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的野蛮女上司 > 第520章 搬出去了
最快更新我的野蛮女上司 !

    魔女看着我,问:“殷然,你说说看,我们这样子,有没有意思。都这么干耗着,耗着你我的时间。”

     她的语气在沉默了一会儿后变得了很平静。

     “是耗着吗,我们是耗着吗,我没有。”我为自己辩白。

     “殷然,你问你,你心里,你脑子里,有这个家,有我吗?”

     “我,我怎么没有呢?”我有些理屈词穷。

     “你有吗你有的全是你自己,你全是为你自己,做的要的想的,你除了莎织,除了她,还有什么?”一说到莎织,她激动了起来。

     我叹气。

     为什么魔女你没想过我的感受和压力,但我不想说,我想先稳住她:“行了,这都是过去的事儿了。”

     “什么叫过去的事儿了?这么长时间了,我也算是第一次听你承认,你瞒了我这么久了,连一个正面的回答也没有,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她的激动再次升级。

     “我的意思是,我现在没找她了。你别上升高度。”

     “行了吧。别拿那些乱七八糟的词儿来修饰你了,还上升高度,我上升什么高度了?我说的不对么?”不用看她,也猜得出她的表情了。“行了,你也不用承认了,反正现在我也不打算追究了,我们没有将来。”

     “没有么?你发火做什么,能不能心平气和的说?”

     “是,你是没冲我发火。不就是正好赶上莎织的事了?是你不对在先,要换作平常你不发火?你觉得有可能么?这么长时间了,我不了解你?我工作忙,是你的借口?”

     “反正我没怨你。”魔女的话是对的,如果没有莎织的这件事在先,那么我自己也不知道会对她产生多大的抱怨,打一架是肯定的,至于大小就很难说了,所以,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是低着头的,代表着自己默认。

     “你怨不怨的你自己知道,我不跟你计较了,对于莎织我也不追究了,我现在成全你,你想怎样都可以,我要求不高,你远远的滚了就行了。”她又旧话重提。

     “我说你能不能不说这个?我不是告诉过你我不同意了么?”

     “殷然,你可真是个。”她不知道想用什么词汇来表达她心中目前的那种怒火。

     “我是什么都无所谓,你好好的就行了。”

     “你少来吧。现在假惺惺的说这些你不觉得恶心么?是不是莎织不要你了?你现在又回过头来巴结我?我告诉你,不可能了。”魔女重新叠起腿,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你瞎琢磨什么呢?我还不是为了你好?”对她的这番话我有些不服气。“你觉得你自己很大能耐是不是?就鑫皇现在的情况,你怎么做下去?你们家族全都闹开了,公司也全都开始散了,一旦有个万一,有我在起码都帮得了你一点。”

     “你?”她对我的态度显然很不满,但一时又找不到话,被搪塞沙发上。

     “行了,我现在跟你说什么也多余,你自己看着办吧。”半晌,她又恢复了平静,只不过多了一份超脱的无奈。“你也别打算我跟你过下去,我在你心里早就没位置了,我很清楚,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做个了结,你自己考虑吧。要么你走,要么我走。”

     说完,她离开了沙发走进卧室,只留下我还有那杯一直都没有动的绿茶独自在茶几上。

     刚点上的烟还没抽完,卧室的门又重新打开了,她站在门口。

     恨恨的瞪着我。

     似乎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可又没开口。

     “我知道你为什么不同意。”良久,她才开口,但言语中和表情上完全没有给我留面子的样子。

     “为什么?”我把目光从她身上挪回到烟头上。

     “你是觉得这个时候跟我离婚别人会说你。落井下石是吧?”她带着轻蔑的笑,似乎终于看穿一切的样子。

     “什么叫落井下石?你这词用的也太不靠谱儿了吧?”

     “不是么?你老婆公司出事,这个时候你离婚别人不会说你怎样,但你不离婚别人还会夸你是个好人不是么?”

     “你是想说我正好找到台阶了吧?”懂了,所以轻笑了下。

     “就是。你可谓名利双收啊,又娶媳妇儿又过年的,是吧?”她向来是辞不达意。

     “我说你都是什么思维逻辑?跟我生活了这么多年你就用这么几个词儿来概括你当初的选择么?还又娶媳妇儿又过年?”实在话说,她这种态度我也是头一次见,不知道这气到底该怎么生。“我不想跟你吵架,对于你的想法我只能说对了一半,现在你这种状态我也不想跟你说了,你先休息吧。有事明天再说。”我掐灭了烟,起身离开客厅。

     卫生间里,我站在大大的镜子前面。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自己怎么会走到这样一条绝路上来了?

     真希望这是一场梦。

     我想问问镜子里的自己:你后悔么?

     可那有什么用呢?

     自欺欺人而已。

     客厅里魔女收拾的那个大大的行李箱,还在沙发的旁边。

     我将它挪到了主卧室,重新把她的衣服拿出来,该挂的挂起来,该叠的叠起来放回到原先的衣橱里。

     阳台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整理了下,最起码跟烦乱的心情比起来这样看着还舒服点吧。

     心情不好的时候整理下家里,也不失为是一种很好的释怀,手里有东西忙活着,总比呆呆的坐在那里胡思乱想要强的多。

     当然,在这期间,我也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她大概又是一晚未睡,我不理解她的这种坚强到底是真是假,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印象中和现实中她都是很少去做一些违背她习惯的事情的。

     一大清早,魔女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里夹了一支烟。

     她不怎么会抽,充其量也是点着了放在手里而已。莎织会,子寒会,比莎织和子寒狂傲冷酷的她,却不会。

     “我的箱子呢?”我刚走到卫生间的门口,她的话叫住了我。“给我拿出来。”

     索性脸也不洗了,我折回卧室拿了东西后,又坐到她的对面。

     “我问你箱子呢。”她提高了声音。

     “你不用找箱子了,不就是还要走么?”点了支烟,我准备说出我的决定。“你也不用走了,至于为什么昨晚我已经告诉你了,相信你也能明白。你不想跟我在一起,我理解,但你还是在这里吧,最起码这个房子是你选的,所有的东西也是你挑的,住着也方便,我走就是了。”

     “用不着你那么好心。”她没看我,但声音明显降下去了很多。

     “不是好心,我有我的想法。”一口气我说出了一大半。“我的银行卡你拿着吧,虽说你爸爸很厉害,可我自信我这张卡里的钱能帮得了你很多。我去酒店住,有事儿你给我打电话。”

     她没作声,似乎实在考虑我的这个提议。目光还集中在别处。

     “不过,我还是不同意离婚,你怎么想都可以,有事给我电话,我不关机。”

     说完这些,我起身进了卫生间。她仍旧坐在沙放上没动,也还是那个表情。

     默默的我收拾了自己的东西,还有那个箱子,不过里面是我的衣服而已。拉着箱子走出门口的心情,沉重得让我自己透不过气来。这算什么呢?到底为什么呢?我的错我的错全是我错行了吧?我后悔了,我痛苦了,我神经病了我。没有人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无所不在的不堪重负的压力像是一座山,我已经透不过气。

     换好了鞋子,我轻轻带上了门,出了走廊,我狠狠一脚踢在墙壁上。然后坐在自己的箱子上面,靠在墙壁上,头埋在自己的膝盖里。

     下楼后,我给子寒拨通了电话。

     “小洛。”就这一句,她永远在电话里都是这一句,显得似乎很尊敬,又似乎很认真的在等待我要做出什么指示一样。

     “子寒,你忙不忙,要不忙的话,你出来趟,我找你有事。”

     “好吧,我正好快忙完了,你说去哪儿?”

     “那我回公司吧。我一会儿就到。你等我。”

     那台陆地巡洋舰车子停在车库里,魔女好久没动了,上面有一层薄薄的灰尘。

     看着陆地巡洋舰,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温馨,似乎里面还有魔女的气息一样,当然我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再去考虑这些,但心里的的确确有这种感觉。

     随着大清早上班的车流,我进了LIJ公司所在的大楼的停车场。

     子寒穿着白色外套站在停车场前,可能是因为时间的缘故,停车场里的车子很少。

     “小洛。”远远的子寒看到我的车子过来,小跑着过来。

     “你吃早餐了没有?”我按下车窗。她不习惯吃早餐,这可不是好习惯。

     “没呢。”子寒打开车门坐了进来。

     掏出烟点上。

     “你今天不来上班么?”子寒看到我的沉默想去打破它。

     “哦。对。”我抬手看了看表,如果不是子寒提醒自己还真把要上班这件事给忘了。“现在还不晚,才7点多点儿。一会还要开会哦。”

     周一都是要开会的,而且一开就是一上午,看来今天的计划又打乱了。

     “找我什么事儿你还没说呢?”子寒提醒着,也好奇着。

     “林夕那边的事你怎么看?”我直接发问。

     “我觉着不大好弄。这事很麻烦。你自己出的错。”子寒也不废话,因为她懂我的意思。

     “老拖下去也不是办法,都这么长时间了。”我叹气。

     “你晚上在哪儿住?”子寒问。

     “家里了。”

     “哦,那就好。”

     “但是,魔女不愿看见我,所以我可能只能搬出去。子寒,就拜托你了。”

     子寒看看窗外,说:“活该。”

     我低下头:“确实活该。”

     “上去吧,还得要开会。”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了。

     我还想说什么,子寒说道:“先忙工作的事情再说吧。我有些事情在开会后跟你说。”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