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一二一章 混账东西
最快更新半仙 !
    轩阁内,一张圈椅,一个人静坐。
     没人陪,没茶水,没其它任何陈设,四面通风的轩阁内也无任何照明,幽幽暗暗。
     遇上有事的时候,梅桑海就喜欢这样不声不响的独自坐在这里,看着阁外昏暗灯光和月光交相辉映的一树树暗香,看树枝在幽暗光影下的形态。
     管家孔慎走入了轩阁内,提醒道:“老爷,该休息了。”
     梅桑海:“狼卫都直接进城了,不消停下来,谁也休息不安心。”
     孔慎:“正要告诉老爷,狼卫已经出了城,暂时没了动静。”
     梅桑海:“狼卫到底在干什么?”
     孔慎:“不清楚。关键事先毫无征兆,说出动就突然出动了,详情还有待了解。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狼卫确实是太嚣张了,已经明令为城外驻军,却是说闯进城就闯进城,简直是肆无忌惮!”
     梅桑海反问:“宫里那边有动静吗?”
     孔慎:“宫里目前没有任何异常迹象。”
     梅桑海那看不清的面容往后靠了靠,叹了声,“看到了吧,嚣张也是陛下纵容的。没办法,陛下既想驱使司南府助他长生,又怕司南府那边失控,那个地母可不是谁能管住的,只能倚仗军方的精锐力量对其进行制衡。司南府是他一手纵容的,狼卫也是他一手纵容的,你说谁对谁错?”
     孔慎听的唏嘘摇头……
     天微微亮,庾庆又出门了,正常的早班点卯。
     马车一路踏踏敲响清晨的街道,将其送到了御史台。
     人刚进御史台,又见林成道在走廊拐角挥手,遂走了过去。
     两人见面打了招呼后,庾庆也关切着问了句,“昨天军方那动静,你姑姑那没事吧?”
     林成道:“应该没事,我打探了下狼卫昨夜给兵部的报由,说是途中袭击列州举子的凶手被他们发现了,情急之下来不及上报才采取了手段,解释了狼卫为何突袭夕月坊和突闯入城内,夕月坊暂扣的人当晚就都放了。下班后,我再去看看。”
     “哦,那就好。”庾庆随便敷衍了两句,便回差房点卯去了。
     签到后,他便又在那等。
     等了好一阵,才又见裴青城不疾不徐来到,庾庆立刻出了差房跟了上去,一直跟进了裴青城的公务房内。
     茶水、文书什么的又有人流程似的往裴青城的案头上放。
     裴青城不时朝老老实实旁站的庾庆瞅上两眼,待案头东西都递交好了,他才挥手让其他人退下了,又问庾庆,“听说昨晚跑去吃请了,还给人题字了?”
     庾庆抬头,略显错愕,忍不住问了句,“大人怎知道的?”
     有点怀疑是不是林成道对外声张了。
     裴青城哼道:“能不知么,一幅‘人间好’的题字将一小馆子捧上了天,如今连我都知道了夕月坊有一处叫‘小鲜楼’的馆子,连我都想去看看究竟有何好吃的,竟能让堂堂探花郎尝后留下‘人间好’的感慨。
     还看不明白吗?人家借你的名气连夜为自己的馆子打招牌。以后再题字时,自己先考虑清楚了。
     再就是吃请什么的,自己要长个心眼,你现在是朝廷命官,什么人的宴请能去,什么人的宴请不能去,必须要划清界限。你是御史台的人,向来是我们在这事上参别人,你别反被别人给参了。”
     是叶点点那边放出的消息?庾庆心里嘀咕着。
     裴青城随后又补了句,“那个‘小鲜楼’的东西,真有你说的那么好吃?”似有些好奇。
     想着昨晚吃了人家几千两银子,庾庆没说不好的话,又想起林成道给的好处,遂主动道:“下官觉得还好,挺雅静的,就是东西有点贵,不过是咱们文库库理林成道的姑姑开的,让林成道帮忙安排的话,应该是比较实惠的。”
     裴青城若有所思,不知在想什么。
     庾庆自然也不忘自己的事,这次是打定了主意要走人的,又从袖子里摸出了昨天就准备好的辞呈,走到案前双手奉上,“大人!”
     裴青城目光定格在他手上,眼皮跳了跳,问:“什么?”
     庾庆谦卑道:“辞呈!”
     裴青城一字一句道:“不准!”
     庾庆双手将辞呈放在了案上,后退开了说道:“大人,这官场真的是不适合我,还请大人成全!”
     谁知裴青城一把抓起辞呈便摔回了他的胸口,“没写好,回去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庾庆看着落在脚下的辞呈,愣住了,连看都没看,就说没写好?
     这回他终于明白了上回的辞呈是怎么回事,不是他没写好,而是人家不同意的借口而已。
     庾庆当即捡起地上辞呈,再次双手奉上,“大人,下官心意已决…”
     裴青城怒斥打断,“你决什么决?你当这京城是什么地方,由得你想辞官就辞官?你的出身背景,注定了你一脚踏进京城就卷入了漩涡,注定了你一脚踏入仕途就没有了退路。
     外面到处传你丢了状元的事,你以为是哪来的风声?这是有人在蓄意传播!我告诉你,就是有人在针对你造势,就是有人意图对你不利,这个风口上你还敢节外生枝,脑子进水了吗?
     我把你留在身边是为什么?就是怕你行错踏错,就是为了把你放在身边庇护,是为你好!你的辞呈我不准,现在立刻拿着你的辞呈滚出去,该干什么干什么,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庾庆无语,这一个个的,都说是对自己好。
     这个也说抱过他,那个也说抱过他。
     这个表示在保护他,那个也表示在保护他。
     这个好像跟阿节璋是一伙的,那个也好像是跟阿节璋一伙的,鬼知道是真是假。
     阿节璋一家子当年是被谁害的?
     谋害阿节璋一家的人为什么要把派出的凶手给灭口?
     阿节璋为什么不敢轻易跟自己人联系?
     这不明摆着的嘛,连阿节璋都怀疑是自己人干的。
     所以这些个鬼话,他庾庆压根不信,不管谁说什么,他一个都不信。
     他不清楚阿节璋跟这些人的事,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去甄别敌我,但有个道理他还是懂的,那就是坏人不会说自己是坏人,都说自己是好人。
     这些都可以暂且不管,最要命的是他现在没办法再滞留京城。
     十几天后的锦国大庆,他就算告假把明先生给请来了也没用,请明先生就必须要找到小师叔,必须要小师叔和明先生配合才行。
     姑且不论小师叔答应了明先生殿试是最后一次麻烦人家。
     他不可能既跑去找明先生,还跑去找小师叔,两边根本不顺路,甚至是天南地北的。他肯定是要先去找到小师叔,然后再让小师叔去找明先生,问题是谁敢保证能顺利找到?
     时间上不宽裕,十有八九来不及了。
     还有后面和钟府的婚事,怎么办?
     没办法留了,既然迟早要走,不如早走!
     可眼前,他面对的是御史中丞,也不可能摁着裴青城的脖子逼人家答应。
     看人家的态度,他只能是拿着辞呈先暂且退下了。
     待他一走,砰!裴青城一掌拍在了案上,气的骂了一句,“混账东西!”
     公务他也没了心思处理,又起身了,重新端了官帽戴上,就此离去,要找人去商议此事。
     有些事情他能拦一时,不能拦一世,全天下也没有逼人做官的道理,做错了事算谁的责任?
     所以他必须去找人商量,必须得想办法化解‘阿士衡’的去意才行……
     回到自己当差的房间,庾庆刚坐下不久,便看到了裴青城从窗外离去的身影,不知想到什么,立刻起身,一路悄悄跟到了御史台门口。
     确定裴青城是乘马车离开了,他又回到了差房,琢磨了一阵后,他找了六张空白帖子,当场写了几张请帖,又各写了一份地址夹在请帖内,然后离开差房出了御史台大门,找到了候用在外的车夫和两名护卫。
     庾庆把请帖交给了三人,交代道:“我中午要宴请这六人,你们各去两处递帖子,里面附有各处地址,我等你们消息。”
     请帖是发给詹沐春、许沸和苏应韬四人的。
     护卫和车夫自然是各自领命。
     庾庆从马车内拿了自己的便装,返回了御史台内等着……
     半上午过去后,两名护卫和车夫才陆续回来交差,接到请帖的六人皆有回复。
     苏应韬四人皆欣然表示一定会赴宴。
     许沸那边却说没空,连理由都没有给一个,反正就是不来。
     詹沐春也是没空,送信的护卫也说确实没空,说找到詹沐春时,其人正在准备离京公干。
     不过詹沐春回了一封手书,庾庆打开一看,是詹沐春在表示抱歉,表示实在不巧,说是与京相邻一带发了水灾,造成大量百姓流离失所,灾民很有可能奔京城来。
     信中说这不是小事,他要陪同上官紧急奔赴事发之地现场勘查,确定灾民数量后京城这边才好做应对的筹备。
     说当士衡兄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他可能已经随上官出发了,再三抱歉,表示返京后会回请。
     庾庆看后无话可说,只能作罢,让护卫和车夫在外面等着,说自己要不了多久就出来。
     回到差房后,庾庆换了衣裳,穿上了便服。
     官府脱了下来折叠了个整整齐齐,官帽端正在上。
     他就此端了东西直奔左史的公务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