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喜遇良辰 > 第二百四十五章 话多
最快更新喜遇良辰 !
    谢良辰在宋羡伤口上洒了药粉,然后用布巾缠了一圈。
     谢良辰道:“常悦好说话些,有什么事问他比问常安容易。”谢良辰之前也没想到向常悦打听消息会这么容易,她还以为常悦天生就是少言寡语。
     想到常悦脸上那无可奈何的神情,想要扯谎却无从下手,谢良辰不禁有些好笑。
     灯光下,她的神情又变得放松起来,宋羡看着欢喜。
     今晚她的到来,让他有喜有忧。
     担忧她会受伤,欢喜她心中多多少少开始牵挂他。
     宋羡道:“常悦和常安才跟着我的时候,他们兄弟一个十三,一个十五,常悦话多又看不懂眼色。
     我吩咐他们去做事时,看他们兄弟一眼,结果常安去将事情安排好了,常悦还站在原地不知发生了什么。
     私下里常悦还埋怨我没有将话讲清楚。”
     谢良辰看了宋羡一眼。
     宋羡扬起眉毛:“你是想问我,既然对常悦这般不满,为何还要留下他们兄弟?”
     谢良辰还没说话,宋羡神色看似不悦,但眼神却半点不吓人,目光深处甚至带着几许笑意。
     宋羡道:“我就那么不近人情?有一点毛病,就不肯收他们?”
     谢良辰笑道:“大爷能包容身边人,可见胸怀广阔。”
     “别故意在我面前说得好听,”宋羡道,“我嘱咐常安、常悦好好保护你们,不要将刺客的事说出去,结果他们事情没办好,还是要回去领罚。”
     谢良辰点点头:“虽说这是我的主意,但……常安、常悦都是大爷的人,要如何处置全由大爷说了算。”
     宋羡心头一动,她明明是想要求情,却又不知该怎么说,只能旁敲侧击,本来那模样再寻常不过,却端端被他看出几分示弱来,不由地一阵心猿意马。
     宋羡道:“要不你试试?”
     谢良辰微微挑眉,显然没听明白宋羡的意思。
     宋羡道:“你求情试试?看看我能不能答应?”
     谢良辰目光一定,宋羡没有喝酒,但此时此刻怎么像是在撒酒疯?也不知道是从哪天开始与债主说话,愈发不容易了。
     “若不然我贿赂一下宋将军,”谢良辰开始收拾药箱,“宋将军不要责怪常悦、常安,今日的诊金我就不收了。”
     谢良辰说完又从药箱里拿出一瓶药:“再给宋将军一瓶药粉,这是陈家村熟药所才做出来的,止血尤其见效。”
     这样的求情方式?
     宋羡伸手接过药瓶,停顿片刻,似是在思量,终于他将药瓶揣回怀里。
     谢良辰试探着道:“您这是答应了?”
     宋羡点头:“不过有一件事要事先说好。常悦来到我身边之后,花了三年的功夫才管住自己那张嘴,不知这次会不会故态复萌。
     眼下他带着人护卫你,等他回来的时候,还得是去陈家村之前时那般模样,否则……你就在陈家村给他找个事做,宋家的财禄他是不能领了。”
     谢良辰暗中深吸一口气,她就知道没那么简单。
     宋羡道:“陈家村的熟药所开始帮官药局做成药,总要派人护卫熟药所,免得出什么差错,常悦以后都不用暗中护卫了,就直接带人长住陈家村。”
     这是给常悦过了明路?陈家村的熟药所的确需要府衙的人,但常悦……未免大材小用。
     宋羡道:“之前我也没思量此事,陈家村的商队遇到危险,还有辽人奸细暗中作梗,所以不得不防。
     眼下正是对付辽人的关键时候,成药非同小可,不能大意。”
     骗人吧。谢良辰清楚,这不过就是宋羡为常悦找的借口罢了,说的那么冠冕堂皇,仿佛没有任何私心。
     镇州宋羡最大,谢良辰哪有反对的道理。
     谢良辰向屋外看了看,常安、常悦安排的差不多了,他们也该跟着下山去。
     谢良辰用只有宋羡能听到的声音道:“我还要感谢大爷帮我查父母的下落,大爷屡次对付萧兴宗,那些辽人已经将大爷当成了最该除掉的仇敌,这样的暗杀不知往后还有多少次……”
     “我就当做你是在担忧我,”宋羡勾起嘴角,面带微笑,“你是不是忘记了我是谁?”
     宋羡指的是,她见过前世宋羡的样子,知晓他会成为最后的赢家,至少北方都被他握在手里。
     谢良辰下意识地道:“可是如今与前世不同了。”
     前世宋羡不是这般模样。
     “哪里不同了?”宋羡眼睛中仿若有光,“是世道变了还是我变了?变好了,还是变得不好了?”
     谢良辰还没说话。
     宋羡站起身道:“我觉得若是变好了,那就不用担忧。而且对我来说,能重新来过,而且比从前好了,那就是莫大的幸运。
     很多时候好一日,胜过一生。”
     谢良辰看着宋羡大大方方地走了出去,那些模糊不清,让人想不明白的话,好似是说给他自己听的,又似说给她听的。
     他指的变化是因为她吗?
     其实他的意思……她明白,那突然拉近的距离,那关切和帮忙,还有对她露出的笑容,醉酒时喊的良辰和阿姐。
     与宋羡相处愈发融洽,可她还是时时担忧。
     因为她还没想清楚。
     谢良辰长长地叹口气,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愁些什么。
     常悦照大爷吩咐将何宽交给家将送回定州,他回到屋子来帮谢良辰拿药箱:“多谢大小姐替我们在大爷面前说话。”
     常悦的话说的很舒畅,委实不像不敢开口说话的模样,谢良辰心里有些不太好的预感。
     谢良辰道:“大爷没想罚你们,还与我提及你们兄弟才跟随他时的情形。”
     她这话也是提点常悦,他早晚要回到宋羡身边,一定要记得宋羡的喜好。
     常悦道:“常安聪明但少年时身体不好,我拳脚功夫一直不错,但是随大老爷去军营被石块砸中伤及了脏腑。大爷留下我们,也是帮了我们,让我们安安稳稳地养好了伤病。”
     常悦想了想又道:“大爷的性子怪,与别人不一样。”
     谢良辰惊诧,没想到常悦说的这般顺口。
     常悦道:“坏事做在人前,好事倒不让人知晓,生怕别人发现他心软似的,常常摆着一张冷脸,好像谁也不需要,其实……老太太说过,大爷小时候最粘人。”
     谢良辰想到宋羡喝醉时的模样,她去哪里他就跟到哪里,就在她身边转来转去,可不就是粘人?
     原来是粘人……生怕被人丢下。
     常悦还想要继续说,谢良辰阻止道:“别说了。”
     她有种背地里与常悦一起叨咕宋羡坏话的感觉,她居然觉得很有意思,若是沏壶茶,拿些果脯和肉干,边吃边听就最好了。
     这种念头不停地滋生……
     还是先打断常悦的好。
     谢良辰叹了口气,不知常悦还能不能变回原来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