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一五一章 抓阄
最快更新半仙 !

    远远一瞅见这三位不服自己做掌门的师兄,庾庆心里就冷哼哼。

     确实有点不太愿意让这几位也涉及洞天福地的宝藏,真要是找到了的话,人家也出了力,占多大份,讲的清?

     外人的账好算清,自家人的账不容易扯清。

     他对这三个师兄各有评价。

     二师兄就那四个字,道貌岸然!

     七师兄,自以为是个冷酷的胖子。

     九师兄,自以为是个高傲的武痴。

     三人在庾庆心里统统四个字:自以为是!

     还可以加两个字,废物!

     小师叔走到了篝火旁,观摩了一会儿比试,在那笑着啪啪鼓掌赞赏,表示三人打的不错。

     庾庆则抱臂胸前,“嗤”了声,一脸的不屑,觉得小师叔虚伪了。

     他就不明白了,小师叔对他一个不高兴就不客气,对那三个家伙却是温和的很,每次给钱的差别也很大,总之他长期以来一直是玲珑观最穷的那个,见谁都他娘的是要饭的那一个。

     鼓掌赞赏的动静里有让停下的意思,三位比试者很快收了拳脚站定,纷纷向小师叔抱拳行礼,一副献丑了的样子。

     然与庾庆目光一对上,三人立马一个个冷哼,偏头看向一旁。

     连‘你怎么回来了’之类的都没问,完全是连表面都不愿做了,就是不服、不满,见面就要翻脸的架势。

     这要不是被小师叔事先“压制”过了,直接就能动手了,打不过也得打,这不一直在日夜勤修苦练么,为的就是找机会一雪前耻!

     以前关系都还好的,三个大的以前都还挺让着小师弟的,可自从掌门的位置给了庾庆后,师兄弟之间就翻脸了。

     小师叔对庾庆偏头示意了一下。

     庾庆这才摸出了藏宝图,往篝火旁站,招呼了一声,“都过来,有事商议。”

     小师叔走了过去,见那三人还是一副置之不理没听见的样子,当即脸色一沉,“你们三个搞什么,掌门有重要事情与你们商议。”

     二师兄高云节淡然不屑道:“他能有什么重要事?”话虽这样说,但脚下还是动了,还是走了过去。

     七师兄南竹和九师兄牧傲铁也就凑合着过去了。

     摆明了都是给小师叔面子。

     其实小师叔的年纪只和三十来岁的牧傲铁相仿,还不如另两位大,南竹四十出头,高云节差不多五十了。

     不过三人都服小师叔,没办法,这些年,大家用的都是小师叔赚来的钱。

     小师叔每次上山,就给大家发钱,这人品没得说。

     待四人都到了跟前,庾庆对他们展开了那幅画,先让大家看了个清楚,然后将画对折,对着篝火,又再次搓动,直到套出了那八个字,才问:“看出什么没有?”

     三位师兄狐疑,不明所以,没那个意识,自然也就不知道庾庆在搞什么。

     还是小师叔伸手将那套出来的八个字一个个指了下,三人才看出了名堂。

     “欲得长生,同穴之地…”三人嘀咕了一声,各自惊疑,其实看不太懂,但都看懂了‘欲得长生’四个字。

     小师叔问:“你们在江湖上行走时,可听说过‘小云间’?”

     三人皆一愣,联系上‘欲得长生’四个字,二师兄高云节忽惊呼道:“这莫非是传说中‘云图’?”

     小师叔看向庾庆。

     庾庆轻轻干咳一声,“是‘云图’,但不是真正的‘云图’,真正的‘云图’已经残了,这是复制的,为了弄到这东西,我差点丢了性命,又不知花了多少心血才勘破了这宝图中的秘密……”

     之后将他怀疑冠风扬古墓就是图上所指的‘同穴之地’的想法说出,最终道明了来意,“我这次紧急赶回来,就是想带两个帮手出山,一同去探寻此地。若真能找到传说中的洞天福地‘小云间’,自然是我玲珑观的大造化,不知哪两位愿意随我同往?”

     突然砸出一个这么大的惊天消息,三位师兄都震惊了,也都两眼放光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都难以置信,没想到一个小小玲珑观还有机会参与到这种事,这也太不玲珑观了。

     回过神后,二师兄高云节道:“为什么要跟你同往?这事我们自己去找就好,不与你这小人为伍!”

     “没错。”

     “我们师兄弟三个就能办。”

     庾庆顿时一肚子怒火,立马转身面对小师叔,“师叔,你看到了没有?”

     言下之意是,看到没有,这就是你让我告诉他们的后果。

     小师叔一张脸也沉了下来,冷目扫过那三人,“咱们这掌门,贪财好利,其实我也看他不顺眼,我都不知道师兄为何要选他做掌门!”

     一听此言,庾庆脸都黑了。

     “今天,我终于明白了。他只是贪财好利,但在大节上不亏,这才是我玲珑观弟子的根本。他明知道自己和你们有恩怨,却依然对你们不设防,依然将这么重大的秘密坦然告知你们,反观你们,简直令人毛骨悚然!”

     听了这话,庾庆脸色缓了下来。

     话说的重,且诛心,高、南、牧三人则露了心虚,略有些尴尬。

     “你们自己说吧,若你们是玲珑观掌门,碰上了你们刚才这样的玲珑观弟子,可怕不可怕?”

     高云节忙道:“师叔,我们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他这小人着实令人不屑为伍。”

     庾庆顿横眉竖眼,手一指,“老东西,你把话说清楚…”

     小师叔一把将他手打了下去,也打断了他的话,“老二,他是不是小人另说,我问问你们三个,若是你们私下掌握了如此重大的秘密,扪心自问,能不能坦然告知我们?不用给我答案,在心里告诉你们自己就行。在心里问问自己,遇上了类似的事情,谁更适合当掌门!”

     三人不吭声了,似乎真的在心里默想。

     小师叔又道:“也不要啰嗦了,门派内部的矛盾在内部说,现在是说出山的事,是外面的事,内部恩怨先放下。要两个拎得清里外的人,谁愿意站在本门弟子的立场陪掌门走这一遭?”

     三人又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其实对寻宝的事都有强烈兴趣,但又放不下姿态。

     看他们的样子,小师叔一个闪身,飞过篝火,飞落在大殿台阶上,快步进了殿内。

     一会儿再出来,再到几人跟前,手掌里亮出三个纸团,“抓阄!”

     三人相视一眼,犹犹豫豫。

     小师叔又催了一声,“快点。”

     三人这才伸手,各自挑了一个到手,摊开后,凑到一起看内容,连庾庆也忍不住伸了个脑袋过来看写了个什么东西。

     其实也没写什么,三张纸块上,两张上面点了墨迹,一张空白。

     七师兄南竹和九师兄牧傲铁抓到了有墨的,二师兄高云节拿到了空白的。

     那么意思很简单了,南竹和牧傲铁出山,高云节留守。

     小师叔最终拍板,“那就这么定了,老七和老九陪老十五走一趟。都别在这碍眼,趁夜走,都收拾东西去吧。”

     南竹和牧傲铁一起拱手领命状,随后转身而去。

     庾庆也转身准备去了,这一路风尘仆仆的,也要洗一下。

     剩下个老二高云节,手里拿着一张白纸,欲言又止,其实他还想争取一下的,譬如老七和老九都是初武境界的修为,他是上武境界,他出山的话更合适协助庾庆。

     然而那种话又说不出口,犹豫再三,也只能是看着小师叔离去的背影默默化作一口气吐出,没办法,认了……

     沐浴出来的庾庆一回,便见小师叔站在自己房间门口等着。

     两人入内后,庾庆笑着调侃了一句,“你这次回来怕是又给了他们不少钱吧?”

     小师叔:“我给他们的钱是我的钱,关你屁事?”

     庾庆呵呵,“你事情做的不地道,厚此薄彼,以前每次给他们一给就是以百两计,而我呢,打发小孩似的。”

     小师叔冷笑,“那你怎么不说你这身修为是花了多少资源堆出来的,你们师兄弟几个,修炼资源都往你身上倾斜了,他们年纪一大把了,修为还不如你,你还好意思了?同门弟子,他们总得得一头吧,得个舒心是起码的吧?再说了,十几万两都能随便撒出去的人,还计较那几两银子干嘛?”

     庾庆抬手,“打住!你当我放屁,这事不要再提了!”

     一说那十几万两的事,他就心痛到不想回忆,又得努力告诉自己事情已经过去了。

     小师叔其实一直想找机会问问他那么多钱怎么来的,有点惊奇于这厮的赚钱能力,才出去多久,就能搞到十几万两银子,这可不是小数目,这得抵他多少年了。

     关键是,那厮还要一边忙更重要的事,譬如大考。

     然而庾庆摆明了一副要吐血的狗样子,死活不肯再提这事。

     他暂时也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多问,只能是先交代正事,“我再提醒你一次,这次出门,不管你们在门内有什么恩怨,到了外面,都是自己人。你修为比他们高,又是掌门,这次既然把他们带出去了,就得把他们一个个活得好好的给带回来,咱们玲珑观弟子不能再少了,一个都不能少。不管你愿不愿意,你必须有这个心胸,也是你这个掌门的责任!”

     庾庆被他说得略有触动,却故意摆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一代代的就喜欢念这种经,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换上干净的外套后,他又从脏衣服里面翻出了一卷字画,正是封尘剑诀,直接扔给了小师叔,“天有不测风云,万一真出了什么事回不来了,你不妨看看,这应该是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