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六十七章拜见
最快更新半仙 !
    做父亲的最是心疼女儿,思来想去后,钟大员外临时搞出了这么一出,要让未来女婿主动登门。
     有点最后的倔强的味道。
     钟夫人文简慧却不太乐意,女儿年纪一大把了,好不容易把女婿给盼来了,都已经把人给接来了,还在家门口给人家摆什么骨气,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么?
     所以啊,在庾庆没有主动走进钟家大门前,夫妻两个一颗心悬上了,怕碰上个愣头青,年轻人比较容易冲动,这样撂人家,万一甩手走了就是不登门,可如何是好?再把人给请回来岂不成了自己打自己的脸?
     这也是文简慧最不满的地方,也反复质问了钟粟。
     钟粟说不至于,说那位老大人调教出的儿子不至于那么不懂事。
     其实他心里也不是很有底。
     如今听到庾庆主动登门了,夫妻两个终于是如释重负。
     好好的事,非要搞这么紧张,也怨不得文简慧要瞪丈夫一眼。
     没一会儿,李管家带着庾庆来了,正厅内的夫妻二人立刻正襟危坐,开始盯着庾庆打量,那真是从头发丝到鞋底都不放过的那种打量。
     “这是老爷和夫人。”李管家介绍了钟氏夫妇后就退开到了一旁。
     庾庆被端坐的二人的眼神看的有点头皮发麻,恭敬行礼道:“晚辈阿士衡拜见叔父、婶婶。”
     这称呼中规中矩,钟氏夫妇相视一眼,感觉差了点什么。
     “不用多礼,坐吧。”钟粟伸手示意一旁去坐。
     庾庆谢过,解下了腰间的佩剑旁坐,循规蹈矩的样子。
     下人奉茶,庾庆又点头谢过。
     钟氏夫妇则又是盯着庾庆一阵打量,发现小伙子长的还算可以,精气神相当不错,不是一般的贩夫走卒能比的,至少外貌上是没什么毛病可挑的,文简慧暗暗点头。
     钟粟没提庾庆鬼鬼祟祟在钟府外转的事,抬手比划着高度,“当年你离开京城时,才这么点大,你年纪虽比若辰大一点,但若辰那时的个头比你还高那么一点。这一转眼,我们老了,你也成了大小伙子。”说着看向夫人。
     文简慧慈笑点头,“是啊,时间过的真快呀,转眼我们老了,年轻人都大了。”
     庾庆客气道:“叔父和婶婶正值壮年,一点都不显老。”
     钟粟摆手,表示言过其实了,继续照着常理问话,“京城一别,与你父母再未见过,你父母身体还好吧?”
     “……”庾庆缄默,下意识看了看杜肥和李方长。
     钟粟看出了他似乎有顾虑,笑道:“他们就是李方长和杜肥,都是你父亲当年安排给我的人,你父亲应该跟你说过吧?他们如今是钟府的管家和护卫总管,你我两家的事在他们面前但说无妨。”
     庾庆心中一愣,钟府的管家和护卫总管都是阿节璋的人?这事阿士衡还真没跟他说过。
     庾庆默了默后,缓缓说道:“父亲去年就过世了,母亲和兄长、姐姐们在当年离京的途中就遇难了。”
     “什么?”钟粟骤然起身,大惊失色,与杜肥和李方长异口同声。
     文简慧惊了个目瞪口度,难以置信。
     杜肥已从旁侧绕出到庾庆对面,沉声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庾庆也站了起来,继续缓缓说道:“当年一家被贬离京,在途中就遭遇了一群蒙面人截杀,母亲和兄长们当场惨死。凶手意图赶尽杀绝,连随行护卫和家仆们也不放过,父亲为了保护我,也挨了数刀,落了个终生残疾,幸好父亲事先安排的接应人手赶到,父亲和我才捡了一条性命……”
     一段惨烈往事娓娓道来,一直说到阿节璋感觉自己时日无多了,开始让他正式参与科考。
     在场所有人皆震惊的寂静无声,钟粟夫妇更是惊呆了,都没想到堂堂前虞部郎中这么多年来居然是在一个山村里坐在轮椅上渡过的余生,简直是难以想象。
     李方长和杜肥则面露悲痛,最终又是杜肥打破了平静,痛声问:“凶手是什么人?”
     庾庆摇头,“不知道,我怀疑是朝堂上的人。”
     钟粟面色凝重,“你父亲当年虽被贬离京,但身边护卫力量绝不薄弱,能有实力对你父亲一行赶尽杀绝的人,确实不会简单。你父亲当年的处境很复杂,凶手是谁,也不好臆测,有些话你在这里说说便可,在外面千万不可妄言。”说罢一声叹,“难怪这么多年来阿大人一直不暴露隐居地,只偶尔匿名传信来,原来当年竟发生了那样的惨剧。”
     懂事的都能理解,彻底蛰伏,不危及自己,也不连累别人。
     也明白了这位赴京来赶考,其父为何没有及时传信来,儿子连乡试都没过,做爹的就已经死了。
     而庾庆也忍不住问出了自己的疑惑,“你们怎知我来了京城?”
     钟粟瞄了眼杜肥。
     脸上满是哀痛神色的杜肥没有瞒他,“面摊,是钟府布置在外围的眼线,每年总会遇上几个你这样的。”
     昨晚…庾庆凝噎,没想到自己会栽在一个不起眼的小面摊上,他还以为自己的小手段挺聪明,却低估了大户人家的能耐,这教训真正是让他长了记性,倘若这次出手的不是钟家,只怕自己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想想都后怕……
     梳妆台前,钟若辰端详着镜子里的自己,说不出的紧张和不安。
     之前还可以怀疑是妹妹说谎,如今母亲已经亲口证实了她的确有个未婚夫,而且今日就要登门了。
     重点是母亲说了父亲的意思,这次对方人既然已经来了,给他们完婚的事就会提上日程,大概京城会试之后就要让他们小两口完婚了。
     这种事来得如此的猝不及防,她那颗心哟,那叫一个七上八下的。
     不知道未婚夫长什么模样,不知道自己的容貌能不能让对方满意,心中那真是各种忐忑。
     正这时,丫鬟打扮的文若未直接推门闯了进来,兴冲冲跑来,俯身压在姐姐肩头,在其耳边道:“姐,看到了,看到了,我真的看到了。姐,想不想知道姐夫长什么样?给我好处,我就告诉你。”
     钟若辰啐了声,“不想知道。”
     “哟,不想知道才怪了。”文若未倒是想憋着,可她的性子对上这种事实在是憋不了,忍不住又自己说了出来,“算了,好处先欠着,谁叫我是你妹妹呢。姐,我看到了,姐夫长的清清瘦瘦,人很精神,英气勃发那种,而且长的还算英俊哟。姐,你这些年没白等,爹娘还算是有眼光的,能考上举人的文采肯定也不缺,姐,你这回算是捡了大便宜哟!”
     钟若辰嘴上说不想知道,实则却竖起耳朵在那听了个仔细,听的心肝怦怦直跳,如小鹿乱撞,脸颊羞红醉人,有一丝小小的甜蜜,含情脉脉的眸彩看向镜子里的自己,越发有些担心未来夫君能不能中意她的长相……
     曹府,大宅院一隅的小庭院内,许沸正领着曹家的家仆指指点点,让置办需要的东西。
     曹府就是他亲舅舅家,昨天到时再临时准备已经来不及了,何况一些东西也没办法提前准备,需要他自己的意见。
     留京不是一天两天,离开考还要将近一个月,这一个月的备考时间相当重要,所有置办的东西都要以合许沸的意为主,许沸觉得怎么舒适就要怎么置办,不能影响他备考,这是曹府目前的大事,且是家主亲口交代的。
     庭院外走来一名魁梧男人,锦衣华服,蓄着短须,器宇轩昂,和许沸竟有几分相似,正是许沸的舅舅曹行功,外甥多像舅的说法,在他们两个身上正好体现。
     忙碌的下人立刻停下了,皆规规矩矩朝向行礼,“老爷!”
     指手画脚的许沸回头一看,顿时满脸欣喜快步走近,拱手拜见道:“舅舅,您终于回来了。外甥许沸,拜见舅舅!”
     曹行功:“嗯,刚回来的。昨天未能给你接风,也实在是有事脱不了身,不要往心里去,今天给你补上。”
     许沸兴奋道:“不会,见到舅舅高兴还来不及。”
     曹行功拍了拍他肩膀,捏了捏,“三四年没见了,竟长这么大了,差点认不出来了。”
     许沸:“舅舅样貌没变什么,外甥我可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曹行功捏着他肩膀摇晃,颇为感慨,“没想到啊,当年抹鼻涕的小蛮牛竟然也考上了举人,‘横丘许沸’的大名连我在京城也听闻了,初闻时我还以为是同名,后确认了才敢相信呐!舅舅脸上也有光,我可是逢人便夸‘横丘许沸’是我外甥啊!”
     许沸看了看四周的下人,尴尬道:“侥幸而已,让舅舅见笑了。”
     “话可不能这么说。”曹行功摆手,不知是不是想说给下人们听,朗声道:“之前接到你家里书信,说你考上了举人,我也意外,也认同你家里的说法,认为是运气。之后你又以急智力压整个列州的举子,拿下了第一,连一方封疆大吏也为你高声唱名…一次还可以说是运气,接连两次那就不仅仅是运气了,还是要有点实力的,所以你也不必太过自谦。”
     好吧,许沸尴尬一笑,当外人面也不好说出真相。
     曹行功左右看了看挥手道:“你们都退下吧。”
     于是一群下人纷纷离开了这个院子。
     没了外人后,曹行功又抬了抬下巴示意,“去你书房看看。”
     许沸不知他什么意思,领着他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