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一六五章 雇期一年
最快更新半仙 !

    庾庆摸了把小胡子,颇不以为然,“放心,我即没有姿色,也没有钱,也犯不着和他多打交道。”目光落在铁妙青手中的银票上,“钱既然给了你,就是你的,不用还。”

     对方明知道火蟋蟀带回幽角埠能卖十万两,当初他索要还给了他,他就不会让人家还这个钱。

     铁妙青欲言,孙瓶碰了一下她的胳膊,给了个示意。

     铁妙青会意,有条件就还人家的,说再多没意义。

     她又将银票收了起来,看了眼他们身上背的包袱,“你们这是要离开幽角埠,还是我说错了话?”

     南竹冒出一句,“他说你不高兴,要住客栈去。”

     庾庆慢慢回头看向他,想当众照他那肥脸上来一拳,发现这死胖子有够贱的,就算得不到人,哪怕守在美人身边多看两眼也是好的,关键还老是把黑锅往他脸上蹭。

     结果可想而知,不能去客栈住了,非要去的话就是不肯原谅人家,于是又被铁妙青和孙瓶给挽留了下来,包裹白收拾了。

     于是,最胖的那位又陪着最美的那位聊天。

     块头最大、身材最健硕的那位则一直站在显眼的地方,冷酷且忆往情深的样子看着天,永远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铁妙青颇无奈,发现南竹有够能聊的,上知天,下知地,好像无所不知似的,可她铁妙青是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她不想懂那些,她倒是想知道庾庆的另一面是什么样的。

     就是举世无双大才子的那一面,那个写出了“一朝入得君王殿,了却生前身后名”的那一面。

     她想问问他,你已经入了君王殿,不知是否已经了却了生前身后名?

     她想问问,你想要求的名又是怎样的名?

     一幅题字,仅三个字,就硬生生捧红了一家酒楼。

     她想知道那家酒楼的风味真值得“人间好”那么高的评价吗?

     她更想知道他是怎么想出用“人间好”这个角度来赞美一座酒楼的。

     既然是有机会与一位举世无双的大才子居住在一块,她想听大才子品论诗词赋文的优游华美,想看大才子挥毫疾书、妙笔生花,而不是听一个油腻大胖子说什么江湖故事。

     真要论故事,那位探花郎本身的经历就有够传奇的,有一位能被地母看中收为亲传弟子的未婚妻,他居然弃之而去,听说长的不丑,听说是个大美人呢。

     为什么要抛弃不要?

     那位和一般的男人好像是有点不一样,对美貌好像是没什么兴趣,难道喜欢的是才女?

     她脑海里有和庾庆相识时的画面,有庾庆画符的场景,明明是在装神弄鬼骗人,为什么能画的那般熟练?

     还有那烧过的灰烬中,为何会出现她默写在手心里的两个字?

     为什么又会知道她的丈夫有麻烦?

     哪怕现在想来,也依然是觉得神奇。

     她真的有太多疑问想问庾庆,然而有眼前这个胖子在,她几乎找不到机会和庾庆闲聊,也没办法闲聊,一跟庾庆说话,这胖子很快就插嘴,还怎么聊?

     也一直没机会见识到无双才子绽放才华的那一面,反倒是骂人的粗话听了不少。

     与南竹闲聊,目光偶尔瞥向角落里的院内,能看到绑着马尾辫的庾庆抱臂来回,摸着稚嫩小胡子在院里晃悠的样子,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若不是事先知情,真不敢相信这就是那个百年难得一见的大才子。

     也不知想到了什么,铁妙青忽打断南竹的话,问:“南先生,听说他的字写的很好看?”抬下巴示意了一下那边晃悠的庾庆。

     “呃…”南竹愣了一下,不知她话题为何突然跳到了这里来,嗯了声道:“他确实能写一手好字,这方面我也不如他…这个应该不难理解吧,金榜能考上一甲,字写的自然不会差。”

     “也是。”铁妙青微微颔首,有点惋惜的道:“与他认识至今,还没正儿八经见过他写的字。真是想不通,做个文采风流、名扬天下的文雅名士不好么,为何要弃文从武跳入江湖这滩污水里来。”

     南竹苦笑,心说,大美人,没办法呀,人家不是真的“阿士衡”。

     忽然,牧傲铁迈步走动了,南竹顺势看去,只见庾庆从小院里出来了,明显要出门,不知要去哪。

     他也立刻站了起来,向铁妙青失陪一声,也快步追去了。

     庾庆刚出妙青堂大门,左右一看,发现两位师兄已经神出鬼没的跟在了身边,不由问:“跟着我干嘛?”

     南竹问:“你去哪?”

     庾庆:“我随便逛逛不行吗?”

     南竹:“我们陪你。”

     “陪我?稀罕了,不陪你的美人了?”庾庆嗤了声而去。

     一行逛了一阵后,又来到了“望楼”外。

     三人止步后,南竹和牧傲铁相视一眼,互给眼色,发现果然没猜错,果然是财大气粗出来花钱来了。

     庾庆略琢磨后问道:“见元山的情况,你们觉得是卖最新的情况好,还是旧的好?”

     南竹:“当然是最新的好,但是价钱贵,要六万两啊,还要等十天才能拿到。旧的当天就能拿到,只要三千两,价钱相差悬殊。不过那独眼怪也说了,所谓的旧消息就是今年之前的,时间相差好像也不远,你有钱你看着办。”

     庾庆沉默一阵后,终于又迈步进了楼道。

     门一关,三人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后……

     片刻之后,三人又开门出来了。

     花六万两感觉不值,庾庆觉得没必要,觉得大概掌握一下情况就够了,所以最终还是花三千两买了旧的情况。

     交了定金,东西还没拿到,让三个时辰后过来取货,望楼那边也要时间将“见元山”一带的相关情况汇总整理。

     “幽角埠的身份还没解决,进出妖界都不方便,现在买这个,准备硬闯不成?”

     “不是非得吊死在‘妙青堂’那棵树上,‘鉴元斋’的身份一样有用。”

     “啊,你已经和鉴元斋谈妥了?”

     “嗯,今天好好休息一下,养足了精神,明天把幽居牌一办好,咱们就立刻出发走人。”

     “妙青堂真就不管了?”

     “好事啊!妙青堂没了多好,亡夫给的礼物没了,彻底断了她的念想,不就给了你可趁之机吗?”

     “龌龊,你想多了!”

     “我看是你想多了,也不看看自己又穷又胖的德行,凭人家的姿色,用得着你担心人家过不好吗?换哪个男人都比你强。咱们这种底层厮混的,少做梦,多赚钱,现实点!”

     一行趁着这机会,把整个幽角埠大大小小的街道都给走了一遍。

     后在南竹和牧傲铁的强烈要求下,庾庆以前所未有的豪阔请了他们一顿,灵米饭管饱那种!

     吃饱喝足了,三人又转回到望楼,补了余款,拿到了见元山的情况走人。

     返回了妙青堂后,南竹也没了心思去找铁妙青聊天,三人都窝在了屋里,抱着一堆见元山的情况查看。

     一直看到次日天亮,穹顶上又投下了光柱,三人才收功。

     之后又离开妙青堂直奔鉴元斋。

     崔游已在鉴元斋等着他们,秦诀没有出现,说是有事离开了。

     没有在鉴元斋逗留,师兄弟三人跟着崔游又直奔了那座透着神秘气息的幽崖。

     走近了看,依然是一座陡峭的山崖,与幽角埠隔着一道深渊,有一座桥做连接。

     深渊中不知有什么,漆黑不见底,不时有呼呼阴风上涌,阴气很重。

     崖壁黝黑,桥也是黝黑的,桥很宽,人走在桥上面对那高耸的山崖有自我渺小感。

     桥上有不少体型如狮子般的大猫,白的、黑的、黄的、花的等等,或悠闲漫步,或盘卧打盹。

     再看崖壁上,同样有许多的大猫。

     庾庆终于明白了这幽崖上的点点星光是什么,是这些大猫眼睛里折射出的光。

     桥上人来人往很热闹的样子,来往者皆避开地上的大猫。

     崖壁上有不少洞窟和石阶,来往的人都没资格上去。

     过了桥,崔游凭幽居牌将三人带入了一处地窟,抵达尽头,有火光熊熊。

     一圈火光中间,一张长案,有个肥胖的鸠皮老头,脸上皮肉皱的有点吓人,坐在长案后面的椅子上打盹。

     崔游近前,向那人道明来意,表示鉴元斋要雇用三名伙计,雇期一年,前来办理幽居牌。

     也就是说,庾庆三人的鉴元斋身份只能使用一年,这是秦诀跟庾庆签订契约时谈好的。

     秦诀多少还是怕庾庆会惹出什么事来,尽量缩短了时间。

     庾庆觉得一年的时间差不多也够,也就算了,答应了。

     打盹老头闻声醒来,两眼珠是蓝色的,一只手翻开了簿本,推到了三人跟前,指甲尖锐的食指点了点空白处,让他们填写相关内容。

     这都没什么,就是走个过场,重点是鉴元斋要做担保。

     填好后,打盹老头拄拐起身,肥胖体躯走到一团烈焰前,伸出拐杖在烈火中拨拉了一阵,拐杖横出后,上面托了三个红点点,似乎是烧红的铁块。

     崔游立刻示意庾庆三人过去,该怎么做已经教过他们。

     三人快步过去,纷纷划破了指尖,分别将一滴鲜血滴在了烧红的铁块上。

     滋,滋,滋,接连三声响。

     烧红的铁块上皆出现了一个黑点,在冒着淡蓝色虚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