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七十六章 答题
最快更新半仙 !
    庾庆嘿嘿一笑,“可能也谈不上什么嘲讽,可能是对先生的误解吧。”
     明先生拍下了茶盏,“少跟我阴阳怪气,有话直说,有屁快放。”
     庾庆继续嘿嘿,“又能说你什么,说什么估计先生自己也能猜到。说先生长期醉卧花丛,没有师德啦,依我看就是嫉妒。又说先生会试考了九届…唉,不说也罢,话挺难听的,竟敢辱没先生,我一怒之下让钟府把他给关了起来,他竟不服叫嚣…唉,算了,这般小人不理会也罢。”
     说完,他伸手到袖子里抽出了一张纸递予,“先生看看这个。”
     明先生瞅着他神情观察了一阵,然后才接了那张纸到手,抖了抖,一看上面字迹便知是庾庆的字。
     这些日子接触下来,有一点他不得不承认,那就是庾庆确实写得一手好字,字体动静间自有一股灵韵。
     纸上内容看完后,抬眼问:“什么意思?”
     庾庆嘿嘿道:“与先生相处了差不多半个月,一直未曾好好向先生请教过学问,今天心血来潮,特意拟了几个题求教先生,不知先生能否解答一二,容学生开开眼界?”
     明先生冷笑,抖着纸问:“你这是在考我吗?”
     “岂敢岂敢。”庾庆拱手求饶状,“就是想请先生留下点墨宝,好容学生空闲时揣摩学习。”
     明先生瞅了眼纸上内容,“出题分策论、经史、赋论、诗词,这四道题是标准的锦国会试出题格式,尤其是这篇赋论出题,涉及国士与君王之间的关系,出题者的格局不低,这真是你出的题?”
     听他这么一说,庾庆心里嘀咕,看来还真有可能是会试考题,表面却呵呵笑道:“是我出的,就是随手出题,哪有什么格局。”
     明先生随手将纸甩了出去,嗤声道:“要把这四题答完,一下午时间怕是不够,犯不着给自己找罪受。”
     庾庆将题捡起,又双手奉上,“先生,一下午够了,您随便答一答就好。”
     明先生一脸的没空,扭身就在那摆放枕头,准备睡觉。
     庾庆则再次捧着考题恭请,“先生,您刚来时说过的话,学生记得清清楚楚,至今言犹在耳。您说您教人,愿学的就教,不愿学的,教了也没用。如今学生诚心想学,还望先生不要对学生食言!”
     明先生手上动作一僵,凝滞良久后,随手放下了枕头,转身盯着庾庆看了一阵,哼道:“不是我食言,而是作答这四道题,需要不少的精力,我昨夜未休息好,精力不济,现在不是最佳的答题状态。”
     庾庆要的就是他这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精力不济的状态,对方真要是拿出了势头,他还不敢找他答这题,忙道:“怎感劳先生呕心沥血,能学到先生的一点皮毛就足矣。先生勿再推迟,简答一下就好,简单一下就好!”
     接下来已经不是在请了,而是直接上手了,直接挽了明先生的胳膊,将人推拉着送到了书案后请坐,并帮人摆好了考题,铺好了纸张,还亲自在旁帮忙研墨。
     看着送到手中的笔,明先生一阵无语,冷眼斜睨在旁殷勤的庾庆,压根不信这是庾庆出的考题。
     他怀疑就是那个所谓的口出狂言的下人出了题考他。
     如他所言,出题者格局不低,难怪敢口出狂言。
     庾庆让他简单随便答一答就好,他却暗暗打起了精神。
     手中执笔,目光落在考题上,感觉画面似曾相识,时空似乎错乱,竟有刹那的恍惚,仿佛回到了当年。
     面对考题,一股冲动涌上了心头,花丛酒醉糜烂自弃度日,消失殆尽许久的感觉竟再次蠢蠢欲动了起来。
     手中笔迟迟未落,他盯着考题久久沉吟,稍后竟还慢慢搁笔了。
     庾庆以为他还不肯从,刚想再劝,又及时察觉出了点什么,看出他进了另一种状态,赶紧噤声。
     明先生慢慢站起,负手在书房内踱步来回,时而低头,时而昂首闭目,时而行,时而停。
     庾庆当即退到了角落避免干扰人家,允许人家思考。
     时间差不多过了半个时辰,明先生忽大步走回案后坐下,提笔蘸墨,落笔便书,先抄题,再按格式行文,笔尖在纸上弹跳飞旋,一个个、一行行字迹飞速脱离笔尖而出。
     庾庆则赶紧上手帮忙,一直在旁磨墨不停,让明先生一直保持着润笔状态,避免墨干,助其书写不停。
     这一写,好家伙,那真是书写不停。
     做完一题,再扯纸来看下一题,又快速落笔疾书。
     一直写,时间一点点过去。
     一直写,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
     写到感觉明先生的手有些颤抖。
     写到两颊泛红,渐至酡红,宛若酒醉。
     那书写的感觉,是庾庆从这颓废混日子的先生身上从未见过的感觉,非常特别的感觉,似进入了一种在冰天雪地中独自狂舞狂奔的状态,我自高歌冻死不休的状态。
     庾庆不由暗暗唏嘘摇头,果真是个癫狂度日的人,难怪混成这样。
     天色渐黑,室内光线渐暗,庾庆察觉到后迅速帮忙掌灯,把这里有的灯都给点上了,助先生明室如昼。
     外出去其它房间取灯火时,看到院门外探头探脑准备送餐的下人,庾庆连连挥手,让滚开,不让打扰,下人只好退离。
     没多久,钟员外和李管家也来了。
     这东院每次都以温书、学习、备考为由,不让外人入内打扰,可内部终究是个什么情况谁也不知道,这边心里也一直没底,正好这次给了个机会,也算是借口吧,两人悄悄入了东院一探究竟。
     只见书房里灯火通明,两人相视一眼,这得是点了多少灯火?
     二人到了门口往里一看,只见书案上、书架上及明先生周边摆了一圈七八盏灯火,此时的明先生真可谓是名副其实的‘明先生’,连背后都被照的光亮。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明先生正全神贯注奋笔疾书,而庾庆则在旁帮着研墨。
     好一幅相得益彰的教学画面。
     这一幕算是让钟员外松了口气,再看看外面天色,不由流露出颔首赞许的神色。
     钟员外二人也不是做贼,脚步声没能瞒过庾庆的耳朵,庾庆回头一看,立刻示意噤声,示意不要进来,不要打扰。
     本想进去一看究竟的钟员外会意。
     既然是明先生到了回家的时间都不肯结束课业,而学生也在恭敬求学,他还有什么好说的,见之欣慰,立刻带着李管家悄悄离去了。
     二人出了小院门口,钟员外捋须叹道:“曾风闻这位明先生或不太敬业,今日一见,方知是谬论。临近饭点了,岂可让先生饿着肚子回家,通知伙房多加几道好菜,我要好好款待先生。”
     “好。”李管家应下。
     而就在两人走后不久,书案后的明先生扯来一张白纸,盯上了最后一道题,是诗词题。
     主题就两个字,功名!
     也就是要求笔者秉持‘功名’的涵义写一首诗词。
     毕竟是作诗嘛,庾庆本以为他这次要多思考一下,谁知明先生只是目光在题目上一扫,便再次落笔疾书,写下了《朝天阙》三个大字做诗名,再点点笔墨成诗篇。
     时来紫气多耕耘,
     穷经皓首求功鸣。
     一朝入得君王殿,
     了却生前身后名。
     一气呵成,一笔收尾的那句话,似乎耗尽了明先生的一生,令他颓然后靠,瘫在了椅子上,脸色不太好看,一下一下的喘息着,提笔的手在颤抖,目光涣散着似在追忆着什么。
     最后一个考题就这么简单做完了?庾庆有些无语,偏头盯着案上的四句诗打量。
     大概是在说什么好的时运到来都是因为辛苦付出,头发都学白了只为求功名、只为一鸣惊人之类的,一旦立足朝堂了就要怎样怎样的意思吧。
     写的好不好他是不懂的,只能大概看出点意思,明先生写的大概就是他自己,尤其最后一句大概能让人体会到这位先生的心情,一些事情先生并非像表面上看到的那般不在乎,其实是想给自己生前和死后一个交代的。
     啪嗒,明先生拿不住了笔,手中笔砸落在了地上。
     庾庆回头一看,看他气色不对劲,人和气皆疲弱,面若死灰的样子,当场吓一跳,别随便做几道题就把人给写死了,那还真是扯不清了。他赶紧摸出了随身的药瓶,倒出了一粒小丹丸,纳入了明先生的口中。
     丹丸一入口,药气立刻冲天灵醒脑,在口中回甘,在舌胎上快速生津,稍醒神的明先生意识到了是补气血的药物,下意识咽入了腹中。
     药力渐渐散发向四肢百骸,他脸颊又开始泛红,整个人终于慢慢生动了起来,呼吸也有力了,人开始慢慢坐起了。
     同时在给他把脉的庾庆也终于松了口气,松开了手,问:“先生,您觉得这若是会试题目的话,凭您现在的作答能不能考上?”
     这简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明先生真正是老脸一红,没敢在学生面前说自己能考上,有些含糊道:“一口气写完了,未曾审阅明辨,待我拿回去仔细看后再修改润色润色。”说罢就要伸手去收起答题带走。
     谁知庾庆比他手快,三下两下的就把所有稿纸给抢到了手,哈哈道:“不用修改,不用修改,这样就行,说好了的,随便答一答就行,不敢有劳先生再费心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