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墨桑 > 第301章 不该这样
最快更新墨桑 !

    李桑柔正犹豫着是不是让人去一趟陈留县,付娘子风尘仆仆,进了顺风总号。

     老左带着她进了后院,李桑柔正看着窜条钓鱼,听到动静,回头看着衣裳肮脏,黑瘦憔悴的付娘子,一边挥手示意老左去忙,一边站起来,拖了把椅子给付娘子。

     “刚回来?怎么回来的?先坐下歇会儿。”

     李桑柔示意付娘子坐,先倒了杯茶给她,接着走进旁边的棚子里,提了只红泥小炉出来,架上铁丝网,放上几根腊肠,几片腊五花肉,又放上一只馒头,再进去,冲了碗油茶端出来,递给付娘子。

     付娘子三口两口喝完了一大杯茶,接过油茶,转着碗,呼呼吹几下,喝一口,一口接一口,喝得很快。

     李桑柔坐在红泥炉旁,用筷子翻着腊肠和五花肉片。

     付娘子喝完油茶,腊肠腊肉也烤好了,李桑柔将腊肠腊肉和馒头放进碟子里,连筷子递给付娘子。

     付娘子呼呼吹着气,一口气吃光,再接过杯茶,连喝了几口,看着李桑柔笑道:“张姐说你吃食上头最讲究,还真是,真好吃。”

     “你大哥不放心你一个人出来,还真是。”李桑柔往后靠在椅背上,看着付娘子道。

     “我没事儿,就是今天早上走得早,大过年的,又没地方买吃的,搭的那车队,赶路又赶得太急,一路过来,一会儿都没歇,也就今天饿了点儿。”付娘子忙解释道。

     “你年前就去陈留县了,一直在陈留县?什么案子?这么复杂?”李桑柔给自己倒了杯茶。

     “一直都在陈留县。

     “案子简单得很,就是太简单了,没什么可挖可找的地方。”付娘子叹了口气。

     “死者姓杜,行五,都叫他杜五,或是五爷,大名叫什么,他媳妇都不记得了,也许就没有大名。

     “杜五是个老泼皮,原本在陈留县粮食行混饭吃,粮食行没了之后,就没了正经行当,经常在四门外溜跶,碰到外地的,或是乡下进城的,坑蒙拐骗,混口饭吃。

     “杀杜五的,是他儿媳妇。

     “杜五的儿子是个瘫子,据说是七八岁上,被他一顿毒打,打瘫的。

     “杜五儿媳妇被抬进他家,还不到一年,他儿媳妇是个哑巴,娘家是老洼镇大坑村的,老洼镇水少,是个穷地方,大坑村更穷。

     “哑巴没有名儿,唉。”付娘子低低叹了口气,“不能说没有名儿,她的名儿就叫哑巴。

     “她被押进建乐城的时候,卷宗上只写着杜氏媳妇,没名没姓,因为陈留县里,杜家,街坊邻居,几乎没有人知道她娘家姓什么,谁会关心这个呢,一个哑巴而已。

     “我去了一趟大坑村,见到了哑巴的爹娘家人,哑巴姓孙。”

     付娘子的话顿住,沉默片刻,才接着道:“也许她不想姓孙,没名没姓最好。

     “说远了。大坑村的人说,哑巴从小儿就叫哑巴,她家人,村里人,都叫她哑巴。

     “杜五的媳妇托了一条街上的孙媒婆,给她儿子找个媳妇。

     “孙媒婆外家是大坑村的,就给牵了线,杜五媳妇拿了半吊钱,交给孙媒婆做彩礼,孙媒婆给了哑巴父母三十个大钱,就把哑巴领到陈留县城,头上扎块红布,就算嫁进了杜家。”

     付娘子的话顿住,双手捂着杯子,看着清亮的河水,沉默了半天,才接着道:“杜五的儿子瘫了十来年,两条胳膊和头能动,腰以下,两条腿,还有中间那条,早就干瘦的皮包骨了,不能人道。

     “哑巴是傍晚被送进杜家的,当晚,就被杜五奸了。

     “街坊说,杜五奸哑巴,就在杜五儿子睡的东厢,说这叫父代子职,说杜五提着裤子出来,杜五媳妇就拎着棍子冲进去,把哑巴打的满地乱滚。”

     付娘子的话再次顿住。李桑柔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高大巍峨的角楼。

     “杜五媳妇,是被杜五用半块杂面馒头骗进家,奸了之后,就算成了亲。

     “说是没生儿子之前,杜五媳妇逃过几回,杜五就在她脚上钉了铁链子,栓在院子里,后来生了孩子,安了心,才解开了铁链子。

     “铁链子磨烂了杜五媳妇的一只脚踝,杜五媳妇就跛了一只脚。

     “哑巴在杜家这将近一年,几乎天天被杜五强奸,一开始,杜五奸完了,杜五媳妇拎着棍子打哑巴,后来,就是杜五一边奸,杜五媳妇一边拎着棍子打。

     “出事儿那天,是傍晚,哑巴正在院子里纳鞋底,杜五那天喝了几杯酒,进了家,院门都没关,就脱裤子扯着哑巴奸。

     “杜五媳妇新削了一根荆条,说是一荆条下去,哑巴就疼的哆嗦起来,杜五叫着喊着让他媳妇用力抽,杜五媳妇又抽了两三荆条,哑巴手里正好抓着纳鞋底用的锥子,扬手就扎进了杜五眼睛里。

     “杜五经常在院子里强奸哑巴,街坊里的浪荡子,或是闲人,经常趴在墙头上看戏,哑巴扎死杜五的时候,说是看到的人,有七八个,我找了其中五个,都是一样的说辞。”

     付娘子指了指带回来的包袱,“都写了供词,按了手印。”

     “管用吗?”李桑柔看了眼包袱。

     “照律法,不管用。”付娘子往后靠在椅背上,一脸疲惫。

     “你怎么打算的?”李桑柔看着付娘子。

     “这个案子。”付娘子的话顿住,片刻,才接着道:“不光这个案子,这些年来,有两条,常常让我忿闷郁结。

     “其一,是口供,象哑巴这个案子,杜五媳妇说杜五从来没奸过哑巴,哪怕这是一件人尽皆知,几十上百人亲眼目睹的事,可照律法,那些都是外人,说话不算,记到卷宗上的,算数的,是杜五媳妇这句从没奸过!

     “我在豫章城的时候,有桩案子,丈夫疑心媳妇与人有私,失手掐死了媳妇,就和父母一起,把媳妇吊到梁上,说媳妇儿是自缢。

     “丈夫掐死媳妇时,满屋子的下人都看着,案情明明白白,可照律法,媳妇儿怎么死的,要听翁姑怎么说,丈夫怎么说,至于下人们,他们是下人,也是外人,他们说的不算。”

     “我不知道这些,为什么律法上要这样采信?”李桑柔眉头微蹙。

     “大约,是只能如此吧。”付娘子声音低落,“除了户数极多的大县,除了县令,还能有个县丞,多数的中等县,小县,都是只有一位县令,连县城内,都很难明察秋毫,县城之外,各镇各村,就只能全凭乡绅宗族。

     “有时候,一个案子清结,不是为了辨明是非曲直,而是为了把事情抚平下去,死人已经不会说话了,安抚好活人就行了。”

     李桑柔低低嗯了一声。

     “第二件,是这父父子子,父不做父行时,子为什么必须为子?圣人的意思,难道不是先父父,再子子?”付娘子声音里透着几乎压抑不住的愤懑。

     李桑柔看着她,没说话。

     “只要妻杀夫,子杀父,就是十恶不赦,就要斩,甚至凌迟,不管这夫,这父,是人,还是禽兽。不该这样!”付娘子一字一句。

     “你有什么打算?”李桑柔靠在椅背上,看着付娘子问道。

     “陆先生说,你能面见皇上?”付娘子看着李桑柔,满眼希冀。

     “我确实能见皇上,不过,这样的事,我没有办法,我也不会插手这样的事。

     “你要是有什么想法,只能你自己想办法,你自己去做。”李桑柔顿了顿,看着付娘子,“不过,这一趟,我会在建乐城呆一阵子,一两个月吧。”

     付娘子脸上滑过丝丝失望,呆了片刻,低低叹气道:“从豫章城过来建乐城的路上,我就一直在想,我想做什么,我要做什么。

     “在豫章城的时候,我唯一能想的,是今天还能不能替人写状纸,这桩案子,能不能站到公堂,后来,就是只能想一想,还能活几天。

     “从豫章城过来的路上,我就想着,以后,我应该是能想替人写状纸,就能写,想替人打官司,就能打,可我就只替别人写写状纸,只是打打官司吗?

     “到了建乐城,我先是被带到这里,在前面铺子里等到陆先生,陆先生把我带到张姐那里,说是你的吩咐。

     “后来,陆先生带我到大理寺,到刑部去看案卷。”

     付娘子喉咙微哽,片刻,慢慢缓过口气,才接着道:“无数的案卷,无数的郁结。

     “那些郁结,我和陆先生说过,陆先生说我太不安份,太会胡思乱想,可我就是觉得,不该这样。”

     “那现在,你想好要做什么了?”李桑柔迎着付娘子的目光,“你想过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了?你都想好了?”

     “是。”一个是字,付娘子答的干脆之极,“我想问一句,说一声,只要不连累你,别的,没有什么。”

     “我不怕你连累。”李桑柔带着丝丝微笑,“不过,我也帮不了你,我只能看着你,看一场热闹。”

     “嗯。”付娘子慢慢呼出口气,端起杯子喝茶。

     “张猫和你说过一个瞎子吗?姓米。”李桑柔微笑问道。

     “她称瞎叔的那位吗?她常常说起,她说只有瞎叔能跟你说说话儿。”付娘子笑道。

     “嗯,瞎子这几天就到建乐城了,你可以找他聊聊,你过于方正,瞎子就无赖多了。”李桑柔笑道。

     付娘子一个怔神,她要做的事情,和无赖有什么牵连?

     “好。”虽然怔神不明,付娘子还是极快的应了声好。

     又坐了一会儿,再喝了杯茶,付娘子站起来告辞。

     看着付娘子进了马厩院子,往外出去了,窜条收了钓杆,站起来,提着满满一桶鱼,找了麻绳,穿过鱼腮,将鱼一条条挂起,剖腹去鳞。

     “付娘子这个,挺大的事儿?”窜条一边收拾鱼,一边和李桑柔说话。

     “嗯,把这鱼收拾好,你去一趟码头,看看瞎子到了没有。”李桑柔吩咐道。

     “好。”窜条答应一声,手下快起来,很快就收拾好十来条鱼,薄薄抹了层盐晾着,洗了手,赶往南水门码头。

     傍晚,李桑柔提着十来条鱼,回到炒米巷,转过影壁,就看到米瞎子坐在廊下,两只脚翘在炭盆边上,正细细的啃着一根鸭脖子。

     “我算着你该明天到。”李桑柔将手里的鱼交给大常,吩咐道:“用油煎一煎,和腌的青鱼一起炖。”

     大常应了一声,拎着鱼往隔壁厨房院子过去。

     “搭的孟家的船,有钱,雇的精壮纤夫。”米瞎子用油手端起碗,喝了口酒。

     “经过建乐城回南召,还是专程到建乐城的?”李桑柔坐到米瞎子旁边,拿了只干净杯子,倒了半杯热黄酒。

     “扬州没什么事儿了,我过来看看林师兄她们,说是要种棉花了。”米瞎子将啃出来的鸭脖骨扔进炭盆里。

     “那你明天去一趟张猫家,那边有点儿事儿,你操操心。”李桑柔闻着在炭盆里烧起来的鸭脖骨的臭味儿,皱起了眉,“你要是再往炭盆里扔骨头,我就把你林师兄赶回南召县,今晚就走。”

     米瞎子急忙收住又要扔出去的一块骨头,悻悻然斜了李桑柔一眼,将骨头丢进桌子上的碟子里。

     “张猫又惹事儿了?她惹的事儿,你抬抬手指头不就结了,让我操什么心!”米瞎子没好气道。

     “我不宜出面,你最合适。”李桑柔抿着酒。

     “哟!”米瞎子嘴角往下扯成八字,“不宜出面!这话说的,也是,你是有身份的人了,不比从前,也能不宜出面了!真是不得了!”

     “从前我也比你有身份。”李桑柔斜着米瞎子。

     “丐帮帮主的身份?”米瞎子嘴角往下扯得不能再扯了。

     “丐帮怎么啦?天下第一大帮。”李桑柔翘起二郎腿。

     米瞎子啧了一声,将一块鸭脖骨砸进碟子里,扯着嗓子叫道:“黑马呢!让大常给我炖锅羊肉,我不吃鱼!”

     “咦,你刚才不是要吃炖风鸡,都炖上了!明天再吃羊肉吧。”黑马扯着嗓子回道。

     李桑柔斜瞥着米瞎子,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