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一九四章 我等无能
最快更新半仙 !
    庾庆接了布帛到手,给了两位师兄一个眼色,才打开了查看,是一大块的白布。
     南竹主动送上了手上的萤石帮忙照明,牧傲铁则紧握手中剑,随时警惕防范着白衣女子。
     稍微将地图一看,庾庆和南竹的脑袋都大了,那叫一个密密麻麻的线路,压根分不清哪是哪,发现有三种不同颜色,当即问:“三种不同颜色是什么意思?”
     白衣女子:“代表不同层次,绿色最浅,红色居中,黑色最底层。”
     庾庆立马抬眼盯着她,“岂止三层,我们到这都不知道下了多少层的台阶。”
     白衣女子:“你所谓的层是楼层,图上颜色指的是地下的一定层次,一张图难以表达出每条通道的高低。”
     庾庆略默,继续盯着地图查看。
     “这蛛网似的还真是迷宫了。”南竹啧啧不已,目光忽然在地图上一阵乱扫,“咦,我们途中看到过一些洞窟,地图上没有任何这方面的显示。”
     白衣女子提醒:“有通道的地图还不够吗?你还想要什么?”
     南竹也伸手牵起地图:“不对吧,出口位置在哪?”
     白衣女子:“出口地段的情况你们经历过,那地方已经被我改造,可以千变万化,没有固定的通道。只要你们好好完成了我的交代,我自然会放你们出去。”
     南竹当即质问:“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遵守承诺?”
     庾庆却出声打岔道:“仙人,说到出口,我很奇怪,那么大的地段,那么多的石块,你是怎么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做到千变万化还能不让我们发现的?”
     白衣女子:“那不是你该关心的,我说了,做到了,我就会放你们出去。”
     庾庆耸肩,又继续看地图。
     南竹忽又指着地图问道:“我们所在的位置,在哪?”
     白衣女子:“这里没有画进去。”
     三人同时盯向她,南竹问出了三人都想问的问题,“为什么不画?”
     白衣女子淡漠道:“没必要画,少一些地方对你们的行事没任何影响。”
     察言观色的庾庆忽抬了抬手,阻止了南竹再问下去,“一些小节就没必要在乎了。”
     “……”南竹无言一阵,很想问问,这种事情也能如此马虎的吗?最终忍不住提醒道:“年轻人,做事要谨慎,不要这么冲动!”
     庾庆不理他,对白衣女子扬了扬地图,“还有什么要交代吗?”
     南竹不忿,还想说什么,一旁的牧傲铁却扯了下他袖子,也示意他打住。
     意思很明显,眼前交由老十五去做主。
     怎么说呢,出山前,小师叔是交代过他们,让他们以自己在修行界的江湖经验助力老十五。
     然事情走到现在为止,牧傲铁明显感觉到了吃力,明显感觉到自己和七师兄以前的那些江湖经验太低级了,说白了就是他们以前接触的层面太低级了,放在现在的许多事情上根本不够瞧的。
     估计小师叔当初也没想到他们会遭遇这样的破事,谁也不可能事先知道,知道就不会让出来了。
     有些事,以前在玲珑观还不觉得,一起经历了一些事情后,师兄弟几个不说谁聪明谁笨,但老十五确实比他们有胆略,遇事的处理方式上也跟他们不一样。
     他们遇事最多只能想办法怎么去应对。
     老十五却是个遇事解决事的人,是个遇事能做决断的人。
     遇事,有胆子和有胆略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譬如幽角埠的时候,卷入了鉴元斋和妙青堂的纷争,现在回头想想,真要是按了他们的主意和见解来,只怕还不知怎么收场。
     没事的时候,他也觉得老十五这人不靠谱,容易让人生气上火,但真要惹出麻烦了,似乎交由老十五来处理更合适。
     南竹回头,见他拉扯,只好闭嘴了。
     白衣女子:“你准备怎么解决掉那些妖修?”
     庾庆:“先看看情况再说,反正你随时能联系上我,我们随时可配合。”
     白衣女子没说什么,代表着认可了。
     “走了。”庾庆手中挑着地图的长剑归鞘,挥手招呼一声。
     他大摇大摆在前,两位师兄警惕在后。
     白衣女子忽道:“看地上。”
     庾庆三人回头一看,又按她指示看向地面,只见纠缠在桥面上的根须突然竖起了长长一排,发出了微弱亮光,如细小触手般轻抬。
     白衣女子告知,“这是一种指路方式,不容易被发现,不便言语时注意观察。”
     “知道了。”庾庆点了点头,带着两位师兄继续走人。
     白衣女子目送,竟有几分欲言又止,实在是庾庆太好说话了,几乎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感觉。
     按理说,这应该是好事,但却让她感觉有些不踏实。
     难道就一点都不担心她食言吗?
     她反而感觉那个胖子比较正常一点。
     思之再三,她还是对着三人离去的背影喊出了一句,“最好别耍什么花样,否则我随时能让那些妖修找到你们。”
     “你放心,我们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庾庆背对着挥了挥手。
     南竹好无语,感觉这老十五轻松惬意的很,心大成什么样了,当是来逛街的吗?
     话又说回来,进洞前,头次来这种场合,他已经做好了害怕的心理准备,结果被老十五东搞西搞到气氛不太对了,莫名其妙把“害怕”给搞丢了,害自己这个当师兄的操碎了心。
     一行进洞走了没多久,遇见了第一个岔路口,庾庆又端起了地图,牧傲铁手上的萤石送了过去。
     一瞅庾庆的样子,南竹就猜到了他在找什么,伸手捞了庾庆的脖子过来,低声耳语道:“在找刚才那山谷石桥的位置吧?我刚才说的时候,你说是小节不在乎,你到底想干什么?还有,人家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你是不是答应的太痛快了?”
     牧傲铁一看七师兄动作,就能猜到七师兄想说什么,估计是和自己相同的疑惑,只是不知老十五那样做是什么意思,他也想知道。
     遂伸了耳朵过来靠近听,不然听不清。
     他自然能理解七师兄的这份小心,正常的说话在这地宫根本瞒不过那个女仙人的耳朵。
     庾庆随后低声在两人耳边提醒,“不痛快行吗?她为什么在那跟我们见面?那山谷里怕是藏着能对付我们的杀招,我们同意则罢,不同意就是个死,她不会让我们暴露她的存在!”
     之前三人一路在地宫里乱窜,到了那山谷石桥时,他以为是一路躲避妖邪的纠缠无意中闯至,后来察觉到不对,才意识到他们很可能是被人针对行进方式一路设置了阻碍,进而无形中左右了他们的行进路线。
     凭对方掌控全局的能力,完全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简而言之,他们可能是被刻意引导到那个山谷的。
     眼见为实,那女人完全有能力借助任何“鬼胎”在任何地方现身和他们见面,为什么要将他们引到那个地方去?
     他的观字诀也不是摆设,山谷里邪气喷薄时,他就观察到,山谷下面似藏有什么庞然大物在暗中涌动。
     两位师兄听的暗暗心惊,南竹惊疑,“你怎么看出来的?”
     庾庆:“当然是因为我比你英明。”
     “……”两位师兄同时回头看这不要脸的家伙,皆一脸鄙夷。
     南竹:“别闹。那她告知的那个仙家洞府,是真的还是假的?”
     庾庆:“你傻呀,我才不管她真的假的,不能活着离开的话,再真也是假的,现在想办法活着离开才是首要的。”
     从一开始找到被封堵的出口想出去的时候,他就已经放弃了继续深入古墓寻找仙家洞府的线索。
     情况不对劲,超出了他们的准备范围,再继续下去就不是贪心了,而是傻了,他当时就已经果断放弃了,若不是被柳飘飘等人给逼了回来,他早就先逃出去了,宁愿面对外面的麻烦。
     闻听此言,牧傲铁深以为然地略点头。
     南竹了然,却也有些失望,“闹了半天是瞎扯,见你问那么详细,还以为那什么呢。”
     庾庆嗤了声,“你当我愿意陪她瞎扯?人家当面抛出个天大的诱惑,背后却在磨刀霍霍,你说我接还是不接?我不接你觉得我们能轻松走出那山谷吗?”
     南竹叹了声,算是理解了,没想到已经是从危险边上擦身而过了,但也无法放轻松,“柳飘飘他们可不好杀,这个忙不好帮啊!你打算怎么弄?”
     庾庆:“杀个屁,谁爱杀谁杀去!能威胁到那邪魔的势力没了,你敢保证她能兑现承诺?咱们得多傻才能干出性命由人的事来,能不能活下去自然是要自己去争取。”
     “啊?”南竹略惊,“这个恐怕由不得我们吧,她随时随地盯着我们呢。”
     庾庆:“也由不得她,我们又不是死人能任由她摆布。拖着,等援兵来了再说。”
     “援兵?”南竹不解,那眼神明显在问,我们哪有援兵?
     庾庆;“热闹还没开始呢,这才进来了几个人,估摸着司南府的人还没登场,回头有这仙人受的。总之谁能搭救咱们,谁就是咱们的援兵。唉,我等无能,也只能是做墙头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