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一六零章 意外之喜
最快更新半仙 !

    南竹和牧傲铁只好也跟着离开了当铺,多少有点遗憾。

     庾庆一声不吭,直接回到了妙青堂,进了内宅,找到了孙瓶,拿出了“大头”递给,问:“这东西幽崖发过任务,在幽角埠应该能卖点钱吧?”

     孙瓶一看那罐子就眼熟,再看里面的东西,有点无语,让他们稍等。

     没多久,她又把铁妙青给请来了。

     铁妙青确认是火蟋蟀后,多少有些讶异,没想到这只火蟋蟀居然还活着,而且还活得很健壮的样子,记得他们带回的那三只感觉随时要死似的,不由问道:“你平常给它吃什么?”

     庾庆:“骨头,吃剩的骨头就行。”

     吃剩的骨头?铁妙青和孙瓶面面相觑。

     金属罐子放回桌上,铁妙青问:“探花郎打算卖掉?”

     庾庆点头,心里有点腻味,这开口闭口“探花郎”的称呼让他好不习惯。

     铁妙青不知他们为何突然想到要卖这个,试探道:“你们缺钱用?”

     庾庆胸膛略挺,一副我们怎么会缺钱用的样子,“没有,就是发现这东西养着也不知道有什么用,还要花心思伺候,不如卖掉算了。当然,如果能卖出个好价钱来,那自然是更好。”

     南竹微微颔首,同样也不露穷样,家丑不可外扬。

     牧傲铁略侧身看向了轩阁外,现场的事情好像与他无关。

     铁妙青有点犹豫,看向了孙瓶,露出询问意思。

     孙瓶会意,默了默后,叹道:“探花郎,不妨坦白点说,我们现在手头上也不宽裕,你这东西我们还真不好给你开价。价低了对不住你,价高了的话,首先是我们自己手头上紧张,其次是我们转手也未必能卖出去,毕竟这东西到底是什么用途外人不太清楚。”

     “没说卖给你们。”庾庆摆了摆手,又指向轩阁外上空飘来飘去的光点字幕,“你们是在幽角埠干这一行的,问问你们的意见,公开挂售,你们觉得能卖出去吗?”

     原来是这样,两个女人同时松了口气。

     铁妙青保证道:“毕竟是幽崖公开发任务谋取的东西,不管用途如何,在这大量钱财进出的买卖之地,哪怕是买个‘究竟’,也会有人来买,卖肯定能卖出去。”

     庾庆眼睛一亮,忙问:“那卖多少钱合适?”

     铁妙青有些拿捏不定,“这东西也没有价钱做比照,不过凭幽崖的地位,有幽崖为其抬过名气,按理说卖个十万两应该是没问题的,哪怕是想看看这东西长什么样,真正的有钱人应该也不会在乎这点钱。”盯向庾庆,试问,“要不,你挂十万两试试?”

     十万两?南竹两眼瞬间发直,直勾勾盯着那金属罐子,老十五平常扔骨头当狗养的破玩意,乌烟瘴气他们看了都嫌弃的放屁虫,居然值这么多钱?

     牧傲铁看着外面的脑袋拧了回来,也盯向了那金属罐子,孤傲的眼神中也闪过了惊讶。

     庾庆脑子里瞬间嗡一声冲头,脸颊都红了,兴奋的,心里头看到了太阳跳出海面绽放出万道金光的画面。

     差点兴奋到炸!

     他以前也这样认为过的,觉得幽崖发任务的东西应该值点钱才对,只是后来老卖不出去,价钱一降再降都没用,搞的他自己都没有信心了,后来甚至都放养了,跑了也无所谓的那种。

     如今听到了行家的说法,他终于再次振作了起来。

     他腰板都坐直了,心里告诉自己,绷住,要绷住。

     稳定情绪后,他再次确认一声,“老板娘,你确定十万两能卖出去?”

     铁妙青几乎给出了保证,“幽崖发任务的东西,十万两应该没问题。”

     庾庆深吸了一口气,激动之余,对铁妙青的印象也可谓是大大改观了,发现这女人长的确实挺漂亮的。

     不然的话,初次相逢差点被对方摘了脑袋去领赏的事他一直记得,那是他心里的疙瘩,或者说那是铁妙青在他心里的污点,觉得这女人表面貌美如花,实则蛇蝎心肠!

     那次不是他反应快的话,已经命丧在这女人的手上。

     之前,他来到这一见铁妙青的面,脑袋里就闪过了这个印象。

     现在则不然了,可以放下恩怨换位思考了,能谅解了。

     至少现在证明了一点,铁妙青在古冢荒地的时候就知道多出的火蟋蟀能卖不少钱,但他庾庆开口索要后,人家还是给了他,不管是不是当做了给他的酬劳,仅凭这份心,为人由此可见一斑。

     尤其是现在知道了铁妙青那个时候其实也不宽裕,还背负了一身的债。

     他现在发现这女人不但人长的漂亮,心地其实也还是不错的。

     一直沉吟在旁的孙瓶忽在旁插了一句,“小姐,我倒有个想法。”

     众人齐刷刷看向她,铁妙青狐疑,不知她何出此言。

     都等她后话。

     孙瓶略迟疑后,徐徐道:“要我说,不如直接挂五百万两出售!”

     “啊?”庾庆一脸懵,以为自己听错了。

     都懵了。

     铁妙青迟疑,“瓶娘,连什么用途都不知道的东西,卖五百万两是不是太离谱了?”

     庾庆略点头,可谓有同感。

     在他看来,五百万未免也太恐怖了,听着都吓人。

     孙瓶却摇头道:“小姐,有人能花十万两买个稀奇,就有人能花五百万两买个稀奇。做买卖,买卖的物品能有什么用,对有些人来说其实并不重要,有些人不缺钱,买的就是一个稀缺,冲的就是东西的名气。

     这虫子是幽崖给抬过名气的,挂十万两,那它就值十万两,挂五百万两,它便值五百万。其实我还想挂一千万两,就是怕能啃动的人不多,迟迟难以出手的话会导致更难卖出。小姐,我的意思是,妙青堂已经到了这个关口,不如赌一把,只要能做成这一单五百万两的交易,妙青堂这一关就过去了!”

     几人大概听懂了她的意思。

     孙瓶干脆挑明了,对庾庆说道:“这只火蟋蟀交给我们妙青堂去卖,交易成功后,我们抽一成的利,给你四百五十万,就当是你四百五十万卖给了我们。

     事成后,妙青堂给你们担风险,给你们做担保,帮你们办幽居牌。

     如果五百万两卖不出去,妙青堂就算被幽崖取缔了,铺子里的东西我们还是可带走的,应该还能凑个十万两给你,就当是我们买了这只火蟋蟀。”

     转而看向铁妙青,“小姐,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你若还想保住这间铺子,不妨赌一把!”

     铁妙青明白了,这真的是在赌了,一旦输了,不但铺子没了,连一些余财也要变现给人,几乎就是白白在幽角埠做了这些年,要一无所有的滚蛋!

     然而她并未有太多犹豫,若非想保住这间铺子,就不会在明知道幽角埠三年清点期要到,还浪费掉一个向幽崖提条件的机会。

     她有所期待地看向庾庆,“探花郎,您觉得如何?”

     庾庆耸肩,他左右都不亏,高价卖出去了还能发大财,有什么不愿意的,这是白送上门的好事,自然是愿意。

     他摊手道:“你们自己如果觉得合适,我没意见。”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孙瓶就此开始操办,铁妙青自然是再三对庾庆表示感谢。

     接下来就是等出售消息了。

     轩阁内的铁妙青亲自给师兄弟三人斟茶,在场的皆不时看向空中,等待“云光虫”组成的字幕在空中飘过。

     很有可能一下坐拥数百万两银子,庾庆的一颗心是期待和激动的,南竹和牧傲铁看他的眼神也不一样了。

     然而左等右等,等了差不多快一个时辰,还是不见那字幕出现,几人都感觉有些奇怪了。

     见孙瓶反复去了前面铺子几趟回来,铁妙青终于忍不住问道:“茂丰也还没回来吗?”

     茂丰就是指前面坐堂的那个伙计,名叫裘茂丰,朱上彪带着另一位伙计去跑货源后,商铺的伙计便仅剩了那一位。

     就是去幽崖挂一个公开出售消息而已,跑个腿的事,孙瓶这个掌柜自然是让裘茂丰去。

     孙瓶摇头后,迟疑道:“也许是人多在排队?小姐,我去看看吧。”

     庾庆站起,“正好,我也想去幽崖长长见识,一起去吧。”说罢扫了两位师兄一眼,按理说两人应该也会跟去见识一下的,结果发现这两位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南竹就不用说了,明显更喜欢留下来跟铁妙青聊天。

     牧傲铁抱臂靠在轩阁柱子上,微微抬头看着幽角埠穹顶。

     庾庆也不知道他这个姿势保持这么久究竟在看什么,再看下去,真怕这家伙把穹顶给看穿了。

     过去拍了下他的胳膊,“走,一起去幽崖见识一下。”

     此话一出,正合南竹的意,他立马回头道:“是啊,老九,没去过就去见识一下吧。”

     牧傲铁无动于衷,冷冷一句,“没兴趣。”

     南竹无语,对铁妙青报以颇有风度的苦笑。

     庾庆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实在是有点受不了这两位,看不下去了,转身对孙瓶挥手示意,就此双双离去。

     两人出了妙青堂,也不赶,闲聊过街,孙瓶指指点点,为庾庆介绍幽角埠的情况,让庾庆长了不少的见识。

     过桥,出了那小洲不远,路旁酒楼门口突然闪出一人,拦在了两人前面。

     其人对庾庆拱手笑道:“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探花郎来了幽角埠。我家大掌柜久仰大名,特在楼内略设薄宴,还望探花郎赏光!”之后瞟了孙瓶一眼,又补了句,“也是不想探花郎被人给坑了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