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五十五章 供认
最快更新半仙 !
    将人拎到了铁妙青跟前,孙瓶在程山屏身上戳了两指,放开了哑穴禁制,没给他能大喊大叫的气力,没让他血气全面畅通,但至少嘴里能出声了。
     程山屏开口便问,“老板娘,什么意思,为何如此待我?”勃然大怒状。
     跟过来的朱上彪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他也想知道是什么意思。
     斗笠下的明眸目光很复杂,与他对视了一阵,铁妙青才道:“老程,你为什么急着出去?”
     程山屏心中解析这句话,暗道了声果然,渐有苦涩意味弥漫心头,表面却惊愕状,“老板娘,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皱了眉的庾庆出声打断,“都省点时间。程山屏,我不听你狡辩,我只想知道外面埋伏的是什么人。”嫌铁妙青的效率不高,受够了铁妙青的拖拖拉拉,横插一脚,亲自问审。
     或者说,他想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已经将程山屏人给控制住了,已经没了什么顾忌,要下手了!
     此话令朱上彪震惊,傻子也能听出在怀疑程山屏什么。
     孙瓶亦紧盯他的反应。
     程山屏则震怒,“你胡说八道什么?”目光朝另几人急闪,也急忙辩解,“老板娘,一定是这小子,这小子一直与我不和,又惯于坑骗,一定是这小子在栽赃陷害我,不管他说了什么,一定别有所图,你们切不可被他蒙蔽!”
     闻听此言,不知情的朱上彪有点怀疑的看向了庾庆,这位与程山屏不合是事实。
     从感情上来说,庾庆还是个外人,相对而言换了谁都更愿意相信自己人。
     庾庆满脸的不屑和鄙夷,伸手到身后又摸了支香点燃,吹了吹青烟,“你还不值得我浪费这种精力,我还得留点精力突围,给你两个选择。其一,你可以不说,我只需将你挟持到洞口,有没有冤枉你,答案瞬间便出。外面的人若与你无关,自然不会理会,若见你被挟持纷纷冒出,你说你是什么颜色?”
     程山屏佯怒的脸色有些扭曲。
     “到了现在,嘴硬没任何意义。将你挟持到洞口,外面埋伏的人见你落在了我们的手上,你觉得他们会为了你对我们网开一面吗?若以你为人质,外面不肯放过我们,架在你脖子上的刀一定快过他们出手,我们一定会先送你上路。若你真有那么大的魅力,有你在手便能让他们忌惮,那正好,我们正好拿你开路脱身。”
     铁妙青、孙瓶和朱上彪皆细品此言。
     程山屏脸色越发难看,他能想象到被推出去后是什么场景,外面的人一定会立刻冒出来。
     锵!庾庆突然拔剑,吓了几人一跳,孙瓶迅速将程山屏扯到了自己的身后,不可能事都没搞清楚就让人对程山屏下杀手。
     然而他们想多了,庾庆剑锋点在了地上,唰唰写划,刻画出了一个方框,方框里面画了个箭头。
     他另一手的火把放低了,照在刻画的图案上,抬了抬下巴,“姓程的,能看清楚吗?”
     程山屏又不瞎,嘴角抽搐了一下,眼睛瞪大了几分,喉结干咽着耸动了一下,缓缓抬眼看向对面的庾庆。
     这个图案把铁妙青三人看懵了,不知何意,但感觉出了对程山屏有触动。
     庾庆乐呵呵给出了答案,手中剑叮叮指点着图纹,“你以为你一路给人家留下路标,我们不知道?这是你出了古魈老林时留下的。你以为你昨晚跑去跟人碰头,我们不知道?”
     铁妙青内心惊疑,盯着庾庆,心知所言若是真的,就意味着这家伙早就知道了内奸是程山屏,但这家伙却不说,几个意思?
     昨晚?朱上彪想到了点什么。
     程山屏两眼死死盯着庾庆,那种被当面揭穿的羞辱感令他恨不得将庾庆给生吞活剥了。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不要妄想拉我垫背,你心里很清楚,就算我落在了外面那群人的手里,我也死不了!
     他们需要我帮忙找第三只火蟋蟀,是不会杀我的。我只需拿两只火蟋蟀和我自己的性命做要挟,就能换得老板娘等人脱身,毕竟他们要的是火蟋蟀而不是老板娘他们的性命,我相信他们会做出明智选择。
     只要老板娘他们脱身了,外面的人就不敢杀我!
     我是谁?我是锦国赴京赶考的举人,是由锦国司南府一路重点护送的今科考生。
     这世上敢明着打司南府那张老脸的人,屈指可数!
     远的不说,近的栖霞老妖,就被司南府一巴掌给拍死了!
     就凭外面那群偷偷摸摸的家伙,你让他们动我试试看!
     违了幽崖中立的规矩,司南府要交代,幽崖也保不了他们。
     我只要讲明利害,晾他们也没那个胆子动我!”
     铁妙青三人听的一愣一愣,又感觉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莫名其妙的,突然就这样了,程山屏有点脚下突然踩空的感觉,脸上更是浮现出悲愤,感觉自己在这小子面前好像被剥了个赤条条,毫无反抗之力,竟连说狠话的资格都没有。
     “你认为我们还有必要跟你废话吗?是老板娘念旧情!老板娘是什么样的人,你比我清楚,说的好听点是心慈手软,说的难听点是妇人之仁,哪怕到了现在,她依然不忍对你下手,依然想给你一条活路。但她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她只想知道真相。老板娘说了,只要你给她一个交代,她放你离开!”
     好一通噼里啪啦,令现场都安静了,该说的或不该说的好像都被庾庆一个人给说完了。
     程山屏神色中渐有艰难之意浮现,更多的是不堪和愧疚。
     几人渐渐读懂了,铁妙青眼中跟着浮现情何以堪,已经顾不上了庾庆为她瞎许的诺,顾得上也不会否认。庾庆没白跟她相处这些日子,的确说中了她的心思,对妙青堂的人她下不了杀手。
     孙瓶突然厉声质问:“老程,你为何这样做?”语气中亦有难以遏制的愤怒。
     朱上彪怒视,双拳紧握。
     孙瓶的一声厉喝,撕破了程山屏的窗户纸,他满脸无奈且无力的样子,艰难着给了句,“是鉴元斋的人!”抬眼看向了因他招认而一脸悲哀的铁妙青,“老板娘,我真没想过要背叛妙青堂,可我没的选择,你知道的,我还有个老娘,我老娘落在了鉴元斋的手上。”
     “鉴元斋?”
     “妙青堂与鉴元斋无冤无仇,为何使如此下作手段?”
     妙青堂三人皆惊,各有疑问。
     程山屏盯着铁妙青惨笑摇头,“老板娘,是鉴元斋,您再好好想想,真的是毫无瓜葛吗?”
     此话一出,妙青堂三人皆若有所思。
     什么情况?庾庆疑惑着看几人的反应,搞不懂,估摸着妙青堂和那个什么鉴元斋应该是有点什么扯不清才对。
     程山屏:“老板娘,话说到这个地步,难道您真不明白他们因何而挟持我老娘吗?我冤不冤?”
     此问明显令铁妙青神色不堪之极。
     孙瓶忽盯着程山屏问出一句,“东家那次是秘密出行,应该没外人知道,突然遇袭,事出蹊跷,是不是和你有关?”
     程山屏似无脸以对,仰天闭目,“是我把东家行踪泄露给了鉴元斋那边,我没办法,我若不答应,他们便要辱我老娘!”
     “你…”朱上彪震怒,上前就想给他一耳光。
     孙瓶一把拦住了他,略摇头,又朝铁妙青抬了抬下巴,示意这事让铁妙青去处理。
     铁妙青低了头,斗笠遮住了脸,外人看不清她神色。
     庾庆有些糊涂,忍不住问了句,“那个什么鉴元斋和你们究竟有何恩怨?”
     孙瓶一句话甩过来,“这事和你无关,无须多问。”摆明了不想让外人知道,显然有不足与外人道的隐情。
     庾庆嗤声道:“真要论起前因后果来,害我受困,怎会与我无关,既然你们不想说,我也勉强不了。程山屏,有件事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从一开始就跟我过不去,甚至想对我下杀手,这不是我的错觉吧,为什么?”
     程山屏立马扭头,狠狠盯来,“若非你多事,焉能如此,若你没办法找到火蟋蟀,又怎会闹成这样?”
     一两句话便道出了所有真相,众人一听就明白了。
     火蟋蟀的任务,鉴元斋未必指望过妙青堂,可妙青堂一旦找到了火蟋蟀,程山屏就不敢不报给鉴元斋知晓,否则事后无法向鉴元斋交代。
     “……”庾庆无语,懂了。
     敢情自己一开始说出的那句有办法帮忙,就已经让程山屏不安了,闹了这些日子不是什么不相信他,而是想阻止他,难怪一开始就想把他给弄死,连可能性的机会都不想给他。
     不知程山屏是不愿让大家知道他叛徒的身份,还是想保护大家。
     事已至此,这些都不重要了。
     低着头的铁妙青忽痛声道:“你走,今后互不相欠,互不相见!”
     孙瓶慢慢松开了程山屏,但并未彻底放开他身上的禁制,伸手示意了一个方向,通往地下尽头的方向,“现在不可能让你去通风报信,去尽头藏身吧。”
     见这边信守承诺放过,腿脚有些乏力的程山屏蹒跚前行,与铁妙青错身而过时给了句,“老板娘,我不敢说我不怕死,但我还不想死,因我老娘还在他们手中,我现在还不能死!”
     铁妙青无言,偏头看向一旁。
     程山屏惨笑了笑,知道这女人已经不想再和自己说话,连看都不想再看他一眼,孙瓶夫妇又何尝不是如此。
     东家重伤,还有两名老伙计丧命,他已不指望能获得他们的原谅,黯然着解下了身上的包裹,将一行的备用物品给卸下了,之后蹒跚前行。
     然还没走远,他便身子一颤,“嗯…”发出一声闷哼。
     火把折射出的一道寒光在洞壁一闪而过。
     铁妙青三人惊回头。
     只见程山屏后背心脏部位只露着一把剑柄,鲜血在后背的衣裳上快速晕染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