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一九三章 合作
最快更新半仙 !

    三千年?听着有点刺激,师兄弟三人相视一眼,都不明白。

     庾庆再次喝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什么人?”白衣女子似自问了一声,没给出答案,又赤足走到了没有扶栏的石桥边缘,仰望着上空不语,似寂寥,似深沉,似回忆往昔。

     山谷里忽然起风了,令师兄弟三人略惊,这地下空间哪来的风,四处一看,才发现是山崖下方有邪气喷薄,搅的风起云涌一般。

     “笛笛笛……”

     如风吹来的邪气,令大头又再次鸣叫示警。

     站在洁白光辉中的白衣女子似要迎风飘舞,裙袂飘飘,长发亦在风中飘扬,忽道:“你们愿意猜想我是什么人都行,重要的是你们看到了,我对你们没有恶意。”

     这女人长的不算漂亮,却有一双深情款款的眼睛。

     眼前深情仰望星空的样子,茕茕而立的样子,给人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庾庆指了指她,又指了指自己,“你以这种方式与我们见面,怕不是一句没恶意就能解释的吧,你确定没别的意图?”

     白衣女子:“我可以助你们把那些追杀你们的妖修给解决了。在这地宫,若有我的帮助,你们可以轻易避开任何人。进入地宫的人,帮我杀了他们。”

     不知是不是很久没跟人说过话,此话条理不顺,说着有点绕。

     南竹一手持剑,一手拿着萤石的,一脸纳闷问:“究竟是你帮我们杀了那些妖修,还是我们帮你杀了那些妖修?”

     白衣女子在风中低头,长发飘扬中沉思,最终给出了一个答案,“合作。”

     庾庆:“我们对你一无所知,为什么要跟你合作?”

     白衣女子又换了个答案,“可以是交易。”

     庾庆:“怎么交易?”

     白衣女子:“听我的,我便给你们想要的。”

     庾庆:“你能给我们什么?”

     白衣女子转身面对上了他们,“你这人不太老实。”

     “……”庾庆无语,这都什么跟什么,怎么就扯这来了。

     南竹和牧傲铁倒是忍不住相视一眼,发现这女人眼光还挺不错的。

     “不是…”庾庆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摇了摇头,很是不满道:“咱们无冤无仇,你到底想说什么?”

     白衣女子:“阿节璋是当年主持掘开地宫之人,同来的司南府人员从地宫拿走了云图,此后地宫安静了多年,如今突然接连有不同的人闯入,绝非巧合,说明云图中的秘密有人解开了,才又起波澜。阿节璋的儿子恰好也来了,说是来找云图的,你在说谎,你知道了云图中的秘密,在骗那些妖修。”

     “……”庾庆哑口无言。

     师兄弟三人也算是明白了,看来柳飘飘说的真没错,在这地宫的言行举止皆会被人窥探而去。

     “你不是来找云图的,你知道了云图中的秘密,是来寻找仙家洞府线索的,主墓室没有你想要的线索,线索在我这里,我知道仙家洞府在哪。听我吩咐,事后我告诉你们仙家洞府在哪。”

     师兄弟三人面面相觑。

     南竹试探道:“你说你在此呆了三千年,又说自己不死不灭,你莫非就是那个‘云兮’?”

     白衣女子直接否认,“不是。”

     “呃…”南竹愣住,师兄弟三个都有些懵,眼前除了传说中的那位,想不出还有谁能对上号,南竹又问:“那你是谁?”

     白衣女子似乎不愿面对这个问题,“是谁你们都无处确认,对你们来说,知道仙家洞府在哪,能不能活着离开才是最重要的。”

     庾庆点头,“可以答应你。”

     两位师兄齐刷刷盯向他,南竹手中剑当当敲击庾庆的手中剑,提醒道:“连合作对象是谁都不知道,你痛快个什么劲?”

     “她说的没错,她若真是三千年前的人,不管她说自己叫什么,我们都无处确认,所以我只在乎她说出的话能不能做到,能不能兑现。”庾庆手中剑撩开他的剑,对那女子道:“满足两个条件。第一,先告诉我们仙家洞府在哪。”

     两位师兄又是一怔,感觉老十五这说法是不是太直白了些。

     白衣女子也略有迟疑,“就算现在告诉了你,你怎知我说的是真是假?”

     庾庆:“事后你再告诉我,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你先告诉我,我自会想办法去验证。”

     白衣女子:“两个条件,还有一个呢?”

     庾庆:“你先做到第一个再说。”

     白衣女子沉默。

     两位师兄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好一会儿后,白衣女子思忆着说道:“小云间的具体位置我也不太清楚,出入口在一座山巅,在白云深处群山间的最高峰。”

     庾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这算什么知道,就你这说法,让人怎么找?”

     白衣女子:“山下有一条激流,乘木筏漂流半个时辰左右可看到一座小镇,小镇四周的山上有很多的山茶花,小半天后可见一座码头,又是一座小镇。”

     庾庆摊了摊手:“两座小镇的名字,你不说出地名有什么用?”

     白衣女子:“漂流而过,山茶花的小镇不知道叫什么,码头小镇叫做石矶湾。”

     “石矶湾…”南竹嘀咕默记这名字。

     庾庆疑惑:“听你这意思,你进出过小云间,怎会对小云间外面的地名不熟悉?”

     白衣女子:“徒步出行,唯有一次。”言尽于此,不想多解释的样子。

     好吧,庾庆退而求其次,“天下这么大,三千年过去了,一个小镇的名字还在不在都是个问题,给个大一点的地名。”

     白衣女子想了想,道:“泞州,再其它大大小小的什么地名我记不清了,需要你们自己去找。”

     泞州?师兄弟三人相视一眼,这个州名倒还在锦国沿用。

     庾庆想了想又问,“入口若就在一座山顶的话,怎么可能这么多年不被人发现?”

     白衣女子,“没有进出的办法,你就算站在门口也看不见,更何况上仙离开时已将洞府封印,寻常时候是进不去的。每年第一个朔日的子时会开启一次,只要有月光,站在山巅自然就能看到入口。你第一个条件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第二个条件是什么?”

     庾庆又看了看两位师兄,见两人点头表示记下了,才再提条件,“地图,我要这座地宫的地图,你能洞悉整座地宫的一切,制作一份地图对你来说应该不成问题。”

     白衣女子:“我就是活地图,不需要再做地图。”

     庾庆:“你若食言,我连往哪突围都不知道,我要一份详细的地宫地图,也是为了掌握地形,将地形了然于胸,才好及时作出判断,好帮你对付那些人,你说是不是?”

     白衣女子想了想,“等着。”

     说罢就转身走了,消失在了桥头一端的洞口。

     四周的洁白光辉也突然如潮水般退去,瞬间又变成了黑暗世界,只有三人手上的萤石在发光。

     南竹四处望了望,往两位师弟跟前凑近了些,问:“她是那个‘云兮’吗?”

     牧傲铁:“若真活了三千多年,可能是她。”

     南竹:“三千年,真成了长生不老的仙人不成?”

     庾庆:“仙人会住这种鬼地方吗?还会跟咱们谈合作?老七,你还真信了不成?她若是那个云兮,肯定不是什么仙人,此地的邪气也不是白来的,她应该是修炼了什么邪术。如果所料不错的话,她已变成了邪魔!”

     直接这般毫无禁忌的说出来,令南竹连连示意他噤声,指了指四周,表示对方能听到。

     大家都安静后,南竹又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你们就不奇怪么,为什么偏偏是找我们合作,明明还有其他修为更高的。”

     庾庆:“能进这里插一手的都是什么人?不找我们找谁?找司南府,找千流山,还是找大业司?找那些人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她只要敢露底,只怕连老窝都要被人给端了。”

     南竹唏嘘,“敢情就因为咱们实力弱啊!”

     庾庆左右看了看,“有些手段早先对那些人使过,这次再使起来,效果已经不大了,她也有点怕了,她也另有了准备,从柳飘飘等人的说法就能看出,譬如入口的迷魂阵就是从前没有的。

     最重要的是,她的一些手段对我们三个没用。她之前有没有打算见我们三个,我不知道。我们把柳飘飘等人从她的陷阱里救了出来,她大概是真有点急了,大概是不希望我们再和其他人联手了,才不惜露面和我们谈谈。”

     言及此,他忽大声朝空荡荡的山谷喊道:“那位不死不灭的仙人,是不是这样?”声音在黑漆漆的山谷里回荡。

     “哼!”只有女人的一声冷哼回应。

     南竹和牧傲铁闻言皆流露出若有所思神色,也不得不承认,老十五的脑子有时候是挺机灵的,他们也但愿老十五做出的某些决定是心中有数的。

     他们也担心这边和白衣女子的合作也是与虎谋皮,不过凭着对庾庆的了解,都隐隐感觉到庾庆答应的那么痛快有些不正常,像是憋了什么坏的样子。

     没等太久,那位白衣女子又出现了,从桥头洞窟走来,手上拿着布帛,到了三人跟前递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