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半仙 > 第三十四章 重见光明
最快更新半仙 !
    她立刻四处搜寻,很快,在一棵树上找到了两支插着的箭矢,上面有血迹,她一嗅便知是丈夫的血。
     她继续在箭矢上仔细嗅探。
     大箭师的弓箭,至少也是墨影弓,射击时要大力钳制箭羽部位,会在上面留下操持者的明显气味。
     她嗅到了,有两个人的气味,一个清淡,一个较浓重,后者显然是最后射箭人留下的,她发誓要牢牢记住这个杀害自己丈夫的凶手的气味。
     回到丈夫尸体附近时,又发现了丢弃的墨影弓和箭壶,她从这两件物品上都嗅到了那个凶手遗留的气味,令她狐疑的是,发现墨影弓上居然没有了弓弦。
     这种弓箭上的弓弦用刀都难砍断,怎会没了?没有弓弦怎么可能射出穿透力那么强劲的箭?
     大箭师射杀了人后也不可能会丢掉自己的弓箭才对。
     这是什么情况?现场情况彻底把她给搞糊涂了。
     后来,她又化作人形,收集了现场射杀她丈夫的弓和箭,她发誓有一天一定要用凶手的凶器亲手将箭射回凶手的身上,只是这凶器少了弓弦,无法再行射杀,只能是回头再配一副弓弦。
     弓弦的事有点撩人,让人无法不闹心,她很纳闷,心里会反复出现那个疑问,怎么会少了弓弦?
     ……
     山林上空不断有火烧后的灰烬飘落,如同一场大雪要掩盖惨烈的截杀现场。
     幸存的大箭师负责对四周的警戒,幸存的军士在清点和清理现场。
     清点出的结果让人心情沉重。
     司南府人员死了三十多名,大箭师折损二十多名,千名护送军士折损六百多名。
     书童死了将近两百人,幸存下的不过几十人。
     主要的护送目标,进京赶考的举子死了六十多人,和其他死者不一样,他们都死在了关押他们的笼子里。有个别笼子里的八名考生全部死光了,像庾庆原来呆的笼子里的人死了一半。
     活着的考生,身上都有被老鼠咬过的痕迹,不少人还被高空砸碎的碎石划破了皮,尽管厮杀已经停止了,他们依然是心有余悸。
     “死的人数和活着的人数加一起,怎么会是三百一十六个,怎么会少了两个考生?”
     拿到清点结果的解送使傅左宣怒了,将清点手册砸在了手下的脸上。
     手下尴尬道:“大人,反复清点过了,发现确实少了两人。”
     傅左宣怒斥:“人都关在笼子里,死也死在了笼子里,你告诉我怎么会少两个?那么小的笼子眼,人还能钻出去不成?你千万别告诉我说,是被老鼠给吃掉了!”这事不管死伤多少,他身为解送使必须给上面一个交代的,这么多人看着的事情,是乱说不过去的。
     手下道:“已经让人一个笼子一个笼子去详查了,想必很快就有结果。”
     这里话刚落,便有一军士跑来告知,“大人,查出来了,少的两个人,一个名叫许沸,一个名叫阿士衡。”
     阿士衡?周围负责戒备的徐觉宁和唐布兰面面相觑。
     “许沸?”
     现场几人异口同声,傅左宣直接忽视了阿士衡的名字,问:“可是州牧大人在书院亲点的那个第一名的许沸?”
     来者点头道:“没错,就是他。”
     傅左宣:“他怎么会不见了?”
     “同车的人说,是押车的司南府人员打开了车门后,许沸才出去了……”来者将同车人员讲述的庾庆和许沸消失的详细经过讲了下。
     一个是捡到了钥匙打开了车门后,集体出去溜达时被漏关了。
     一个是押车人员打开了车门后跟了出去。
     总之,都消失不见了。
     一旁的金化海来了句,“怕是已经凶多吉少了。”
     傅左宣默默点了点头,怕的是不知道怎么没了,只要能有结果给上面交代就行,反正出现了这样的事故不是他的责任,叹了声,“收拢尸体后,让认识的考生去辨认一下尸体吧。”
     “是!”
     手下领命离去后,傅左宣又忍不住摇了摇头,“那个许沸可惜了。”
     附近戒备的徐觉宁和唐布兰相视无语,阿士衡毕竟是他两人大老远亲自接来的,没想到竟然就这样没了。
     “早知如此,还不如不来。”唐布兰低声轻叹。
     倒不是两人与阿士衡有多深的交情,而是人本如此,为之付出过,故而感到惋惜。
     正这时,七里峡方向有一群人急奔而来,是探路的前锋人马返回后舍弃了马匹翻过了塌方的峡谷地带,同来的还有前方驿站的人员,是来给这边传信的。
     眼前惨烈场面不需多问,驿站来员双手奉上信件,“傅大人,有八百里加急。”
     傅左宣拿信看过后,一阵苦笑,转手递给了金化海和蒋一念看。
     八百里加急传来的是一个重大消息,司南府掌令于两天前亲手将栖霞老妖给斩杀!
     也就是说,这一路的危机已经结束了。
     蒋一念看后扼腕叹息,“消息来晚了,地母若是早一天动手又岂会有这般损失,何故犹豫拖拉至今?”
     “蒋老,还请慎言!”金化海当场变了脸,沉声警告,“掌令什么时候出手自然有她的考虑,不是你我该妄议的。”
     蒋一念当即缄默,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然而他实在是心痛,整个列州才多少个大箭师?这一次便损失了二十多名啊!
     大家共患难一场,金化海也没有过多指责,环顾四周岔开了话题,“我说怎么突然就退了个干净,看来是接到了消息,看来是真的退了。”
     傅左宣一句话收尾,“不管怎样,在人没有安全送达京城之前,依旧需小心。”
     ……
     在地下河随波逐流了估计有半天,依然不见出口,庾庆没想到居然有这么长的地下河。
     半天时间一直处在完全黑暗的世界里漂流,四周好像无限大,好像永远触摸不到边际,外人是无法想象这种感觉的。
     观字诀在这里彻底成了傻子诀,彻底成了睁眼瞎。
     对未知的恐惧,在这个黑暗世界里能触及人的灵魂,庾庆是真的后悔了。
     后悔不该贪财,不追车厢去处的话,肯定没这事。
     若说有什么能安慰自己灵魂的,就是救了虫儿,自己做了回好事。
     许沸则暗暗后悔不该走出笼子去追某人,这一跟,就彻底跟出了自己的想象。
     不知这地下河的尽头究竟在哪,也不知会把自己送到哪去。
     三人藏在树冠上漂流,已经连声都不敢吭了,甚至是不敢乱动,脚也缩了上来。
     原因是这黑漆漆世界的水里有东西,三人感觉到有什么庞然大物在水里翻涌,也不知有什么东西在扯树冠上的树枝。
     许沸曾紧张问了句,“士衡兄,是有东西在吃树叶吗?”
     庾庆给了句,“吃素的好,不吃荤就行。”
     这话连他自己都不信,之后大家就彻底没声音了,一个个悄悄把脚缩了起来,一直安静的随波逐流,不知是否也因此而安抚了水中的东西。
     在人一直期望光明的时候,光明的突然出现会让人以为是幻觉。
     前方是?庾庆眼睛眨了又眨,还揉了揉眼睛,反复盯着看,没错,前方真的出现亮光了。
     三人都看到了,依然没人敢出声。
     靠近光源后,前方犹如出现了一面大镜子,镜子里是凄美的晚霞,天已经暗了。
     眼前继而出现了一座峡谷,仨人同时回头看,几乎要欢呼,从一座洞口出来了,终于从地下河漂出来了。
     庾庆左右看,他是一刻也不想在水里多呆了,管它现在在什么地方,先上去了再说。
     两边陡峭石壁难不住他,他能轻易上去,问题是怎么把许沸和虫儿也弄上去。
     “士衡兄,咱们想办法上岸吧!”许沸在后面兴奋地喊了声,很迫切,显然也是不想继续泡水里了。
     虫儿也不想,但是他的心态比较卑微,说不出口。
     这边话刚落,一旁水面忽一阵翻涌,一只庞然大物的背脊在水面翻过,背脊带刺,看着也不像是什么鱼类。
     不知什么东西,哗一声又隐没进了水中,就是翻了一下背影。
     许沸瞬间闭嘴,一同噤若寒蝉的还有虫儿。
     庾庆则已握剑欲拔,警惕着水下。
     不比在地下河时,什么都看不见,一点光线都没有,连观字诀也瞎了,真要碰上什么狠货,和等着挨宰没什么区别,完全处于被动状态,他也害怕。现在有了光线能看见则不一样了,什么怪物敢乱来,他就敢跳进水里弄死它。
     随波逐流了一阵,又不见怪物再有动静,反倒是前面的情形吸引了三人的目光,一尊巨人骸骨斜插在崖壁上,似乎要背倒向水面又被崖壁牵住了手,很古怪的姿态,也不知怎么个死法才能死成这样。
     庾庆忽起身,双脚踩了树干一蹬,整个人腾空而起,翻飞了个几丈远,落向水面时双掌在水面一拍,人随溅起的水花翻身而起,又弹起个两三丈远,如飞鸟般攀附在了崖壁,继而如履平地一般足点崖壁扶摇直上。
     这一幕陡然出现,把虫儿给惊呆了,士衡公子竟然还有这本事?好像比自家公子还厉害。
     之前虽一起经历过惊险,但他还未真正见过庾庆的身手,庾庆陡然露出的这一手对他来说可谓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