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二一七章 升级园丁
最快更新半仙 !

    小红若有所思,大概听懂了,但又为难道:“可它不喜欢吃你带来的那种食物啊,灌给它吃,它会吐掉。”

     剑眉男子:“清心寡欲的食物自然没什么口感,不喜欢吃很正常。它不想吃就让它饿着,饿的受不了了,自然就会吃。这小家伙才刚断奶,正是养成良好饮食习惯的时候,不要惯着它。再过上个把月,待它肠胃化食能力上来了,就可以让它服用孽灵丹了,届时随着它慢慢长大,灵智也会渐渐开启,会成为你家小姐最佳良伴的。”

     孽灵丹?南竹目光微闪,心中暗暗震动,乖乖,这小狗子居然要服用一颗便价值千万两银子的孽灵丹?

     他有时候实在是搞不懂有钱人家的想法,一颗孽灵丹的价值,足以培养出一个玄级修士,宁愿把这么多钱随便花在一只宠物身上,也不愿随便花在人身上,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他发现自己这辈子活的还不如有钱人家的一只狗。

     小红将小狗子抱了起来,“紫龙,这下你要饿肚子咯,谁叫你不乖。”

     冯长典忍不住问了句,“这灵宠看起来是真像狗。”

     剑眉男子淡笑道:“冯管事,这可不叫狗,叫做‘紫云犼’,现在还没长开罢了,长大了可比狗大多了,一爪下去,轻易能让狮虎豹脑浆迸裂,一般的猛兽见了它都得绕着走。”

     冯长典唏嘘,“以前可没见过,三小姐什么时候养起了这玩意,长大了可得小心着点。”

     小红骄傲道:“是青莲山掌门大人送小姐的礼物呢,楚公子三天前才带下山的。”

     一听是青莲山掌门送的,冯长典把觉得养这玩意危险的话咽了回去,哦哦应承了两声。

     南竹心中又啧啧不已,青莲山掌门那可是大派掌门了,也不知这三小姐究竟是什么人,竟有这么大的面子。

     此时,冯长典也才意识到这个胖子还在,当即嗯声道:“你做的不错,先回去吧,说了会有重赏就会有重赏,不会少你的。”

     “是。”南竹一脸谄媚地笑着退下了。

     那剑眉男子和小红也没久留,一起带着小家伙离开了。

     至于南竹,一走出晾晒场,就被一群羡慕的家丁围住了。

     “喂,胖子,冯管事赏你什么了?”有青衣家丁问。

     南竹摊手,“不知道,说是回头给。对了,那丫鬟是谁呀,怎么看起来连冯管事也要给他们面子。”

     青衣家丁嘿嘿道:“那可是三小姐的贴身丫鬟小红。”

     “三小姐又是谁?”南竹趁机打听。

     ……

     夕阳西下,闻府西边的侧门外,河巷里停泊了一艘小货船,牧傲铁和其他家丁一起,陆续上船装粮,两只箩筐装满了便挑着上岸,往府里送。

     粮是精细的新粮,底层的百姓未必吃的起,在闻府却是定期补充给府内的各大厨房。

     尽管只能在护院的目光注视下走规定的路线,不过牧傲铁也算是有机会进了闻府的内院。

     一路上,他都在默默观察四周,记路线和地形,暗暗揣测“文枢阁”在哪……

     南竹也同样在进府的第一天就混进了闻府的内院,虽然进入的层次比较肤浅。

     他只能在刚进内院门庭那一块地方的苗圃区域转悠。

     夕阳下,一个大胖子跟着一位老园丁学习怎么除草,怎么给花木剪枝,怎么给花草树木浇水之类的。

     整个闻府的花草树木,有专人不断打理,要一直保持鲜艳、保持繁茂,保持永远的欣欣向荣也是给客人看的,这便是大家族的排场。

     冯管事说话算话,奖赏下来的很快,先是直接奖了一两银子,其次便是做这份园丁的活。

     算是派了个轻松活,重点还能学点技艺,而且每个月的工钱还能多五十文。

     这便是冯管事所谓的重赏。

     这便是南竹独吞了师兄弟三人的功劳所得到的重赏。

     南竹当面笑脸接纳,转身便嗤之以鼻,腹诽不已,灵宠多值钱,帮你们找回来才奖一两银子,真把老子当什么都不懂的乡巴佬了,早知如此,还不如让老十五开了荤,大家一起尝尝铁锅炖灵宠的滋味怎么样。

     说到底,他压根看不上这种奖励。

     实则对其他普通家丁来说,这确实是一份重赏。

     太阳快下山了,干完了活的家丁们纷纷收工,纷纷去用餐。

     师兄弟三人又在饭堂碰面了,都吃不惯,还都得硬着头皮过来。

     打饭的时候,人家巴不得多打点,他们三个也不好让人少打点。

     庾庆有了经验,他有自己单独的窝,好处理,装了一碗饭菜后就直接回头离去,有人问就说带回去慢慢吃。

     南竹和牧傲铁的眼睛余光注意到后,也陆续起身跟了去。

     一路上,一前一后的,小心留心着四周,走到庾庆院子门口,确定没人看到,才赶紧钻了进去。

     院内,庾庆就坐一张椅子上等着,在饭堂看到两人贼眉鼠眼瞅自己的样子,就知道两人会来。

     “唉,这玩意实在是吃不下去,这要是能送出去多好,街头要饭的怕是做梦都得笑醒了。”

     南竹嘴上叽叽歪歪,人走到庾庆身后,直接将一大碗饭菜倒进了庾庆之前洗的干干净净的锅里。

     牧傲铁有样学样,也倒进了那口锅里。

     回头看的庾庆愣住,忙站起道:“你们不吃的东西往我这倒是什么意思?”

     “唉,你一份也是处理,两份三份也是一样处理。”

     “我说,谁是掌门?”

     “现在都是家丁,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说这个还有意义吗?我这里打探到了不少的情况,你想不想知道?”南竹反问,人已经在井旁扔下了绑着绳子的水桶,打了水上来,随后把自己碗塞给了已经蹲下准备洗碗的牧傲铁,让一起洗。

     庾庆见状,嘴上问着:“什么情况?”手上动作也不慢,赶紧把碗里饭菜也倒进了铁锅里,然后塞给了牧傲铁一起洗。

     牧傲铁冷眼扫向二人,明显在问,你们把我当什么?

     南竹嘿嘿道:“老九,我帮你搬椅子去。”

     之后抖着一身肥肉跑进了库房,迅速拎了两张椅子来,这边库房里这些个东西不少。

     庾庆先坐了回去,再次问道:“什么情况?”

     南竹抱着肚子坐好了,靠在椅背,喘出一口气,“我算是弄明白了,能在这闻氏做长久的家丁,不是府中的家生子,就是签了卖身契的,其他的几乎没有什么留下的可能。

     也就是说,我们最多只有三个月的时间,等到这边大祭的事情结束了,若还弄不到我们想要的东西,就得滚蛋。”

     庾庆:“这个不用你说,想也能想到,我就不信三个月的时间还进不了‘文枢阁’。对了,那个什么灵宠是怎么回事,你抢了我的功劳跑了,得了什么好处?”

     洗完碗站了起来的牧傲铁走来坐下,“听说奖了一两银子,升级做了园丁学徒,一个月多五十文工钱。”

     南竹有点尴尬,岔开话题,“还好我们赶来的及时,阻止了你下杀手,否则事情就大了。那灵宠就是传说中的‘紫云犼’,是青莲山掌门送给闻氏三小姐的礼物,才刚从山上送来没几天。”

     庾庆意外,“能让青莲山掌门送灵宠做礼物,这三小姐什么人?”

     南竹:“闻氏当代族长闻袤,生有三子两女,娶的娶,嫁的嫁,都各自有家室。小儿子夫妇俩生下一个女儿后,不知出了什么事,遇难了,留下了一个孤女,名叫闻馨。

     闻馨无父无母,打小就是由族长闻袤一手带大的,也许是隔代亲,极得闻袤疼爱,所以在闻家的地位不一般。闻袤还有两个孙女,不过都出嫁了,所以都称闻馨为三小姐。

     听说这个三小姐貌美温良,知书达礼,琴棋书画皆会,是个饱读诗书的才女,乃是闻袤精雕细琢的掌上明珠。我估摸着那位青莲山掌门送灵宠也是冲闻袤的喜好。”

     听他这么一说,庾庆差点流哈喇子,怎么感觉就是自己梦想的另一半,咽了咽口水道:“那个什么闻馨真有你说的那么好?”

     南竹:“我又没见过,我哪知道。听说人是不错,不过有一点不好,说是已经定亲了,可惜了。”说着唏嘘摇头。

     庾庆乐了,“人家定亲了,你可惜什么,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纪了。话说谁呀,能配得上这家世背景的好姑娘?”

     南竹:“记不清了,据说是闻袤亲自给孙女找的对家,说是什么复姓‘宇文’的什么文坛巨擘的孙子,说是读书人都知道的一个大人物,这行情你应该一听就知道是谁吧?”

     庾庆哼了声,实话实说,语气却不太好,“没听说过,鬼知道是哪滩臭狗屎。”

     南竹愣了一下,没想到连饱读诗书的老十五都没听过,继续道:“听说男方本人也不错,也是个大才子,乡试的时候考了第三名,本该与你同届赴京赶考,谁知突生恶疾,给耽误了,只好再等下届了。”

     “嗤!”庾庆满脸不屑,“我都不敢称自己为大才子,他也配?”

     牧傲铁冷不丁冒出一句,“你都没见过那姑娘,就开始说酸话,有点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