功夫,他学识字,都不是为了我,他是为了他自己。”
     “嗯。”李桑柔迎着艳娘的目光,极其肯定的嗯了一声。
     “唉。”艳娘长长叹了口气,“去年腊月初,他回来,他跟我说,他跟着你,他怎么扮成富人,那些烟花多么好看,一路上闯关多么惊险,他喊着桑大将军回营,他两眼放光,手舞足蹈。
     “他一下子年青了,年青的就跟他刚娶我那一天,那个时候,他也是这样,两眼放着光,他和我说:他要给我挣个诰封,他要跟我生至少三个儿子,他要让我天天穿绸衣裳,他要让我不管走到哪儿,所有人都仰头看我,人人都啧啧羡慕:看,那就是卫三郎的媳妇儿!”
     李桑柔默然听着,卫福双手抱着头,一动不动。
     艳娘的话顿住,低头看着手里的杯子,片刻,将杯子轻轻放到桌子上,直视着李桑柔,“你们这样的人,不配成家,不配为人父母,你们都不配!”
     “是。”李桑柔微微欠身,“他一切都是为了他自己,甚至头一回打架打的头破血流,也是为了他自己,你也该为了你自己。”
     “我是该为了我自己,我活到现在,不是为了他,他不配,你们都不配。”艳娘站起来,看着随着她站起来的李桑柔,“那一回打架,他是为了我。”
     艳娘转身往外走,卫福看了眼李桑柔,垂下头,跟在艳娘身后,进了马厩院子。
     李桑柔看着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院子,出了院子,呆了片刻,长长叹了口气。
     她和他们,不配成家,不配为人父母,她早就知道,那些,都是她早就舍弃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