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二一九章 衣锦还乡
最快更新半仙 !

    左敲敲,右敲敲,甚至是猫着身子钻进了乱七八糟木架中,将这墙角的地砖一块块进行敲击。

     “你干什么?”站在上面的南竹惊疑而问。

     他和牧傲铁都看出了大概的意思,但两人并未听出敲击声有什么异常。

     “嗷…嗷…”

     被抓的小家伙在那叫唤,牧傲铁一把捏住了它的嘴。

     没敲出异常动静的庾庆没回话,又盯着飘荡的烟尘凝视了一阵,之后,再次抬手,指关节上暗发内力,开始在地砖上一下又一下的“咚…咚…”缓慢敲击。

     发力之下,声音终于传来了异常,某一块区域,隐有金属颤动声。

     庾庆向上伸手,“灯给我。”

     牧傲铁连忙从南竹手上接来,再俯身递给了他。

     一张木桌下面塞着几只板凳,庾庆将油灯递了进去,发现了一处地砖缝隙间有异常,大多地砖缝隙都是被尘埃堵塞的,这桌凳下面有几块地砖拼凑的砖线并未被尘埃给完全堵塞。

     此时再看飘荡的烟尘跌宕反应,干扰的微弱气流变化确实就是来自这砖线下面。

     他挪开了油灯,放在了一旁地上,开始搬出桌子下面的板凳,牧傲铁一张张接了堆在上面。

     桌子底下清空,庾庆手指扣住地砖翻开了一块,在上面往下看的牧傲铁和南竹皆目露讶异,因看到了下面的金属物,随着庾庆将一块块地砖给挪开,一块金属板暴露了出来。

     金属板上还有内陷的提手。

     庾庆抓了提手,慢慢将金属板给掀开了,露出了下面黑漆漆的洞口,还有下去的台阶,这明显是个地道。

     高中低站位的师兄弟三人,忍不住面面相觑。

     让南竹和牧傲铁更惊奇的是,这老十五的察觉力未免也太强悍了,这也能发现这里有地道?换了他们绝对不可能发现,就算把东西全部给搬光了让他们走一遍也不可能发现。

     掀开的铁板靠墙放,庾庆拿了油灯往地道里探了探,然后钻进了桌子下面,猫着身子从台阶下去了。

     地道并不宽敞,也就能容两个人并排过而已。

     前面黑漆漆的,也不知通往哪。

     他正想往前再走走看,上面的南竹忽压着嗓子喊道:“老十五,天亮了,没时间了,回来。外面到处找这小狗子,随时有人可能会进来。这下面肯定是闻家的密道,白天探这个不合适,晚上没人打扰时再说,快回来。”

     他已经隐隐听到院子外面有跑过的脚步声。

     想想也是,庾庆强忍住好奇,赶紧出来了,盖好铁板,铺回地砖,迅速将板凳及其它杂物简单归位。

     出了库房,三人相视一眼,对地道里面的好奇感显而易见。

     南竹:“没想到这库房下面还有密道。我们跟你这里情况不同,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都没办法长时间脱身,不能过来跟你一起探看,你真要下去查探的话,这下面还不知是个什么情况,你千万小心。”

     他左右看了看,指向卧室门口那屋檐下的院墙上,“要进地道前,在那墙上放块石头,万一你不见了,我们也能知道你是在地道里出了事,不管能不能救你,起码知道出事的方向,好想办法。”

     庾庆嗯了声,见他又去拿牧傲铁手里的小狗子,当即抓了他手腕,“我说,这功劳不能总给你一个人吧,老是你找到狗子像话吗?我就不说了,老九还在做苦力呢,你也让他立次功好不好?”

     南竹拨开他手,“你看看你们两个,我是那种人吗?下人的功劳有什么好抢的,这点破功劳,分享起来连塞牙缝都不够。功劳给我一个人就不一样了,我已经能进内院的门了,积功之下,说不定换上一身青衣,就能在内庭走动了,到时候打探什么也就方便了。”

     另两人被他说的一愣一愣,感觉好像有点道理。

     南竹抱着狗子转身就走,“那个,一个一个走,别跟太紧。”

     庾庆:“别说是我这找到的。”

     “放心,不会,我又不傻,你找到的,怎会是我抱去的?我肯定说草丛里找到的。”南竹回头给了句,人已到门口,轻轻开了院门,伸头往外探了探,确认没人后,迅速溜了出去。

     庾庆默了一阵,忽道:“话虽有理,但我为什么感觉自己被他给骗了?”

     “不奇怪。”牧傲铁扔下一句似有所指的话,也大步离开了。

     庾庆转身去屋檐下拿了打扫工具,开门而出,扛着扫把巡视自己的打扫地段。

     还真没什么脏的,也就扫了几片树叶,然后随同剩饭剩菜一起倒到了指定倒垃圾的地方。

     回来稍作洗漱,又去了饭堂。

     早上是稀的,搭两个窝头。

     还有一钳子不知什么做的咸菜,听旁桌的说,是内宅的主人们不吃的什么瓜的皮腌制的。

     这些个,似乎不是同一个厨子做的,庾庆还勉强能吃下去。

     饭堂内议论最多的话题,还是那位即将归来的金榜题名的五少爷。

     “冯管事说了,大爷已经让人给咱们西杂院送来了一头猪和一头羊,今个儿就要宰了犒劳大家。”

     “不止呢,大爷还让这边报了人头过去,只要五少爷一回来,就按人头发喜钱,每人一百文!”

     “哇,和五少爷金榜题名那次一样啊!”

     “那是,闻氏有史以来第十七个进士出在了大房,蒙圣恩衣锦还乡,大房那边脸上有光。”

     “闻氏十七个进士,有进过一甲的吗?”

     说出这话的是南竹。

     庾庆闻声看去,发现论打探消息之类的,还是南竹更合适,只要有机会就趁机打听,牧傲铁则像块木头疙瘩,不怎么说话,知道怎么做也不会开口那种。

     现场安静了一会儿,随后有人开始帮闻氏说话。

     “一甲才几个人?就状元、榜眼、探花三个!想考中一甲,已不仅仅是学问,还要有运气。”

     “是啊,能进京赶考的已经是各州拔尖的才子,五少爷最后能在数以万计的精锐英才中名列前三十五名,那已经是了不得的人物了。”

     一片嘈杂声中,庾庆坐在角落里静悄悄,脑海中不知为何想到了荒唐半生的明先生,想到了明先生貌似癫狂奋笔疾书的样子,不知道明先生如今过的怎么样了。

     那位明先生在大考中的表现,对他来说,至今依然是个谜,至今依然想不通,指点出了好些个进士,精神萎靡不振的状态下随便写写就能答出四科满分的人,竟然会连考那么多次都考不中,简直是匪夷所思。

     而他的命运也在明先生一气呵成的答题中被改变了。

     命运好像就在那挖了个坑等着他,躲都躲不掉,坑的他没脾气……

     半上午时,闻府正大门的中门打开,摆出了迎接贵宾的架势。

     包括西杂院在内的几乎都被召集来了,大门内外,家丁们分列两旁,等着。

     太阳较大,外面站久了,晒的脑壳有点发晕,庾庆也混在人群中。

     再外面,则聚了不少好奇的平民百姓,都知道闻府的贵人要回来了。

     踏踏踏踏……

     一骑飞奔而来,冲过大桥,穿过高大的牌坊,直奔闻府,大门外勒停,跳下坐骑就往府内跑,边跑边大喊道:“来了,来了,五少爷回来了。”

     围观的人头攒动起来。

     大门内很快又出现了一群人,闻府的主人们终于现身了,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的一大堆。

     众星捧月的一个老头居中,锦衣华服,器宇轩昂,胡子和眉毛白如雪,红润面色倒是不见什么老态。

     不认识的一看也知道是闻家的族长亲自露面了。

     庾庆目光敏锐捕捉到了族长身边一名扶着其胳膊的翠樽色外罩纱衣的长裙女子。

     文静是一眼看去的第一印象。

     云鬓丝黑,眉目如画,肌肤水嫩白皙,明眸有清澈涤尘感,眸彩中有谦谦矜持,众目睽睽之下略含羞的淑女之姿,又不乏大户人家的落落大方,纱衣下的身段青春婉约。

     是一种亭亭玉立的文静,在众人中是如此的醒目,濯而不妖的神韵,一看就是被书香浸染出来的,真正当得起“秀外慧中”这四个字。

     加之年龄相仿,庾庆的心弦被拨动了,目光被吸引了,他现在只想知道这名女子是谁,不管不顾了,直接问边上的家丁,示意道:“族长身边的那个貌美女子是何人?”

     那人上下看他一眼,“除了三小姐还能有谁?”

     庾庆哦了声,原来这就是那个闻馨,老七说的没错,果然漂亮。

     正因为如此,他心中涌起遗憾,生不逢时,人家已经有婚约了,这种大户人家的女儿,自己这么个要什么没什么的穷小子,在边上看看就好,轮不到自己做白日梦的。

     就在他患得患失的思绪中,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突然响起,继而是雷动的敲锣打鼓声,唢呐向天歌。

     特意派去迎接的马车出现了,一般的马车经不起鞭炮吓。

     两旁下人们欢呼雷动,叫好不断,非常热闹。

     车驾从庾庆眼前过去了,直至大门台阶前停下,下来了一个身着深青色八品官袍的年轻人,登上台阶与家人一阵寒暄后便一起进了府内,就这样消失了。

     庾庆“嗤”了声,感到好笑,从头到尾连人家的面都没见到,担心被人家认出实在是有些多余,没看出那个闻言安长什么样,倒是看出了官升的挺快,记得二甲那些人都是从九品,这位短短一年的时间便已经跨入了八品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