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焚天路 > 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芸芸众生
最快更新焚天路 !

    那西土在某位圣僧燃烧自身,九颗舍利冲天而起、带来如同浩宇的佛光普照,以及魔族百万众以性命献祭、将整座北荒陷入滚滚黑色的焰火,都在那道突如其来的声音出现后,瞬间消散。

     那九颗舍利、原本冲破了天际,悬挂于天穹之中,散发出极为精粹的宏愿之力,但在下一刻一股无形的力量,将它们打落、重新回到了那位圣僧的体内。

     当那滚滚魔雾席卷了整座北荒,一股让人窒息,浓稠的不详显露人间的刹那,便有一只无形的手,将其生生抹去、扼杀苗头。使得,焰火消散,那百万魔族众的身影再次显露人间。

     “这是.......”

     “这是!!!”

     几乎是同一时间,相隔两地的千法与魔皇同声开口,眸中显露的是骇然。

     这是有人暗中出手,阻止他们以自身血肉填埋这座摇摇欲坠的人间。

     是何人?出手阻止了他们?这是人间的最后抵抗。这是魔皇与千法的决然,或许只是杯水车薪,但未必没有扭转逆势的可能!

     但这一切,却是被人硬生生打破,连施展开来的机会都没有,何谈逆转结局。

     “该死.......”

     魔皇脸色苍白,大量的精血在先前的献祭中损耗,不仅仅是他、麾下的魔族百万众也是如此。哪怕是开启第二次献祭,怕也是无法召唤出那尊古老的魔。

     “阿弥陀佛.......”千法小和尚小声无力的开口,满脸苦涩。他的佛法被人随手破去,一切计划都被打破,哪怕是再来一次、也是同样的结局。

     “李施主......”千法满脸的歉意,只因无法以宏愿之力,将这世间的日月星辰重新排序,将万物灵转于心,来争逐此战胜败。

     他辜负了白袍儿的舍生忘死,辜负了、他留下的最后一步棋子。

     “阿弥陀佛!”千法小和尚再次喧了一句佛后,而后缓缓闭目,坐等与这座人间同赴死。

     “莫非.......”

     突然,有人惊讶的声音响起。这是来自于人间帝。

     千法小和尚与魔皇燃烧了自身生机,感知与天地彻底隔绝,并没有听到那一句句话语。但人间众生

     皆是听得了。

     医帝医思邈在奔赴中止住了身躯,抬头望天穹中露出了剧烈的激动。

     “这是对当世帝的赞扬!这是我人间的强者!”

     医帝大声开口,激动的声音传遍了四面八方,在人间回荡。

     “莫非是...人皇!葬!”

     几千万年前,有一位强者,这是一位以一己之力将太古黑暗扫去的强者,黑暗动荡被他埋葬在脚下,故而被世人称葬!

     这尊强者,独断太古黑暗时代,更是创立人道体系,力接人间之火,开辟出一个新时代!是为万古第一帝,故而被后人冠称人皇!

     只是,人皇在人间的踪迹极为短暂,埋葬了太古、这人间便再无他留下的痕迹。当所有人认为人皇早已坐化,却是在百年前古庭祸乱人间时再次出现。

     当年、人皇并为出手。但从他的出现、是让古庭那尊强大无匹的先惊惧中可以看出,这位万古第一帝的实力极为强大。强大的他们,难以揣测,但可以肯定的是,依然是人间的最强者!

     百年前,人皇带着楚程一同离开了人世间,去往了一个未知、又充满机遇的天地。

     如今,楚程这位人世间的英雄客死异乡,并不代表人皇同样如此!

     “人皇!!!”

     当众生听到这二个字,皆是沸腾了起来。声响接连,震天动地、形成了风暴之音,震的天地起雷鼓震音!

     人皇归来了,这才是真正的人间最后一道倚柱,这人间还未真正压塌!

     人们热泪盈眶,更是有一种劫后余生之感,他们坚信,人皇归来、这世间的黑暗终将被扫去。

     “这气息...为何有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就在此时,有人喃喃开口,眸中有些迷茫。

     这是楚家另一尊老祖、楚阳至尊!

     这位老祖曾在一百三十万年前消失广袤无际的无人域,但同样在百年前再次出现在这人间,是被人皇所救。

     此后,他一直闭关、准备一举突破至尊九境。但在感受到这天地的晃动后,出来一探究竟。这一眼所望,慢的废墟。远在东方。更是有滚滚红雾扰

     乱视线。

     但就在下一刻,他感受到了一股陌生又熟悉的气息,体内的血、更是在剧烈沸腾!

     “这是血脉之力...这不是人皇...这是我楚家哪位老祖!!!”楚阳至尊身躯颤抖,来自于血脉深处的源头,止不住的沸腾。

     就在此时,那道声音再次响起了。

     “这西土、哪怕是我那个时代,也依然是佛门圣地,曾经更是诞生过一尊真佛,佛法无边、让人心生畏敬。小小和尚、散尽自身佛法,恐怕为的就是引召西土历代圣僧宏愿,将这生死乾坤扭转,让这位当世帝的风采再现人间。”

     “好一招妙棋,恐怕这也是在当世帝的布谋之中。但你一个小小和尚,这佛法无边、你怎能召集这佛门宏愿?这当世帝的风采又怎能再现这人间?”

     幽幽一叹,那道声音再次而落,回响在魔皇的耳中。

     “至于献祭魔族百万众,怕也是难以召唤出这世间极魔。这世间极魔已殒、此举也只是无用之用,白白牺牲这些性命。”

     破碎的人间,只有这道声音。却是并未看到其人。

     “目中无人......”

     已准备离去的青衣男子听到这道声音后,身躯顿时一震,眸中满是骇然。

     “目中无人....这是...空境!”

     这并不是形容骄傲自大,目中无人。而是在于境界。

     唯有空境,这芸芸众生、才会看不到其人,犹如天道无形于境!

     “陌尘...这残破的天地。怎会出现一尊空境大能!!!”青衣男子此刻眸中满是惊惧,在这刹那之间,这衣裳上全然被汗水打湿。

     同一时间,一名千里迢迢从苍云天奔赴于神煌帝临关中的中年文士、在风雪中的迈走的身影突然止住。

     他呆呆地愣在原地,刹那之间竟有两痕泪水止不住的夺眶而出,而后大笑了起来。

     “是他...这是他的气息...他没有死。”