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二二四章 非礼勿视
最快更新半仙 !
    在黑暗中静默,静默中紧盯那两点亮光,感觉亮光略有晃动,隐隐还有一些小动静。
     等了一阵,没有再多的反应,他试着慢慢靠近了亮光,才发现是两道略带弧度的长条状孔眼,从凹凸面来看,应该是雕塑眼球和眼睑之间的缝隙。
     两孔之间的距离过宽,他只好从一孔向外看去。
     看外面有布幔垂挂,加之陈设,像是一处家庙。
     有一个女子的身影,是一个穿着松花色衣裳的丫鬟,正在将排架上的一盏盏油灯给挑明。
     将烛火之类的东西都布置好了后,丫鬟这才关好门离开了。
     之后这座家庙内就陷入了一片死寂。
     庾庆默默观察了一阵,觉得没意思,正想转身离开之际,忽隐约听到开窗关窗的动静,立刻往外瞄,动静来自这孔眼视线之外,什么都看不到。
     很快,一个年轻白衣男子的身影出现在了视线中,剑眉星眸的,长的还挺俊逸。
     此人明显在搜查这座家庙,垂幔拨开了查看,桌子底下也蹲下观察,到处查看。
     确认无人后,剑眉星眸男子站在了一根柱子后,借助垂下的黄幔遮挡了身形,抱臂胸前,靠着柱子闭目养神。
     庾庆奇怪,这是干什么,跑来静静心的吗?可看对方刚才的样子,又不像。
     他隐隐感觉对方似在等人。
     结果不出所料,没多久,门嘎吱一声开了,是之前那个丫鬟推开的,迎了一个徐娘半老容貌艳丽的妇人。
     妇人进门后,回头道:“我要敬神,不要让人打扰,外面看着。”
     “是。”丫鬟退下,也把门给带上了。
     妇人转身多了一手,轻轻把门栓给拨上了,这才款款向庾庆所在的神像走来,走过两侧低垂的黄幔时,她似乎知道有人在等她,偏头看了眼靠在柱子上的白衣男子。
     艳丽妇人案上取香,烛火上点燃,抬头看了眼神像而已,便随手将供香插进了香炉内,并无丝毫敬意。又瞥了眼那白衣男子,戏谑道:“站那么远干嘛,怕我吃了你吗?”
     白衣男子动身走了过来,皱眉道:“我说了,这里会面不安全,尽量不要在这里会面。”
     艳丽妇人:“放心,外人知道我在这里敬神不会不打招呼就擅闯,有我丫鬟在外面守着不会有事。”
     白衣男子有点不耐烦,“说吧,找我什么事。”
     艳丽妇人:“还能有什么事?闻氏家主的位置,让你在你师父面前多吹吹风,你究竟有没有做?”
     白衣男子:“说过,但是我师父没表态。话又说回来,这事也不是我师父能做主的,你们二房想当家,就要想办法做到让现任家主满意才是,谁接掌闻家,决定权在老爷子手里。”
     艳丽妇人:“废话,青莲山和闻氏纠缠了两千多年,早已成了一个巴掌的两面,青莲山怎么可能让自己不满意的人当闻家家主,老爷子的态度固然重要,青莲山的态度也是决定性的。”
     话听到这里,庾庆大概明白了,这剑眉星眸的白衣男子是青莲山的弟子,也不知是谁,至于这妇人是闻家二房的人,想帮二房争闻氏继承人的位置。
     白衣男子叹道:“我师父又怎么可能决定整个青莲山的态度。”
     艳丽妇人:“你师父是不能决定整个青莲山的态度,但是能影响青莲山的态度,青莲山有态度,老爷子就不得不顾虑。你师父坐镇闻氏,本身就不可避免地充当了青莲山和闻氏之间的联系人。只要你能渐渐影响你师父的观感,自然就能影响到青莲山的态度,适当的时候再加几把火,事情就成了。”
     庾庆心里嘀咕,青莲山坐镇闻氏的是谁?
     白衣男子绷着脸,皱着眉,“一家人这样,累不累?”
     艳丽妇人:“累?那你问老爷子累不累,问他当年是不是用了手段才坐上族长的位置。你应该知道,一旦成了旁支,就要从这府邸搬出去,家族里只划一份产业给你经营而已。
     这么好的宅子让大房那蠢女人当主母,这么大的家业让那蠢女人来享受,下半辈子还都要看她的脸色行事,连我子孙都要在他子孙面前矮一头,凭什么?你让我如何能甘心?今天瞧那贱人儿子趾高气昂回来的样子,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神像后面的庾庆摸着小胡子,大概知道了这女人是谁,发现这大家族内部有点暗流涌动。
     白衣男子能理解她的心情,哼了声,摇头,“恕我直言,你丈夫和大房当家的,都不是什么聪慧之辈,都不适合担此重任。”
     艳丽妇人:“我丈夫若是有本事,我还用得着找你吗?至少,我两个儿子比他家的两个儿子聪慧呀。”
     白衣男子:“自己儿子自己觉得好,很正常,比得过闻言安吗?”
     艳丽妇人:“这就是你向你师父吹风的关键所在,闻言安走了仕途,闻氏一旦落在了大房手里,下一代怕是找不出合适的继承人。”
     白衣男子沉默了一阵,只憋出三个字,“说完了?”
     艳丽妇人反问:“干嘛一脸不耐烦?”
     “你说的我知道了,我试试看。”白衣男子说罢就走。
     艳丽妇人突一把扯住他袖子,脸上浮现异样神色,语气里含了几分挑逗,“怎么,玩腻了就想甩吗?”
     此话一出,正准备散场的庾庆一愣,听出了不一样的讯息,再定睛一看,只见那艳丽妇人已经没骨头似的赖在了那男子的身上,双臂搂住了人家后腰。
     这一幕顿令庾庆嘴巴哦在了那,差点惊掉下巴。
     他都有点怀疑自己的猜测是不是错了,这妇人真是闻氏二房的女主人?若真是的话,那这…
     背对身后人的白衣男子明显一脸的不耐烦,抓住自己腰上缠绕的双手甩开了就走,“我还有事。”
     “你敢扔下我试试看!”艳丽妇人的声音陡然变得尖锐。
     白衣男子被这一嗓子吓一跳,紧急转身警告,“你疯了吗?”
     艳丽妇人阴着一张脸盯着他,忽又噗嗤一笑,又上前闯进了他的怀里,双手圈了他脖子,“瞧把你给吓的。”
     说话间捧了对方的脸,踮起了脚尖主动激烈索吻。
     白衣男子偏头躲避,“我真的还有事,下次陪你。”
     “你在故意躲我吗?”艳丽妇人呢喃呓语,纠缠不放。
     “没有,这里不合适。”
     “以前怎么不说不合适?”
     缠着缠着,艳丽妇人上身的衣服就开了,露出了白腻丰腴的胸膛。后来白衣男子就被撩拨动了,突然将她搂抱到了一旁,到了低垂的黄幔后面。
     那里堆放的一堆蒲团被铺平了,一男一女身上的衣服很快也脱光了,在蒲团上抵死缠绵。
     那光景,那场面,把庾庆给看了个目瞪口呆,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第一次钻进闻家地道就会看到这一幕。
     他正血气方刚的年纪,哪受得了这一幕,迅速回头不看了,双手捂住了裆下,努力控制住自己的呼吸。
     后发现这样不行,外面传来的那种古怪声响一直往耳朵里钻,当即运功调息,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可脑子里依然有那画面,加上外面的动静,根本没办法静下心来,强行运气搞不好会弄得走火入魔。
     不由放弃了抵抗,准备离开这里,再待下去,他怕自己会受不了。
     不过临走前,他又忍不住扒在了孔眼上继续偷看,他这辈子还是头回见识到这种画面。
     心里念了好一阵“非礼勿视”四字,才终于打动了自己的脚步,小心翼翼再小心翼翼地挪步离开。
     至于那堵转开的墙,他现在不敢关闭,怕有动静被人发现。
     好不容易摸回了主地道中,他才长呼出一口气来,又摸出火折子点亮了油灯,继续前行,脑里还是不时会出现那种画面,精神迟迟难以集中回来,有点被勾了魂的感觉。
     走了没多久,又发现一处上行的台阶,不知是通往哪的,他又摸了上去。
     结果台阶上到一定高度后,又开始向下,走到尽头发现被积水给浸没了。
     也显然不是积水那么简单,有不规则的一块块大石头堆积在水中。
     联想到那上下的台阶,基本可以肯定,这也是一条通往哪的通道,有人用石头堵掉了而已。
     他今天算是初来乍到,准备也不够充分,只能说是来探路的,是来对地道内的环境稍作确认的,好为后续再探做准备,暂不打算搬开石头探这条水路,遂撤了回去。
     回到主地道后,又往前摸了一阵,突发现空间宽敞了不少,走近了油灯一照,才发现到了尽头,尽头是一座库门,金属铁门。
     他伸手尝试着发力推了一下,推不动,是锁住的,油灯在铁门上照了照,发现了锁孔。
     手又摁在了锁孔,运功注入查探,不出意料,是能对付修士的千机锁,没对应的钥匙很难打开。
     收手打量此地,心里嘀咕,在密道里还用铁门来封锁,也不知里面到底藏了什么东西。
     罢了,准备不充分,也没把握打开,不敢轻举妄动,只好再次放弃,回头走,走到了路口又换了条道。
     走着走着,突然隐隐听到有铛铛敲击声传来,立刻靠墙屏气凝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