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一七九章 有点谜
最快更新半仙 !

    两位师兄说实话现在愣是没搞懂头绪,见掌门师弟似乎有把握,这种可能遭遇危险的事只能是谁是明白人就听谁的。

     何况现在基本上也已经是庾庆说的算了,没办法,一路上吃用都是庾庆掏钱,有时候小小的现实也是现实,虽让人遗憾,但必须要面对。

     两人只能是跟着做,也去破开了木杠,拿出了藏里面的剑和供香。

     香不止庾庆那有,为了多带点,两位师兄那也各藏了一扎。

     跟庾庆一样,剑系腰上,香塞袖子里,就行了。

     庾庆挥手示意走人。

     南竹却还是感觉不对,快步一脚上前,伸手拉住了他,“你确定咱们这样挎剑出去行吗?这没办法解释呀。”

     庾庆:“就外面那帮苦力,跟他们有什么好解释的?”

     南竹叹道:“你确定咱们这样直奔古墓没问题?出了事那就是灭门惨案了。”指了指师兄弟三人。

     “灭不了,还有小师叔。”庾庆扔下话,甩开拉扯,直接过去打开了咣咣响的门。

     一群苦力堵在门口,目光跳过他们,使劲往屋里打量,似乎想看穿他们在屋里干了什么。

     “你们在屋里背着我们偷偷摸摸干什么?”有人质问一声。

     庾庆嗤道:“天上掉了一大堆银子,我们几个不想跟你们分,偷偷摸摸藏了起来,不行吗?”他干脆挑明了我就是要背着你们。

     “……”一群苦力无语。

     南竹和牧傲铁亦相视无语。

     “让开让开,都给我让开。”庾庆推开众人,大摇大摆而去,两位师兄只能是赶紧跟上。

     一群苦力自然发现了他们身上的异常,都看到了他们身上的佩剑,互相看了眼。

     立马有人跟上了,惊奇道:“你们哪来的剑?”

     庾庆压根不把这些人当回事,随口道:“屋里的,床板底下放着的,佩戴着玩玩,你们想要就去找找,说不定还能找到。”

     苦力中有人忍不住有想翻白眼的冲动,什么床板底下的,明明就是你们自己带来的,他们发现这厮简直是直接把他们当傻子了。

     令他们倍感无奈的是,还真的是必须装傻子,不能捅破。

     南竹和牧傲铁竟忍不住同时抬头看了看天,发现今天天气似乎挺不错。

     又有人跟上去喊道:“你们去哪?”

     脚下不停的庾庆背对道:“跟你们说了,好不容易来了,就去逛逛,你们不去,我们去,山里随便走走看看。”

     “随便逛逛要带剑的吗?”

     “我愿意,关你屁事?山里面万一碰上蛇,碰上老鼠什么的,我胆小,带个东西防身不行吗?”

     连蛇和老鼠都怕上了,一群苦力当即没了声音,人家什么都无所谓,压根不讲道理,这还能说什么?

     牧傲铁神情越发绷紧了,南竹服了他,这不看脚下也能走路的。

     再看看前面的小师弟,他更是忍不住轻轻叹了声,发现年轻就是好,做人说话一点都不知道严肃、谨慎,事乱来,话也能乱说的,两个师弟真是没一个让人省心的,这次出山自己怕是要操碎了心。

     然而转念一想,挎剑出来没办法解释的事,似乎已经解决了,似乎真的是担心过头了。

     一群人一起出了院子,走过外面的坪地,又走石阶下坡,下到山间正路上去了后,庾庆也察觉到了不对,回头一看,发现还有七八个苦力跟着,当即停步转身,质问:“你们跟着我们干什么?”

     有人道:“我们也想去看看。”

     庾庆:“要看你们去看呐,干嘛跟着我们?”

     那人道:“我们也想到处看看,但这里好多妖怪,跟着你们安心点,你们是领队,不跟着你们跟着谁?”

     “随便你们。”庾庆没多说什么,扔下话转身而去。

     南竹和牧傲铁皆皱了眉头,带着这么一帮人,还怎么办事?

     找了个机会,南竹拉了庾庆快步上前了些,低声问出了这方面的担忧。

     庾庆:“我说你是不是操心的太多了点,要翻山越岭的,他们跟的上就让他们跟好了,想甩掉他们还不容易吗?真正麻烦的,是这一带的妖修。”

     说白了,再次无视了这群苦力,南竹一愣,不过想想也是。

     一行就此直冲远处的古墓方向而去,看似游山玩水看风景。

     途中不时遇见盘问的妖修,也只是问问他们干什么,对于庾庆三人能不能佩剑,竟一个字都没有多问。

     南竹和牧傲铁渐渐松了口气,也醒悟了,是他们自己做贼心虚想多了,外人根本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只把他们当大喜之日的来客而已。

     两人发现自己的胆子确实不如老十五,确实不如老十五从容淡定。

     深山老林里面的风光着实不凡,时有老树高大遮天,时有古木成林,山间清泉涓涓奔腾不息,花草芬芳,藤萝青苔,山壁如崖,奇石点缀。

     东张西望的一行不断深入山中,渐渐没了正经路,好在这里也有妖修长期巡山踩出的小径可行。

     途中,有一名苦力借口不愿走了,返回了。

     他一路赶快回到落脚的院子,问留守者,获悉右绫罗已经游逛回来了,赶紧去见。

     见到院子里亭内小坐的右绫罗,他当即过去告知了相关情况。

     右绫罗立刻追问:“往哪个方向去了?”

     那苦力四周看了看,指向了院墙外依然能看到的那座戴着绿帽子的山,“途中虽有曲绕,但大致是朝那个方向去的。”

     右绫罗眉头一皱,“难道司南府的目的地真的还是那座古墓不成?”

     这个问题,旁人没办法给他答案。

     孟韦在旁琢磨了一阵,纳闷道:“不扮苦力了,竟还明目张胆挎着剑去了,难道要在这大白天的进古墓不成,未免也太嚣张了,怎么感觉事情有点不对?”

     右绫罗知道他在纳闷什么,“那墓里可不好玩,凭他们三个的修为也敢进去?”

     这边不可能轻易干出与虎谋皮之事,庾庆三人在船行应聘成功后,在那小县城逛街时就被人摸出了修为深浅,重点是针对南竹和牧傲铁的,因不知二人底细。

     孟韦迟疑道:“莫非他们有应对准备,莫非那木杠里的不知名物能对付古墓里的妖邪?”

     正这时,外面又快步进来一个苦力,禀报道:“吴氏金铺尾随牛有庆三人的人回来后,其他人全部露面了,全部朝牛有庆的去向去了。”

     孟韦沉吟道:“难道他们跟牛有庆这边真是一伙的,就是牛有庆敢去古墓的底气不成?若真是一伙的,为何不一起来,反而要分成两帮?”

     右绫罗缓缓深吸一口气,“事情有点谜了,那就不要猜了,回到根本,还是原来那句话,牛有庆身上可能有我们想知道的答案,其它旁支末叶的先别管,只管盯紧牛有庆。孟韦,我这里你不用管,你再带几个人去,亲自走一趟。”

     “是。”孟韦领命而去。

     ……

     山间小路上,秦诀与崔游也开始游山玩水了。

     本地主人也没理由把贺客给关在屋里不让出门,来者是客人,家里的山水风光自然是要让客人欣赏的。

     可崔游还是有些担心,“大掌柜,真是冲古墓去的吗?不会搞出什么事来吧,这大白天的,在主人大婚前搞事就有点过了,一旦搞出什么事来,我们卷进去怕是不合适。”

     秦诀:“我心里有数,先去看看情况再说,若局势不对,咱们就作壁上观。”

     崔游:“我担心的是‘庾庆’那家伙,幽崖那边,他可是挂了咱们铺子的名号。”

     在幽崖备录的时候,庾庆用了本名,没有用大名鼎鼎的那个名字。

     秦诀:“至少他现在没有亮我们商铺的名号行事,众人皆知他是碧海船行的人。”

     他们所担心的是幽崖的规矩,幽崖不会管幽角埠商贾在外面杀人放火的事,前提是你要盖的住,倘若捂不住,那就没办法了,幽崖对外宣称的立场一贯是“中立”二字。

     ……

     见元殿内,已经换上了一身大红袍喜服的洪腾来回踱步在殿内。

     白衣大掌目的身影忽然出现,快步入内,随了洪腾来回的步伐,禀报道:“大王,碧海船行的人也加派了人手赶去。”

     洪腾骤然止步,眉头紧锁,“难道一个个真的都是冲古墓来的?”

     大掌目沉吟道:“看样子似乎确实有这个可能。”

     “一个个不至于都这么嚣张吧?”洪腾费解,张开双臂,看了看身上的喜服,“不是说要借我婚娶的幌子吗?新娘子都没来,本王大喜的时辰都还没到,他们就要开始了不成?难不成现在行事都变这般嚣张了,一个个的连点掩饰都不需要了?娘的,不把本王给放在眼里,也得给妖界点面子吧?”

     大掌目也是满脸费解神色,确实觉得有点不正常。

     道理很简单,一群图谋不轨的人不是故意来搞事的,是冲婚事来贺喜的,然后出了点意外把大家都给卷入了,这起码有个借口能说的过去,现在算怎么回事?

     光天化日明目张胆的跑妖界来搞事,这是不想让人家成亲故意砸人家场子,当妖界好欺不成?

     你能做初一,我就能做十五,莫非真想类似栖霞娘娘事件的后果再重演一次不成?

     真要这样的话,那还来贺什么喜,司南府也没必要搞出什么婚事,直接过来搞事情就行了。

     洪腾忽又道:“不对呀,送亲队伍没到,司南府的人都还没来,这怎么就开始了,不是都盯着司南府来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