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二婚必须嫁太子 > 第0385章 吝啬
最快更新二婚必须嫁太子 !
    雁南归摇头:“不知道,或许是想压一下皇后的风头吧。皇后这一时半会的,也不能复宠。”
     “再说了,以前在府里时候,她也喜欢赏花宴。先去看看吧。”雁南归也不会怕就是了。
     这都是明日的事了,所以暂时也懒得管。
     倒是今日是信阳候生辰,雁南归自然几日前就叫人送去贺礼了,今日又特地送去几样东西。
     无非就是给侯爷装门面去了。
     信阳候只有爵位没有官职,所以与宫中娘娘亲近也不碍事。
     等人回来,就说侯夫人请见。
     雁南归就叫人去传话,后日来见就是了。
     这一夜,舒乘风居然是召见了人去北宸殿侍寝。
     而这个人,也是叫后宫众人不得不侧目,又是张婕妤。
     慕妃快要气死了。还得看着张婕妤换了漂亮的衣裳,跟着北宸殿来的轿子走了。
     “娘娘息怒,娘娘不要这样。”雾雨安抚她。
     “你想想,这张婕妤一向不得宠,忽然得宠了,说不过去啊。”慕妃咬牙。
     “静贵妃那事,或许……陛下还是有疑心的。方太医虽然没做什么,可毕竟掺了一脚。陛下也许还是在意这件事。”
     “娘娘,不会的。要是那样,陛下昨日就不来了,是因您挂红,所以才叫张婕妤伺候的。他是陛下啊,不至于因为这个,就特地宠幸一个不喜欢的人。张婕妤……虽然不得宠,但她父亲也是得力的。虽然官职不算高,也是有用的人。”
     “何况,虽然多年无宠,可张婕妤本身也不老,又长得好。后宫里,还没有她这个样子的呢。岂不是一时新鲜?”雾雨道。
     慕妃咬牙,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陛下要宠爱谁,谁能拦得住啊?
     第二天请安时候,张婕妤就是从北宸殿直接来的。
     她倒是低调,依旧规矩有礼,奈何看不过去的人就不少了。
     静贵妃肯定不会放过挤兑她的机会的。
     连带着慕妃一起挤兑了。
     慕妃大概是昨天回答的太激烈了,今天倒是又恢复了以前的样子。
     张婕妤更是说什么都好,反正不反驳。
     静贵妃也有点说不下去了。
     等请安结束后,静贵妃就说了赏花,说先去安排。
     等众人回去更衣再来,浮云亭已经预备好了。
     不光赏花,还有宫中司乐坊里弹琴的女子们。
     不过她倒是没打算献给皇帝,只是助兴的。
     皇后来了就笑:“这满后宫,也只有静妹妹能有这个手笔了。”
     说白了,这种花销是要自己出的,宫里不报销。
     你花了多少,都自己出钱就是了。
     “皇后娘娘谬赞了,只是我爱热闹,大家要是想,一样都可以。”静贵妃笑了笑,透着些豪气。
     今日来的是皇后,辰妃,慕妃,霍昭容和宜婕妤张婕妤。
     其余人都没请,下面的大概是看不上,上面的几个是怀孕了。至于宁婉容,估计是忘记了。
     静贵妃不想冒险。
     不过众人不知,宜婕妤和张婕妤最开始也不想请来着,只是想恶心慕妃,才请了张婕妤。
     又想着都是婕妤,宜婕妤还比张婕妤得宠,不请说不过去,才一并叫来的。
     众人说话的功夫,陛下也来了。
     众人请安之后,舒乘风坐在中间:“怎么都在这里,偏南归你就坐那边了?”
     雁南归笑道:“天气热,姐妹们都香喷喷的,臣妾把持不住。所以躲开一点。”
     这一句,又调侃了皇帝,又捧了一下众人。
     倒是成功叫今日这小宴会正式开了场。
     舒乘风瞥她一眼,也很是无语。
     不过,浮云亭大,众人也不必凑一起,这会子宴席还没开呢。
     已经有人采来了荷花,下面水里一大片,桌上也要摆着几支应景。
     弹琴的几个女子都在不远处树下,换着弹。
     倒也各有各的趣味。
     众人说着闲话,气氛倒是也不错。
     膳房先上点心,各色点心精致好看。
     雁南归就吃着一道乌梅糕挺好的,糯米皮,里头是乌梅馅儿,酸甜可口,夏天吃真是舒服。
     “这金丝蜜枣,臣妾记得陛下喜欢吃。究竟是静贵妃姐姐大气,这东西不好做,膳房时常是不给的。”宜婕妤笑道。
     “什么好东西,宜婕妤也喜欢,就叫膳房送去些。”舒乘风道。
     “说起大气,怎么能绕过辰妃姐姐?上回,臣妾宫中的人去传话,回来说得了不少赏赐。”慕妃笑道。
     “她那不是大气,是手松。”舒乘风打趣。
     “说起来呀,臣妾是比陛下大气些。陛下实在是太过抠门吝啬了。”雁南归接了话就笑。
     这话说的实在是有些不敬了。
     众人多少提着一点心。
     舒乘风就捡起一颗坚果丢过去:“朕抠门?你倒是好意思说了?”
     “如何不好意思了?臣妾替张婕妤不平。好歹也是府里出来的老人了,比臣妾进府可早多了。好歹是个婕妤,宫里多少住处呢。要是轩子舍不得,给人家一个阁子也是好的吧。偏还住玉景宫里。陛下说,陛下是不是抠门吝啬。”
     雁南归理直气壮。
     张婕妤脸大红,起身:“这……臣妾……臣妾住哪里都好。”
     乖乖,张婕妤心里那个慌张。
     她绝不敢接这个好意,可又绝不敢不接这个好意。
     作为目击过辰妃暴力的人,张婕妤真是慌张。
     “啧,你这个眼神。罢了,这事确实是朕欠考虑。张婕妤身份,确实可以独居。皇后,你改日选个地方给她吧。既然辰妃说朕苛待了她,那就赐下一个封号。改日你叫内事府出一个来。”舒乘风道。
     皇后起身:“是,臣妾定然办好。”
     张婕妤跪下:“臣妾叩谢皇恩。多谢皇后娘娘和辰妃娘娘。”
     “你可别谢我,我说的是陛下吝啬,如今陛下不吝啬了,这事可就过去了。姐妹们爱多想,你可别因此感激我。再以为你我结党了。我可不跟你结党,我也不跟别的姐妹结党。这满宫里呀,我就跟陛下与皇后娘娘好。
     信陛下的,听皇后娘娘的。
     所以我是不怕的,光棍一个。只管瞧着陛下罢了。你可经不起这种事磋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