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一五九章 鄙视
最快更新半仙 !

    尽管知道庾庆给出了保证应该不会食言,可牧傲铁还是一副与我无关的样子。

     南竹却道:“见元山的事就说见元山的事,不要往女人身上扯,分不清轻重吗?老十五,不是我不愿出钱买见元山的情况,而是搞不清价钱,只怕我们三人身上的钱加一起也不够那价的。”

     庾庆:“这个好办,先问问,买得起就买,买不起就算了。”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师兄弟三个也没了什么好说的,说走就走,立马走人。

     外面的孙瓶和三人照了面,打了个招呼,站在商铺门口目送了三人离去,也不知三人这是要去干什么。

     幽角埠穹顶的天光纷纷渐暗,应该是外面的太阳下山了,穹顶下越发灯火辉煌,那个神秘的幽崖,轮廓也越发清晰。

     经过打听,师兄弟三人最终停步在一间商铺的匾额下,上书“望楼”二字。

     和一般的商铺有所不同,没有大门,至少临街的正面没有。

     楼高两层,这在幽角埠并不容易,譬如妙青堂便是一层。

     因幽角埠地下空间的高度有限,加之过高容易阻碍视线,譬如‘云光虫’组成的交易讯息在空中呈现时就容易被遮挡,所以一般是不允许做成楼房的。

     非要做成楼房也可以,需要与幽崖那边沟通,你需要向幽崖阐述你要做成楼房的原因,如果合理可以被接受,那么幽崖才会同意你做,否则就老老实实做一层,找什么关系都没用。

     望楼临街没大门,一楼却有一道道通往楼上的楼梯,有十几条之多,有的楼梯门口关了门。

     庾庆三人钻进了一间没有关门的楼梯。

     一进楼道,南竹便将门给关上了,楼道内光线暗下了许多,只有门上气窗投射进了微弱光芒,台阶上镶嵌的荧石光芒倒是显眼了不少,但依然是光线不足。

     整个幽角埠的光线本来就不好,再闷进这种楼道,可想而知。

     这个时候的庾庆会下意识警惕四周。

     而这个时候的牧傲铁则永远像条汉子,拾阶而上,走在了前面。

     庾庆跟在后面,南竹在最后。

     三人一步步而上,楼梯坡度平缓却有些过长,估计走了不下于十丈远,三人才终于站在了二楼的平台上,是一间不大的小房间,没有窗户,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回头还能看到刚上来的楼道尽头的大门外光线,但已经因距离原因缩小了。

     “什么情况?”庾庆低声问了句,完全不明所以。

     南竹:“不知道,我是头回上来。”

     牧傲铁:“我也是。”

     两人确实没上来过,以前只是听说。

     听他们这样一说,庾庆下意识握住了剑柄。

     然话刚落,室内突然一亮,屋顶上突然冒出了光芒,似乎是镜子折射出的火光,斜斜投射在一张桌子上。

     接着,桌子后面冒出了一个人,似乎是从地板下钻出来的。

     一看来人的样子,是独目人,大概能确定人家是站在一楼,身子是钻出到了二楼。

     独目人头顶上戴着一只既像小船又像元宝的黑色帽子,帽子两边各挂着一条长长的黑丝带垂肩过胸。

     他一双手掌从桌子后面钻出,并排攀在桌子边缘,规规矩矩整齐放了会儿,旋即有一只手掌翻动,做了个请的手势,“有椅子,过来坐。”

     师兄弟三人看到了桌子对面的一张椅子,走了过去。

     庾庆手在南竹后腰上捅了一下,南竹只好出头在前,坐在了椅子上。

     独目人似乎才看清三人的人数,“是三个人,抱歉,光照着我眼睛,我看不清你们。对不住,这里只有一张椅子,只能怠慢另两位。”

     南竹:“没事。”

     独目人:“告诉我,你们需要点什么?”

     南竹:“我们想知道见元山的情况。”

     独目人:“见元山?我印象中好像只有锦国东部的峦州境内,有一处叫做见元山的地方。你们应该明白,我们不是无所不能的神仙,不知道我所指的见元山是不是你们说的那个。”

     南竹:“没错。”

     独目人:“明确了目标是一件好事,我们可以继续明确交易范围,你们想知道见元山的什么情况?是整体的大致情况,还是具体到了哪个人,或是什么事物。你们知道的,消息涵盖的范围不同,针对性不同,价钱也会不同。”

     南竹看了看左右两位师弟,他们没办法挑明了说我们要知道‘冠风扬古墓’的情况,何况人生地不熟的的跑去,仅仅知道古墓的情况未必稳妥,他只能回道:“想要整体的大致情况。”

     独目人:“如果是整体情况,我有必要再次提醒你们,我们不是无所不能的神仙,无法准确掌握所有的事物,我们只能是提供一些可以查询到的大致情况,所以提供给你们的情况无法保证能绝对满足你们的需求。

     另外,涉及到个人隐私的一些情况,若未公开则不会提供在内,可能会造成你们再次有针对性的花钱购买消息。我们只能保证,我们提供的情况是能查证到的,是较为全面的。我的意思听明白了吗?”

     南竹嗯声道:“知道了。”

     独目人:“要今年之前的情况,还是今年的新情况?”

     南竹:“有什么区别吗?”

     “稍等。”独目人攀在桌子边缘的手放下了,等了一会儿,拿出了一张纸,看过上面内容后,告知,“见元山地域的情况复杂度不高,今年之前的情况,我们今天就能整理出来给你们,价钱是三千两。今年新的情况,需要十天后才能给你们,我们也要去打听一下的,价钱是六万两!”

     此话一出,师兄弟三人皆惊,南竹沉声道:“过气的消息,也要卖三千两?”

     独目人:“三千两很便宜,不贵的。你们自己花钱花时间去打听的话,付出三千两的价值,掌握到的情况肯定没有我们提供的全面,我们是有积累的。正常情况下,来这里的人,都是花钱买时间的,一定是物有所值。

     如果连三千两都不愿花…恕我直言,你们平常的能力可能比较低,正常获得上可能也比较低,如果是付出与回报不成比的话,可能不适合来望楼这种地方购买消息。”

     一听这话,师兄弟三人的脸色都变了,感觉被鄙视了。

     南竹和牧傲铁也就罢了,庾庆不服,听了有点火大。

     老子进过皇宫、见过皇帝、考上过会元、考上过探花、十几万两银子都花过的人,竟然被一只独眼怪给鄙视了,当即反击道:“只要你能提供我们想要的信息,多少钱都不是问题,我们想知道幽崖内部的情况,多少钱,你说吧!”

     南竹和牧傲铁竟同时点了点头,发现还是老十五脑子好用。

     独目人依旧是平静的语气,“这种玩笑不能开,我当你们是在开玩笑,如果你们确定你们的确有这种需求,我们只能是把情况通报给幽崖,至于幽崖会怎么处置你们,会让你们知道多少情况,不是我们能左右的。你们确定你们还想刺探幽崖内部的情况吗?”

     “……”师兄弟三人脸上扳回一局的嘚瑟劲瞬间荡然无存,皆哑口无言,那神情不知是尴尬还是心虚。

     尤其是庾庆,那叫一个凝噎无语,再嘴硬一个试试?

     独目人又道:“没有贬低你们的意思,我习惯了就事论事,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如果造成了你们的反感,我表示抱歉。三位,请问我们还需要继续交易吗?”

     还怎么交易?三人相视一眼,三人身上的钱凑一块都不到一半,交易个屁。

     南竹干咳一声,“容我们回去考虑一下。”

     “好的。三位贵客慢走,恕不远送。”独目人话毕身子一矮,又消失在了桌子后面,有点动静。

     庾庆一个闪身过去,想看一眼桌子后面什么情况,只见到一块板子合上了地板上的缺口,未看到什么。

     紧接着三人眼前一黑,屋内的光芒彻底消失了。

     这突然由明亮进入黑暗的状态,真正是让人感觉黑的一塌糊涂。

     旋即又闪现一团柔和亮光,牧傲铁摸出了火折子,三人又排着小队摸黑下了楼梯。

     走到门口开了门,又重新走回了幽角埠街道上,师兄弟三人才算是松了口气。

     “让人看扁了吧?老十五,不是我说你,但凡你当初那十几万两银子稍微留那么几万两,咱们今日何至于受此奇耻大辱!”南竹嗟嘘埋怨。

     庾庆黑着一张脸左看右看,冷哼道:“走,找一家当铺去!”

     南竹和牧傲铁齐刷刷看向他,眼睛皆一亮,明白了,这位终于要动用压箱底的东西了!

     “随便去哪边,多的是。”南竹拉了他胳膊,随便指了个方向。

     师兄弟三人又一阵风似的去了,没走多远,便涌进了一家主业似乎就是干当铺的商铺,至少铺门口看起来是如此。

     庾庆终于往柜台上拍出了他那瓶玄级点妖露。

     老掌柜过来亲自掌眼后,开了价,“一觞用过的玄级点妖露,七千两!”

     庾庆顿时两眼瞪大了,“掌柜的,你看清楚没有,一万两一觞的东西,才用了两三滴而已,起码也得估个九千两,七千两未免也太黑了吧?”

     老掌柜:“小兄弟,道理不是你这种一加一等于二的算法。这种东西,只要是一开封,价钱就得打折,更何况还是用过的。你想想,能用得起这东西的,会在乎那万把两银子吗?一般都买那种完好无损的,你这种若不是价格上有相当优惠,是卖不出去的!给你七千两,我也赚不到多少。就这个价,你想的通就卖,想不通就…”东西放回了柜台上,挥了挥手,请走不勉强的意思。

     庾庆火大,一把抓回了东西,扭头就走,转眼就亏两千两的事不能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