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一三六章 远去
最快更新半仙 !
    庾庆也无意随便得罪人,加之见那疤脸汉子精气神十足,似乎也不像是什么好惹的人,当即朝疤脸汉子拱手道:“若是刚才叫嚣惊扰了,还望恕罪。”
     疤脸汉子面无表情,侧身让开了,把钓鱼老汉完全让出在庾庆视线中。
     庾庆略怔,跳下了马,又客气拱手道:“可是吵到了老先生钓鱼?在下先行赔罪了。”
     “唉!”钓鱼老汉轻轻叹了口气,“偌大个京城,真的就容不下你吗?真的就要非走不可吗?”
     庾庆心弦瞬间紧绷,一只手下意识握住了剑柄,质问:“老先生是何人?”
     钓鱼老汉没说自己是什么人,“事情已经过去了,你辞官的事也可以走正常章程,御史台那边还未批准,你现在回去还能一切如旧。若是不喜欢跟那些文官混,我也可以将你安排去军方,只是这样一来,就逆了你父亲的意,你父亲应该还是希望你能操持政务、料理万民生息的。”
     庾庆沉声道:“你究竟是谁?”
     钓鱼老汉惆怅道:“当年的事,是我的疏忽,有人趁我不在京城对你父亲下了手,我若及早察觉到异常,你一家人也不至于遭那般噩运,是我对不起你父亲,对不起你全家。”
     庾庆有点纳闷,他对京城官场上的人物是真的不熟悉,接触的时间太短是一回事,另就是从头到尾都没想过自己要留下,这方面压根没上过任何心,甚至是没概念,鬼知道这是谁。
     突然冒出这么一号人物,听那话里的意思,又是阿节璋的友军。
     这一个个的,只要在自己跟前冒出来的,都说是自己是阿节璋的朋友,也不知阿节璋在天之灵能含笑否?
     听不到回应,钓鱼老汉回头了,问:“你父亲没跟你提起过老夫吗?”
     庾庆叹道:“您不说您是谁,我哪知道有没有提起过。”
     钓鱼老汉叹道:“老夫应小棠!”
     “呃…”庾庆一怔,旋即一惊,这个他有听说过,当即躬身行礼道:“小子拜见国公。”
     应小棠放下鱼竿,站了起来,面对着问道:“我说了,事情已经过去了,可以重新开始了。我再问你一次,要不要跟我回京?”
     庾庆略默,拱手道:“国公好意,小子心领了,好马不吃回头草,既已脱身,就不想回去了。”
     应小棠又是一声轻叹,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本来,我是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也要把你带回去的,哪怕是为了给你父亲在天之灵一个交代。
     然就在刚刚,从你那声长啸中,老夫听出了挣脱束缚后的无尽快意。才知,原来你是真的不喜欢在这京城被约束,是真的想摆脱离开,也算是明白了你为何要突然辞官,之前是想不通的。
     既是打心眼里不愿意,勉强你又有何意义?
     所以,我决定了,由你去吧。
     不过,有件事我还是要提醒你,当年杀害你一家的幕后凶手还没有揪出来,你就算退出了官场,人家会不会放过你谁也不敢保证。
     人在规则之内,有规则之内的玩法,规则之外则被规则所弃,你将面临没有任何规矩可言的境况。
     你走了,脱离了我们,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该帮的我们可以帮你,但我们的精力要做我们该做的事情,不可能一直围着你转,因为你没那么重要。
     所以,你要想清楚了。
     我最后再问你一次,是与我们志同道合,共克时艰,还是要独善其身?”
     这个问题,庾庆已经考虑了很多次,深知自己一回去立马就要惹麻烦,他想躲都躲不掉的,那个四科满分会元的身份真是把自己给坑死了,这是应小棠他们永远都不会明白的。
     所以,他无须再考虑什么,直接拒绝道:“谢国公好意,小子生性疏懒,难担重任,还是一边玩去吧。”
     应小棠抓着胡子点头,他说话算话,话到这个地步,果真是不再勉强了,然还是忍不住一问,“此去,不做官了,准备干点什么,人总要面对现实,总要生活吧?”
     见被放过,庾庆舒出肺腑一口闷气,笑道:“弃文从武,快意恩仇,江湖上逛逛去。”
     弃文从武?
     无论是应小棠,还是那疤脸汉子,皆被搞的一脸错愕。
     应小棠哭笑不得,“你这小子性子确实有点野,怎么想起一出是一出,你堂堂四科满分的会元去跑江湖,你觉得合适吗?”
     庾庆:“正因为已经有过会试的四科满分,文之一道,小子已经玩到了巅峰,再玩下去也没了意思,不如去另一条路上耍耍看。”
     “……”应小棠无语,发现有天赋的牛人说话就是不一样。
     稍沉默,伸手了,握住庾庆腰间的剑柄,拔剑而出,轻抚锋芒,问:“行走江湖,快意恩仇,剑利否?”
     庾庆:“不知道。”
     应小棠忽冒出一句,“高则玉和城门守将李旗是不是你杀的?”
     庾庆毫不犹豫道:“不是,不知国公何出此言?”
     应小棠手抚着剑上豁口,嘴角绷了绷,淡然道:“只是一问,不是最好。”说罢将剑插回了庾庆腰间的剑鞘内。“你既不肯跟我回京,此来就当是为你送行,老夫就不远送了!”
     “不敢,小子拜别国公。”庾庆拱手深鞠一躬,又朝那疤脸汉子拱了拱手,旋即转身而去,翻身上马,拨转坐骑,两脚跟用力一敲马腹,就此隆隆驰骋而去。
     眼看快马上了官道,一路远去,应小棠揪着胡须道:“有点邪性!会试能考出个四科满分,还敢刀头上舔血,又能睁着眼睛说瞎话,阿节璋这是调教出了个什么样的妖孽…年少轻狂,不知天高地厚啊,年轻真好,肆无忌惮,能走多远,老夫倒是有些拭目以待了。”
     ……
     有些事情,纸是包不住火的。
     皇帝因旧怨将阿士衡的状元贬成了探花,探花郎一怒之下摔冠辞官而去,这消息很快便轰动了整个京城,甚至是快速轰动了整个天下。
     尽管锦国朝廷方面说是谣言,不断出来辟谣,说阿士衡只是正常辞官,奈何之前放出风声的人也没想到自己还要把风声给收回,风已经吹出去了,又如何能收回。
     加之阿士衡是四科满分的会元,此等才华居然考不上状元,本就很让人意外,加上阿士衡摔冠而去的事件,似乎坐实了那个谣言,整件事顿时成了人人乐道的传奇故事一般。
     而钟若辰姐妹两个成为了司南府掌令地母亲传弟子的事,也陆续传出了风声。
     不过对普通百姓来说,更愿意说道的还是探花郎摔冠而去的故事。
     “听说了没有,探花郎摔冠而去的事情传出后,殷国公主公开向阿士衡喊话了,说愿意嫁给阿士衡,让阿士衡去殷国娶她!”
     “听说了,咱们锦国不要的人,人家殷国想要,这有点打锦国的脸呐。”
     “嗯,你们要搞清楚,殷国公主是说嫁给阿士衡,可不是纳阿士衡为驸马,是让阿士衡娶她!”
     “啧啧,这阿士衡若真奔殷国去了,那这事就热闹了。”
     “是啊,听说殷国‘大业司’的执掌是地母的师兄。师兄跑去殷国做了大业司掌令,师妹就来锦国做了司南府掌令,师兄被封为了‘地师’,师妹就被封为了‘地母’,两国一直有点别苗头的感觉。若锦国四科满分的探花郎若投奔了殷国,娶了殷国公主,那还真是个乐子。”
     “也不知那殷国公主长什么样,能给什么条件,若是人长的不错,又条件丰厚的话,干嘛不去?换我肯定就去娶了。”
     “你是你,人家探花郎是才子,不是你这般贪财好色之人,定是不屑的。”
     一酒家,躲在角落里吃喝的庾庆听着一群江湖路人的议论,实在是有些无语,某公主喊着要嫁给他的事,他前几天就听说了。
     什么公主的他是不可能娶的,刚逃出一牢笼,不可能又把自己往另一处牢笼里送。人家公主连他人都没见过,愿意嫁他无非就是看中了他所谓的‘才华’,问题是他这‘才华’压根经不住考验,没必要去找死。
     何况他也不是真正的阿士衡,有些事情当笑话听听就好,如今他已把自己和那个‘阿士衡’做了切割,认为自己只是个单纯的江湖中人。
     反倒是钟若辰姐妹两个被地母收为了弟子的事令他颇感意外,没想到姐妹两个竟有这么大的机缘,难怪那天是司南府的人亲自把文若未给送来的,此事文若未居然只字未提。
     “我贪什么财,我若真贪财好色的话,现在就有个发财的大好机会摆在眼前。”
     “呵呵,有发财机会,你还能不去?财路在哪,说来我去探探。”
     “照州水灾呀,数十万人流离失所,成了饥民。这个时候,你给点钱就有的是人愿意卖身,一个姿色不错的姑娘,十两银子随便买下,洗干净了转手就能卖个百两以上,这是多大的利?一般的劳力也大有赚头。只要准备点本钱去做一趟‘人贩子’,轻易就能翻着倍的赚回来,数十万饥民不是财路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