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一零八章 真家伙
最快更新半仙 !
    “哎哟,士衡,怎么搞这么晚回来,累着了吧?”
     庾庆一脚踏进东院,便见到了立马起身而来的文简慧,后者那叫一脸的关切,也真的是等了好一阵了。
     庾庆有点意外她会在这里等着,当即拱手行礼,“还好,不累。”
     文简慧嗯声否认,“天还没亮就出去了,兜兜转转忙到天黑才回来,怎么可能不累。”回头立刻对跟着的左右丫鬟道:“还愣着干什么?没看姑爷劳累了一天吗?快去催人上热水,催人上热饭呐!”
     两个丫鬟立刻应声提着裙子小跑了起来。
     庾庆欲言又止,算了,问:“婶婶可是有事?”
     文简慧能有什么事,她的忙都在嘴上,把自己的情绪当了真,自己感觉又忙又累而已,叹道:“没什么,就是过来看着点,我要是不操心点,这帮下人什么都做不好。你爹娘也不在了,我就是你娘了,至少以后跟你娘也没什么区别了,你日子要过好了,我不操心谁来操心?”
     “唔…”庾庆无言以对,只能是拱了拱手表示谢过。
     之后就听了一通噼里啪啦的唠叨,庾庆想着马上要对不起人家一家子,乖乖在那听着,心里郁闷,不知这老娘们什么时候能消停,发现这比进宫一趟还累。
     他盼着对方早点走,文简慧偏不,热水来了,还亲自指挥丫鬟伺候洗手洗脸之类的,就差亲自上手了,最后又盯着庾庆用餐,让这个多吃一点,那个多吃一点。
     唠叨着又多嘴了一句,说一家人在一起吃多好之类的。
     好不容易把这女人给熬走了,庾庆一回头就躺在了席台上……
     回到内宅正厅,看着一张案上堆满的礼盒,文简慧脸上笑开了花,拿起这张附带的礼帖看看,又拿起那张看看,很是满意。
     文若未在旁蹦蹦跳跳,喊着拆开看看,突然间来这么多礼物,早就手痒了的样子,要不是怕母老虎发威,她早已经上了手。
     稍候,钟粟从外面回来了。
     庾庆回来后,李管家过来通告了一声,他才正式出面去见外面排队的客人,借‘阿士衡’的名义拒客,把话说圆了,尽量不得罪人,总之就是让大家请回,礼是不会收的。
     外面的人为何打着各种由头送礼,他自然也清楚,这边也收到了消息,也很意外,没想到‘阿士衡’一到御史台就能被中丞大人点做身边人,还真是让这边喜出望外。
     他自然明白区区一个九品芝麻官哪值得这么多人送礼,人家想送的是那位中丞大人,奈何没资格攀附,才打中丞大人身边人的主意而已。
     一脚迈入正厅的钟粟愣住了,看着满桌的礼盒愣住了。
     文简慧回头一看,笑呵呵道:“回来了,人都打发走了?”
     真正是发自内心的笑,钟府什么时候有过这种排着队送礼的场面,从未有过,钟家虽然是富贵人家,但外人也没必要对钟家这样,今天别开生面,算是风风光光开了眼界了。
     脸面上分外有光,格外开心。
     钟粟没回她,指着那堆礼物问,“你这是怎么回事?哪来的?”
     文简慧:“哎哟,我知道什么能收,什么不能收,你放心,不是外面那些人送的,这都是我平常来往的那群姐妹送的一点贺礼!”
     正因为是平常来往的姐妹们送的,她才开心,感觉到了大家开始奉承自己的意味,以前跟自己不顺眼的都放低了姿态,这个女婿太给自己长脸了,这才刚一脚踏入官场呢,想想将来她就心情大好。
     钟粟瞬间脸色一沉,“你在骗鬼还是在骗自己?你心里真的没点数?我告诉你,有些人送礼是为了拉关系,有些人送礼则是不安好心,你信不信你今天收了这礼,明天‘阿士衡’的名字就有可能被人在朝堂上拎出来提,你忘了他是从状元贬成探花的?你不知道他爹的事还被人惦记着?人家正愁找不到地方下手,你倒好,主动送个把柄给人家!平时是少了你穿戴还是少了你花销,你缺这点能坑死你女婿的东西吗?”
     文简慧神情一僵被说的笑不出来了。
     文若未嘴角一抿,悄悄往后退了,再也不敢提拆开礼盒了。
     涉及到‘阿士衡’的事情,向来不吭声,向来口口声声全凭爹娘做主的钟若辰,此时面有忧虑神色,已经是为未来夫君担忧上了,银牙用力咬了咬唇,竟忍不住埋怨了一句,“娘,这礼不能收。”
     钟粟指着文简慧的鼻子警告:“以前这些礼你可以随便收,但是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你给我听好了,哪家送来的,就原封不动的给哪家送回去,一件都不能落,今晚就要全部送回去!”
     文简慧终于弱了一回底气,嘀咕了一声,“不用你说,我知道怎么做。”
     东院,躺在席台上的庾庆摸出了那豆蔻大小的铃铛,在手里摇啊摇,轻轻摇,用力摇,慢慢摇,急速摇。
     摇了好一通都没任何反应,他不得不坐起叹了口气,将铃铛收了起来。
     很明显,小师叔已经远离了京城,已经跑出了目前音字诀境界能听到的范围。
     没了做商量的人,他算是彻底绝了留京的念头。
     这京城他压根不敢呆了,这一浪又一浪的惊涛骇浪,每次拍打的都恰好是他的弱点,他实在是有点吃不消。
     何况早就和小师叔定好了计划的,授官后立刻辞官走人,不可能等到什么半个月后受那些个活罪,再拖下去,等着跟阿士衡的老婆完婚吗?
     心意一定,起身从袖子里掏出那卷字画,塞进了自己胸襟里藏好,然后端了一盆骨头,去了书房。
     书房里灯点上了,书架上拿了金属罐子,又把‘大头’拎了出来,顺手扔进了一盆骨头里,让‘大头’咔嚓咔嚓啃去,自己则坐在了书案后面研墨,琢磨着今天看到的辞呈范本,酝酿着如何下笔。
     钟府也没有给他配个红袖添香的丫鬟,怕他跟丫鬟干出什么不好的事来,配男仆的话,庾庆也不要,生人勿近,不想被人打扰自己的修炼。
     心中有了文章后,他扯了张纸来,灯下落笔打草稿,反复涂改。
     中途,骨头盆里当当响了两下,是‘大头’在报信,表示吃撑了。
     有些事情反复经历后,‘大头’知道自己吃撑后要干什么。
     庾庆闻声起身,去拎了肚子撑成了鸡蛋的‘大头’,出门去水池边,让‘大头’沉水放了几个黑屁,才又将吊死鬼似的‘大头’给拎回了书房,扔进了骨头盆里让‘大头’继续吃。
     坐回书案后,草稿上涂涂改改了好几遍,庾庆才对自己的辞呈满意了,这才找来一份空白的帖子,打开了照着草稿完美地抄好了。
     对着灯光吹干了墨迹,再欣赏确认一遍,满意点头,合好了往桌上一放,就等着明天交给那位裴大人了。
     了去了一桩大心事,他终于有了闲心再欣赏自己今天从御史台弄到的疑似好东西,也没办法忍住不去欣赏。
     卷轴从怀里拿出,拉开一看,已经到了剑诀收尾,遂重新倒卷了一次,卷到了剑诀的开篇,端在了手中开始揣摩,晃悠在了书房内来回走动,看透一点就将卷轴对卷一点。
     有过今天在文库观过一遍的基础,他知道自己这次再观需要注意什么看点。
     练剑诀,先练擒龙手,为何要先练?剑诀有云:手有擒龙意,方可缚苍龙。
     庾庆一看便知其中意思,想要持剑争锋,首先要拿的住剑。
     他将擒龙手的前几式细看揣摩后,将卷轴放在了桌案上,忍不住对比着摆出了手势,尝试着运功,按照其要义往手上行气,照其法发力。
     剑诀就是剑诀,没有匹配的内功,只有招式和驾驭的心法。
     运功好几次,功力在双手上的运转皆磕磕绊绊,不够流畅。
     但他并未放弃,反复几十次后,才终于逐渐熟络,功力开始以擒龙手的诀窍在双手蓄力收放。
     骨头盆里又当当响起,庾庆只好收神,又拎了肚子撑圆的‘大头’出去了一趟。
     再回来嫌‘大头’让自己分心,没再继续让‘大头’去吃,直接将其扔回了金属罐子里关押。
     省心后,他又摆出爪形,再次按照擒龙手的心法运功发力,来回在书房内走动练习。
     一直练到确认自己能随心熟练驾驭后,感觉有点手痒,感觉这一直抓空气不过瘾,经过一旁摆放了三缸绿植的三层三角立架时,竟忍不住朝其中一根立杆顺手来了那么一爪。
     一爪抓住,骤然以擒龙手的发力方式猛然发力一握。
     砰!当场一声炸响。
     手腕粗的立杆,被抓的部位瞬间没了,爆成了四散的木渣。
     庾庆一愣,看了看自己刚抓出去的手,有点茫然。
     门外突然有人敲门,“公子,怎么了?”
     是钟府的护卫。
     庾庆哦了声,“没事。”转身就去收桌案上的卷轴。
     咣当!又是一片砸响。
     他回头一看,只见刚才那一人来高的三角立架已经倾覆,养着绿植的三大缸子已经砸碎在地。
     书房的门被直接推开了,钟府护卫还是闯了进来,无视了倾覆砸碎的东西,快速扫了眼书房内的各角落。
     庾庆忙道:“没事,不小心弄翻了。”人却背对着将卷轴塞进了袖子里。
     确认没事,加之庾庆又请他们出去,说这里明天再让人收拾就好,钟府护卫只好退下了。
     待到书房再次关闭上后,庾庆立刻到了倒地的三脚架旁,伸手再次握住了立杆,以寻常运功发力的方式一握,在握的那截在他手中慢慢捏成了碎渣。
     凭他的修为是能将这枯木捏碎的,也能捏成渣,但绝不能瞬间将其给捏爆了,他的修为和功力还没那么霸道。
     他一把掏出了袖子里的卷轴,又扯开了看,两眼绽放出了异彩,蹲在那嘀咕,“死太监没有乱写,这玩意竟然是真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