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二零八章 取缔
最快更新半仙 !

    秦诀一行四人修为受制,被关押在了见元山的地下水牢内。

     灯火昏暗,铁笼里的水没到了半腰。

     柳飘飘由木桥栈道上走来,停在了一间间的牢笼中间,居高临下盯着牢笼内泡在水里的秦诀。

     秦诀亦抬头看着她,“大掌卫,如何,我那块牌子可管用?”

     柳飘飘拿出了那块牌子,伸手在牢笼顶上,松手,牌子落下,砸在铁笼上当啷一声,落进了笼内。

     里面的秦诀手忙脚乱地接住了,又问:“可否放我等出去了?”

     柳飘飘盯着他:“如此自信,难怪敢以假身份闯我见元山,这是认定了见元山奈何不了你。”

     秦诀:“大掌卫言重了,绝无意冒犯,在下也不想伤了和气,所以,你看我等乖乖束手就擒,可曾有过半分反抗?”双手示意了一下自己关在牢里泡在水里的样子。

     柳飘飘:“那你不妨反抗一个试试。”

     好吧,秦诀只好服软道:“是在下言语不当,大掌卫恕罪,不知大掌卫如何发落我等?”

     柳飘飘:“在这里呆几天吧,我们会通知幽崖的人来接你们。”

     闻听此言,秦诀脸色骤变,旁边单间里的崔游亦哗啦贴近了笼壁看着这边。

     “大掌卫,我等识得回幽崖的路,不必劳幽崖来接。”秦诀满脸客气。

     柳飘飘:“三爷说了,小惩大诫,让幽崖给我们一个交代。”

     秦诀脸色沉了下来,“大掌卫,咱们无冤无仇,没必要把事情做绝了,您说是不是?”

     柳飘飘:“我说了,这是千流山三爷的意思。你如果觉得三爷的做法不合适,可以提出意见,看在赤兰阁的面子上,我保证帮你完整转告给三爷。”

     秦诀呼吸凝重了一会儿,最终咬牙服软了,“谢三爷美意,就按三爷的意思办。”

     柳飘飘转身而去。

     牢里的四人目送着。

     秦诀的脸色难看,他很清楚,这事只要捅到了幽崖那边去,鉴元斋便完了。

     幽崖一贯的风格,才不管你在外面的烧杀抢掠,有本事做,就要有本事别让人抓住把柄,谁都不知道,那幽崖也就不知道,否则谁求情都没用。

     他没想到赤兰阁的牌子都未能让妖界这边松口。

     他不知道的是,原本有人是要他命的,赤兰阁的牌子已经保了他一命。

     几天后。

     狱卒打开了牢笼,把他们放了出来,他们终于从水里爬了出来。

     再怎么修士,在水里泡几天也不好受。

     到了外面,一名妖修头目帮他们解开了身上的禁制后,警告道:“从今天开始,见元山不再欢迎你们,以后不准再来,走吧,立刻滚回你们的幽角埠去。”

     没见到柳飘飘,秦诀有点疑惑,试着问道:“不是说幽崖的人会来吗?”

     头目道:“我们倒是通知了幽崖,可幽崖传来消息说,若掌握了真凭实据,任凭我们处置你们。若不愿处置,就让你们自己回幽崖去做交代,幽崖懒得来接你们。

     对了,幽崖特别提醒我们,若放了你们离去,让我们务必告知诸位,从接到消息开始,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限你们三天内赶到幽崖,否则后果自负!”

     一言不发,秦诀拱了拱手,转身便走。

     一行急匆匆离开了见元山,赶往了就近的城池,联系上了飞行坐骑,花巨资,走海路绕一圈紧急返回。

     幽崖既然限期三天,那他三天内就必须赶到,一刻都不敢耽误。

     有一个说法,违背了幽崖的规矩,老老实实面对,老老实实接受惩罚就好,不要跑,也不要心存侥幸。因为从幽崖出现的那天开始,没有任何一个人能逃脱幽崖的制裁。

     没有任何例外!

     仅凭这个没有例外,便是一种强大的震慑!

     有人说,幽崖待人既宽容,但又绝不例外!

     天高云阔,碧波无边,夜空星辰。

     用不着三天,第二天,秦诀就赶到了幽角埠,然后便直奔幽崖。

     面谈了没多久,半个时辰后他便从幽崖出来了。

     外面那座大桥外,崔游等到他过来了,连忙问道:“大掌柜,裁决下来了吗?”

     秦诀叹了声,“不幸中的大幸,人没事,铺子取缔了,幽角埠的房产罚没,里面的东西可以搬走。从今往后,幽角埠再无‘鉴元斋’,也不许我们再在幽角埠开铺。给了我们三天时间收拾东西,结清各种账款,三天后交出所有人的幽居牌走人。”

     崔游叹道:“唉,二掌柜和三掌柜那怎么交代?”

     秦诀苦笑:“他们连幽居牌都没有,反正只是挂名,鉴元斋对他们来说只是玩玩,没有了也影响不了他们什么,这事我自会跟他们解释。走吧,回去收拾吧。”

     两人转身而行。

     走了没多远,崔游忽道:“对了,大掌柜,盯着铁妙青的人说,妙青堂被取缔后,铁妙青和孙瓶就住进了客栈,看起来似乎没有要离开幽角埠的意思,他们也不好下手。”

     没了幽角埠商贾的身份,铁妙青就失去了一层保护,鉴元斋这边已经没了什么顾忌。

     不过说到这个,秦诀有点火大,若不是为了那个女人,鉴元斋怎会落得如此下场,哼道:“幽角埠的客栈可不便宜,有本事就在这住一辈子别出去!”

     两人回到鉴元斋后,立刻下令关铺,开始做最后的清点。

     该送走的送走,该变卖的变卖,随便折腾折腾,两三天就过去了。

     招牌一摘,门一关,鉴元斋就此消失了。

     收集齐了所有人员的幽居牌,秦诀与崔游再赴幽崖。

     两人进了幽崖下面的地窟,一圈熊熊的火光中,那个专门负责这方面事务的肥胖鸠皮老头,依然在长案后面打盹,似乎永远睡不够一般。

     崔游过去敲了敲桌子,道明了来意。

     老头睁开了眼,蓝色的眼珠子扫了二人一眼,顺手拿了拐杖,敲了敲桌上的簿本,“对应的东西放下就行。”

     两人一瞅,发现鉴元斋的页面早已翻开好了在这等着他们。

     崔游将袖子里的几十枚幽居牌丁零当啷倒出,“都在这了,您点点。”

     老头蓝眼珠往幽居牌上溜达了几圈,拐杖又咚咚敲着桌子,“怎么还少了三枚?”

     崔游叹道:“是少了三枚,那三人已经死了,按规矩,死人的可以不用上缴。”

     老头:“不对吧,我大早上才看过鉴元斋的情况,现有的数量上,人都活着,没有死人。”

     秦诀和崔游同时一愣,面面相觑。

     秦诀随后上前一步,“蓝老,您确定那三个人还活着?”

     老头:“在这里留过精血的人,人一死,与其匹配的幽居牌自然会与这里的法器产生相应感应,是死是活,你们糊弄不了我们,我们这里清清楚楚。”

     秦诀皱了眉头,嘀咕自语,“没死?他们居然没死!”

     “算了,铺子都取缔了,死活也不重要了,待会儿将你们的铺牌熔化了,那三枚幽居牌也就没了用,我就不为难你们了。”老头手中拐杖挥了挥,示意走人不要打扰他睡觉。

     崔游拉了下秦诀的袖子,两人这才告辞离去。

     “压在了那下面居然没死,他们没死……”

     离开幽崖后,秦诀一路上都在自言自语琢磨这事,崔游也同样是匪夷所思。

     幽兰轩馆。

     算不上幽角埠最好的客栈,但绝对是最大的一家。

     孙瓶急匆匆跑入了馆内,直闯幽庭深处的一栋小庭院。

     庭院非常小,院子只有一间房那么大,一座小亭子就占去了近半的面积,角落里还有一棵树。

     铁妙青坐在亭子里品茗,看到孙瓶的样子,问:“瓶娘,怎么了?”

     孙瓶快步入内急报:“小姐,鉴元斋被取缔了,鉴元斋被幽崖取缔了。”

     铁妙青讶异,“凭他们的经营实力怎会被取缔?”

     孙瓶:“不知道,我听到风声连忙跑去查看,发现果然关了门,也摘了招牌,上面还有幽崖贴的转让封条。”

     铁妙青奇怪道:“怎么会这样?”

     “还不是被你那个探花郎朋友害的!”

     外面陡然传来秦诀的声音,院门口随后也出现了秦诀的身影。

     铁妙青顿有些紧张地站了起来,“师兄,你想干什么?”

     秦诀问:“师妹,我能进来跟你谈谈吗?”

     铁妙青立刻拒绝:“不行,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请你立刻离开。”

     护在她身前的孙瓶亦厉声道:“秦诀,你再不走,我可要喊人了!”

     秦诀脸色略沉,但终究是不敢擅闯,这是住客的私人空间,未得允许擅闯的话,那客栈就要找他算账了,哪怕他现在也是这里的住客,也不能往别人住的地方乱闯。

     客栈管不了他,还有幽崖,这里的买卖是受幽崖保护的。

     “哼!”他最终也只能是一声冷哼甩袖而去,一副明显看孙瓶极不顺眼的样子。

     铁妙青也不敢在小院里坐了,赶紧移步回了房间内。

     尾随而入的孙瓶忽问道:“小姐,秦诀刚才的意思是不是在说,鉴元斋被取缔是阿士衡搞的鬼?”

     铁妙青本有点惊魂未定,忽闻此言,略怔,“是阿士衡吗?”

     孙瓶:“您的探花郎朋友还有别人吗?”

     铁妙青想想也是,只是有点不明白阿士衡怎么能让鉴元斋被取缔?

     孙瓶小心察言观色,试探道:“小姐,那位探花郎是不是在帮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