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这个女配很邪门 > 第2961章 前任是个小绿茶20
最快更新快穿:这个女配很邪门 !

    “商缺,你别以为你这次赢了,夏宁溪这个女人,根本不值得相信,她现在说喜欢你,转过头她就能喜欢别人,所以你别高兴的太早。”罗正轩在云初背后说着云初的坏话,他就差说云初是水性扬花的女人了,只是他没有用到这个词,但是意思却是那么个意思。

     像罗正轩这种,得不到就气急败坏的抵毁对方的,也是挺常见的,商缺挺瞧不起这种人的。

     输了就是输了,输了就要认输,就要想着怎么赢回来,而不是在这里打嘴炮。

     “呵,是吗?但起码她现在喜欢的人是我。”商缺不说则已,一说就是能气死人的话。

     罗正轩在电话那的呼吸都加重了,最后只撂下一句,咱们走着瞧就挂了电话。

     商缺轻哼一声,顺手就把罗正轩的电话拉进了黑名单里。

     云初回来时,商缺还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的在工作,云初走到商缺身边,有些歉意的说道:“何姐说之前接的那个护肤品广告的品牌商要见见我,所以我现在必须走了,今天晚上的晚饭,可能就要你自己解决了。”

     “恩,我知道了。”商缺点了点头,其实他不需要她天天做饭的,她每天这样做饭,应该也挺累的,商缺有好几次都想说不用,但又怕夏宁溪误会他是在拒绝她,毕竟她是想用这种方式来追求他的,要是他说不用了,那她是不是会以为,他不接受她的追求,所以话到嘴边,好几次都没有说出口。

     “那我先走了,如果结束的早,我再过来。”

     商缺没有说话,直到云初走到了门口,商缺才道:“等你到了,把定位地址发过来。”

     云初愣了一下,“什么?”

     “你和对方见面的地方。”商缺难得解释了一句。

     云初恍然大悟,嘻嘻一笑,道:“知道了。”

     然后就走出了病房,花苑回来时,一头雾水的问商缺,“我刚才看见宁溪姐走了,这是发生什么好事了吗?宁溪姐走的时候,那嘴角都快翘到天上了,我喊她的时候,她对我笑得特别灿烂,就跟中了五百万似的,不对,中五百万她可能都不会笑得这么开心。”

     花苑说的煞有介事,商缺嘴角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什么也没告诉花苑。

     花苑没得到回应,似乎还挺不甘心的,接着道:“别看宁溪姐平时看见你,好像笑得挺甜挺美好的,但我发现,她对别人,都很少笑的,就算有时候对我笑,都是那种很客气的笑,跟你笑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可是刚才她笑得特别开心,你说奇怪不奇怪,而且我发现,宁溪姐自从出了车祸,和以前就很不一样了,你说她是不是经历了生死,所以看破红尘了啊。”

     花苑这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什么叫经历生死,看破红尘了啊,她就不能是经历生死,所以看清了自己的内心吗?

     商缺阖了没眼力的花苑一眼,不过,他倒是很赞同花苑说的那句话,夏宁溪的确和之前很不一样了,不管是说话的语气,还是气质,还有眼神,都完全不同了,难道经历一场车祸,就让人有这么大的改变吗?

     但无论如何,他还是比较喜欢现在这个夏宁溪,以前的夏宁溪虽然看着挺乖巧的,也很顺从他,他也的确是宠着她,但那也仅仅是对一个物件的喜爱,并没有别的感情在,就是想身边有个人宠一宠而已,有时候不至于一个人,但现在他对夏宁溪,感觉却变了。

     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改变的,总之就是很不一样了。

     花苑见商缺在发呆,偏着头奇怪的看着商缺,他难得看见商缺发呆。

     “哥,你在想什么呢?想的这么入神。”

     商缺白了花苑一眼,“交给你的工作你都做完了吗?”

     一听到商缺谈工作,花苑头都大了。

     这段时间,商缺就像魔鬼一样,不停的让他工作工作,他这种大好青年,生命里就只剩下工作了,可是这会大老板却还是不满意,还要给他加工作,还让不让人活了。

     不过被整的多了,花苑还是多少有点眼力见了,忙说道:“我这就去忙,这就去。”

     没了花苑的降噪,病房里总算安静了,但病房里一安静下来,他又觉得少了点什么,目光总是不由自主的落在床边的那张白色的木椅上,那是云初经常坐的位置,他有时候工作,她就一直坐在旁边陪着他,或是看书,又或是玩手机,有时候也会说几句闲话跟他聊聊天,就算他不回答,她一个人也说的挺欢的。

     似乎,一切都变了。

     云初晚上陪品牌商吃了饭,到了吃饭的地点,云初就第一时间给商缺发了定位,虽然商缺没回复,但云初知道,他肯定看到了。

     吃过饭之后,已经接近十点了,这么晚了,云初觉得商缺应该已经睡了,就不打算去医院。

     刚一到家,她就发现自己的手机上有好几个未接来电,刚才她的电话放在包里,所以没听见,现在打开一看,发现全是商缺打来的。

     云初赶紧给商缺回了过去,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你在哪?”商缺的声音比平时还要低沉了,听上去似乎心情不太好。

     “我在家,怎么了。”

     “为什么现在才接电话?”商缺紧绷的声音,有了一丝放松。

     “我刚在车里,手机放在包里了,所以没有听见,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云初的声音带着隐隐的笑意。

     “没什么事。”

     “没什么事还给我打这么多个电话?要是没事的话,那就是想我了?”云初笑嘻嘻的撩了一句。

     商缺没有说话,云初诧异的提高了一个音调,“不会是真的想我了吧?”

     “如果你非要这么认为的话。”

     云初撇了撇嘴,又是这句话,虽然商缺不直接说明,但云初还是挺高兴的,感觉她朝商缺又迈进了一大步。

     “好吧,那我就这么认为了,我也想你了。”

     云初最后一句话,像棉花糖一样,甜甜软软的落进了商缺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